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G L 百合>

锦衣泪 下

作者:书自清 时间:2021-01-11 09:35 标签:欢喜冤家  三教九流  朝堂之上  乔装改扮  
接上一篇《锦衣泪 上》
  白玉吟似乎心有点乱了,反复叮嘱孟子修注意安全,孟子修乖顺地点头,二人恋恋难舍半晌,白玉吟才在罗道长的提醒下福身行礼,孟子修拱手还礼,双方“客客气气”作别。白玉吟随即回到了前方车中,车夫继续扬鞭,驾驶着驴车往郡主宅邸行去。而孟子修和罗道长在原地等了等,目送驴车消失在视线范围内,他们才转而走入一旁岔道,往西溪而去。
  车内,白玉吟低声将方才与孟子修所谈转告给孟暧和穗儿,便见到她们面上同样流露出的惊骇与担忧。孟暧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不禁有些失神问道:
  “他们如果这就去杀了唐福安、张鲸还有汪道明和方铭,虽然大仇得报,但会不会就此惹祸上身?这该如何善后?”
  “这得依据现场的情形随机应变,总之,我相信他们有分寸也有把握。”穗儿安慰道,但实际上她同样心中忐忑。
  “我不放心。”白玉吟却道,“我想去现场看看。”
  “白姐姐……”孟暧急了,“这太危险了,而且……咱们该怎么去?肯定逃不过郡主手底下人的眼睛,到时候该怎么解释?”
  “不用避开郡主,咱们直接把实情告诉郡主,让郡主帮忙。”白玉吟似乎已经下了决断。
  孟暧看向穗儿,穗儿沉默了片刻道:“也好,就算咱们在现场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但毕竟是等了这么多年的复仇时刻,我能理解白姐姐的心情。届时,咱们离事发现场远一点,保证自身的安全,也能及时见机赶赴现场。先说服郡主吧,若郡主不同意,那咱们就老实待在宅中等候消息,莫要让阿晴和二哥担心。”
  白玉吟点了点头。
  孟暧看着两位擅作主张的姐姐,一时间忧心忡忡,却因说话分量不够,而没有办法改变眼下的情形。她只能祈祷郡主保持理智,千万不要配合两位姐姐做冒险之事。否则,万一两位姐姐有个三长两短,她该怎么和阿姐阿哥交代?
  无量天尊,中天诸神,千万保佑大家别出事啊!孟暧暗自祈祷着。


