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G L 百合>

怦然为你

作者:闵然 时间:2021-01-09 09:08 标签:校园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都市情缘  
时懿的人生,从笔直的高岭之花到弯成回形针,只差了一个傅斯恬。
  所有人都以为,傅斯恬会是时懿心上的一根刺。
  却不知,那是她心口的一颗朱砂痣。
  后来,意外重逢,谈成合作后的送别,
  前厅经理问她:老板你以前和时总是不是挺熟的?
  傅斯恬看着时懿离开的方向失神。
  半晌,她笑了笑说:大学的时候,挺熟的。
  熟到,知道她身体的每一颗痣。
  电梯里,时懿也在出神。
  朋友问她:你在想什么?
  时懿勾唇冷笑:我在想,小白兔长成了大白兔,不知道是不是还一样美味。
  从校园到社会,从过去到未来,
  感谢你做我暗淡人生中的唯一星辰。
  从此每一天都是极昼。
  食用指南:·外软内韧小白兔x外冷内热御姐
  ·前期大学校园/后期社会/暗恋成真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斯恬,时懿┃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温水煮女神。
  立意:宽容,是对自己最大的善待。原谅自己,原谅他人,都是一门功课,引导我们成为更好的自己。

第1章
  凌晨十二点十分,白日里人来人往的商业街已经进入了沉睡状态,整条街,空荡荡、静悄悄的,远远传来的几声机动车喇叭声显得格外刺耳。
  步行街只剩下两三家兼做夜宵的餐饮店还没关门。还亮着灯的CC奶茶店内走出一个高瘦的男生,提着垃圾袋往步行街中间的垃圾箱走去。店内站着两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女生,一个明艳,一个清秀,正低着头认真地清洗着洗水槽和奶茶操作台。
  等傅斯恬和陈熙竹把一切都收拾干净了,杨宇已经扔好了垃圾往回走。于是两人脱了围裙,洗干净了手站到店门外等待。
  杨宇是管钥匙的,他洗了个手,关了灯就要落卷帘门。
  傅斯恬轻声提醒:“杨宇,玻璃门还没锁。”
  杨宇“噢”了一声,嬉皮笑脸道:“我又给忘了,没事,监控都关了,老板也不知道我们没关门。”他忒不喜欢锁那个玻璃门了,锁头也不知道是他老姨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找出来的老古董,锈得不行,摸它一把,刚刚那个手白洗了。
  陈熙竹看出了他的不情愿。那是他姨,他当然没事了,反正被骂的又不会是他。她刚要怼他,傅斯恬便上前从角落拿起了锁头,回过身和气道:“我来吧,钥匙给我。”
  她站在路灯下,昏黄的光亮映照得她越发肤白若雪,眉目如画。
  杨宇再一次感慨,傅斯恬长得真好。不是那种夺目的美,是那种不张扬,但看一眼就心生保护欲的清纯柔美。他喉结滑动了一下,一时有些出神。
  陈熙竹没好气地提醒他:“伙计,你发什么呆呢?”
  杨宇瞬间回神,喉咙有些发紧。他站到傅斯恬身边,拿过傅斯恬手中的锁头,嘴上没个正经:“哎,我来我来,这种脏活怎么能让可爱的女孩子做呢。”
  陈熙竹嗤笑一声,懒得理他,递了张湿巾给傅斯恬:“走吧,我们回去吧。”
  傅斯恬说了谢谢,对着还在等卷帘门完全落下的杨宇客气道:“那我们先走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杨宇咧嘴笑道:“这话是我对你们女生说才对吧。”他甩了甩手中的机车钥匙,“说真的,太晚了,你们长得又漂亮,太不安全了,下次晚班别骑车了,我送你们吧。”
  陈熙竹“切”了一声,拉起傅斯恬的手就走,甩下一句:“跟着你走才不安全吧。”
  身后传来杨宇委屈的辩解:“哎呀,你瞧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傅斯恬颊边不由地露出了浅浅的梨涡。
  陈熙竹注意到了,打趣她:“怎么,想让他送你吗?”
  傅斯恬好脾气讨饶:“熙竹,不要开我玩笑。”嗓音柔和,伴着夜风轻拂过陈熙竹的耳朵。
  “我觉得他看上你了,傅小美女。”
  几步路就走到了停放自行车的位置,傅斯恬见她还在继续,只好一边弯腰开锁,一边无奈回击:“那我觉得他看上你了,陈大美美。”
  陈熙竹反驳她,两人说笑着,骑上了自行车并行回家。
  路程并不远,不过二十来分钟就能到,陈熙竹和傅斯恬能一起走大半的路程。再过两条街就要分开走了,陈熙竹忽然感慨:“明天就是一锤定生死的日子了啊。”
  6月24日,高考要出成绩了。对于她和傅斯恬这样的家境来说,说这一次高考是她们这一生唯一一次能靠自己改变命运的日子一点都不夸张。
  “别担心,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等你的好消息。”傅斯恬侧目看她,笑眼弯弯。
  陈熙竹的心莫名地在她笃定的眼神下放松了下来。她有些丢面子,嘟囔道:“你真的是一点都不紧张啊。”
  说完不等傅斯恬回话,她又自顾自地补道:“也是,你有什么好紧张的,妥妥的。”
  她和傅斯恬不是一所高中的,可早在高二书店兼职时就认识了。后来因为经常结伴兼职,自然而然地成了朋友。
  傅斯恬没有和她深聊过自己的家境,但从傅斯恬中考成绩全县第二,最终却为了奖学金屈就了一所升学率平平的私立高中来看,陈熙竹猜测她家的情况该是比自己更艰难。
  “恬恬,你真的要报申大吗?”
  “如果分数够的话。”傅斯恬语调轻缓。
  “你肯定够啊。如果超出了的话,你真的也不改变主意?”
  申大是她们省内唯一的一所985高校,和其他的普通院校比起来,自然已经算是十分好的学校了。可是,相对于傅斯恬一模到三模的成绩来看,报申大,太浪费了。
  她话语里的不满意太明显了。傅斯恬打趣她:“熙竹,很不想和我做校友嘛?”
  陈熙竹一直以来的理想院校就是申大了。
  “我高兴还来不及,我就是有点可惜你的成绩。”陈熙竹叹气。她想问傅斯恬,你是不是为了学费和生活费所以不出省?在省内,物价显然要比其他top高校所在的超一线城市要低,而且,也能省下每次来回的一大笔交通费。
  可直到要到分岔路口了,她也不敢问出口。
  她怕戳到傅斯恬的痛处。
  “太可惜了。”她在心里再次感慨。
  “前面路灯是不是还没修好啊,要不要我陪你骑过去呀?”陈熙竹转了个话题,看着与自己家反方向的那条路问。
  傅斯恬摇头,软声道:“不用啦,就一小段路。快回去吧,晚了你爸妈该担心了。”
  陈熙竹见她坚决,知道她不喜欢麻烦别人,只好叮嘱她一句:“要再不修,你让你爸爸来这路口接你一小段吧。”和自己父母总不用这么计较了吧。
  傅斯恬点了点头,与她挥了下手,让她到家给她发条短信,而后自若地拐进了那条昏暗的环江路。
  前方的路幽幽暗暗的,江上的夜风吹来,凉飕飕的,老旧自行车哐哒哐哒地响在寂静中,一下一下戳在傅斯恬的神经上。傅斯恬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握着车把手的掌心开始直冒冷汗。
  每次过这段路都是这样,生怕路旁突然跳出个什么。
  心慌得不成样子。
  仿佛凌迟,她终于挨到小区旁明亮的道路上。她加快速度朝光亮踩去,额头已经是一层细密的汗。
  爸爸?傅斯恬不禁在心里默念了一声这个名词,随即甩头把这个词赶出了念想。
  旧式小区房沿着街,特意划出来的停车位距离遥远,小区业主们嫌麻烦,非机动车都只稀稀落落地随意停在行人道,久而久之,也成了自然。
  傅斯恬锁好了车上楼。在七楼门口站定,轻手轻脚地开门。
  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里头透出了细长的光——居然有人还没睡?
  傅斯恬还在奇怪,门内便传来了脚步声,随即,门被大大地打开,露出了一张中年男人的脸。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