第138章 锦衣卫(六)……
  西溪乡,水道河网密集的泽沛之乡。除却散落在湿地之中的十来个小型村落之外,这里还分布着大量文人建起的庵堂,成为文人隐居,聚会交游,舞文弄墨的绝佳场所。明镜庵是其中一处地势比较特殊的文人庵堂,建造在一处半岛滩地之上,座西北面东南,三面环水,一面背丘,西北丘陵间满是密植的竹林,陡坡险峻,难以攀爬,行路困难。七十年前由一位自号“明镜居士”的退休官员建造,十年前转手卖给了扬州卢氏,自此之后一直是扬州卢氏在杭州的一处别居。
  六月十三日晨间,西溪乡笼罩在一片水雾弥漫之中。明镜庵的的大堂之内,张鲸坐在一把木椅之上,双手双脚被缚,正阴沉着一张马面,望着眼前的四男一女。其中的三男一女,就是此前在画舫之上制造了杀人纵火案的那四个人。另外一个男子,唇上蓄着短髭,皮肤黝黑,虎背熊腰,身穿藏青武服,背后还背着一柄大斧,一身的蛮霸气息。张鲸对这个男子道:
  “谁让你绑人的?你这是擅作主张!这绝对不会是卢怀东的意思!”
  “这当然不是我义兄的意思,因为我义兄已经被倭人绑走了。倭人要我拿足够分量的人物来换走义兄,否则我义兄有性命之危。加之扬州卢氏与你张中官一起倒贩军火之事已经败露,迟早要被清算的。还不若趁此机会,豁出去搏一把,绑走潞王,把他交给倭人,我义兄就能回来,我们一家人还能得到倭人庇护,整顿财产乘船逃去倭国。”
  “魏虎,你好歹也是神机营参将,得到宋提督重视,前途无量。如今做起这杀人放火的勾当,还想着得倭人庇护,你的出息呢?”张鲸眯着眼望着他,对于魏虎口中卢怀东被倭人绑走的消息,他也感到很意外。但仔细想想,却又合情合理。军火生意黄了,恼羞成怒的倭人要捞最后一笔,绑了和他们做生意的明朝商人头子,敲诈勒索。
  “我能做神机营参将,那也是因为义兄早年间给口饭吃,还养活了我妹妹,否则我魏虎和妹妹早就饿死了。这些年我跟着他做事,无怨无悔,他过得好,我魏虎才过得好。”魏虎沉声说道,他说此话时,身后那位唯一的女性也随之点头。此女就是魏虎的亲妹妹魏红,她样貌一般,和她哥哥一样,身材高大健壮,孔武有力,是女性中少见的大力士。她使的一手好钢刀,画舫之上,她是扮作打杂的婆子混在其中的。她当时就藏在画舫宴厅的角落里,也是她在潞王等四个人的饮酒中下了蒙汗药。这也是只有张鲸清醒着的缘故,张鲸本就与他们同伙,没必要迷晕他,迷晕了还要多搬运一个人。
  另外三个男子,都是魏虎死心塌地的手下人,长期随着魏虎护卫押运神机营倒贩出去的军火,来往于北京和江南两地之间,本身利害相关,也都是“义”字当头,无甚花花肠子的莽夫。
  张鲸见与他根本说不通,只能哀叹自己碰上了一帮蠢笨如猪的同伙。望着墙角不远处被分别绑在四根立柱之上,封口蒙眼,依旧昏迷不醒的潞王、唐福安、汪道明和方铭,他心中盘算着自己到底该如何从这件事儿当中抽身出来。
  潞王若是死了,其后果简直无法想象,自己身处漩涡中心,根本逃不开。他最先就得救潞王,救下潞王也好以此作为交易的筹码。那个汪道明和方铭……张鲸觉得他们死与不死与自己无甚关联,最好是能死了,反正他已经从汪道明口中得知了张允修的下落。他们一死,自己这里就少了一个分羹吃的人,以后也再无后顾之忧。
  那么就是要尽量保下潞王,借魏虎的刀铲除唐福安、汪道明和方铭,再引官兵将魏虎等人铲除干净。如此,他的利益便可以得到最大的保证。
  盘算得定,他便开始运起三寸不烂之舌,话锋一转,开始帮魏虎出起主意来。他分析利害,告诉魏虎唐福安、汪道明和方铭这三个人多余,不能留,要尽快杀了。潞王他得安全护卫,否则倭人也没法拿他做人质。潞王若是不死,他与朝廷的矛盾就还有回旋的余地,以后还有生路等等诸如此类的话。魏虎思索着,他也不傻,但心知张鲸说得确实有道理。
  “你若还想把潞王交给倭人,换你义兄回来,现在就得尽快离开。否则很快官兵就要查到这里来了。”张鲸最后道。
  魏虎却道:“不,我之所以把事情闹大,就是要让潞王被掳走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这也是倭人要求我这么做的,否则他们就要斩了我义兄的手臂。我已经安排了逃跑路线,一会儿有另外的兄弟撑船从北面的水道过来接走潞王,我与我兄弟和妹妹会暂时留下。等官兵来了,我们会假意交战,打死几个官兵后,再逃脱。据说杭州知府唐际盛在亲自指挥行动,若是能碰上唐际盛亲自来,打死他才是最好的结果。死了一个四品主官,任杭州地方如何想要压下这件事,都不可能了。”
  张鲸闻言却在想,倭人为什么要把潞王被伏这件事闹大?提前引起朝廷注意,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他们眼下在攻打朝鲜,而朝廷一直在怀疑倭人侵朝的真实性。若倭人一直不承认,当可拖延时间,加速吞噬朝鲜的进度,明军晚组织起来一天,倭军的优势就越大。而眼下他们抓了潞王,还要把事情闹大,彻底让朝廷将注意力投向倭国,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但他转念又想,难道是想把朝廷的注意力从东北转到东南?又或许,在我大明境内活动的倭人,本就是在擅作主张行事,与本岛之间并无任何联系?
  多想无益,但张鲸却不认为魏虎能够成功,他太自大了,也太小看杭州府的官兵了,这段绝佳的逃跑时机却愣是被错过,估计他能逃脱的机会已经越来越渺茫了。何况还有难对付的郭八和孟十三,此时恐怕已经和杭州府联合起来了。知晓这些的张鲸,却故意不与魏虎提,他就是要看魏虎自食恶果。
  ……
  郭大友和孟旷此时正乘着一艘渔船航行在西溪的河道之中,明镜庵就在眼前,撑船的渔夫告诉他们,这明镜庵多少年都没人来住了。


上一篇:锦衣泪 上

下一篇:在你心上开一枪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