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高h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G L 百合>

小修士的醋味女友

作者:名字丢了 时间:2018-10-16 09:30 标签: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天作之合  前世今生  

卷柏:哎哎哎,快看,那边那个师妹真可爱。
百里雪面色冰冷:嗯,看到了。
卷柏:快看快看,那边有个师姐好有气质!!
百里雪握掌成拳:嗯,看到了。
卷柏:快看快看……
百里雪欺身上前:还要看什么?
卷柏歪嘴偷笑:嘿嘿,看你!
偶尔翘恶魔尾巴的天真蠢萌 X 整坛喝醋不嫌酸的冷面醋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卷柏,百里雪 ┃ 配角:羽清真人,道玄真人 ┃ 其它



第一章 小修士
  天青山的三座山峰如三支玉笔一般直入云霄,山峰的半山腰上各自零零散散分布着一些屋舍。尽管此处没有任何灵脉,但山上却凝聚着可与昆仑之巅比肩的浓郁灵气。
  修真界第一大门派天青门,就坐落于此。
  天青门中弟子,无一不是经过千挑万选的人中龙凤,走起路来,鼻尖儿都是冲着天的。
  西侧修身峰上山的小路上,卷柏跟在师父身后慢慢走着,一个鼻尖儿朝天的天青门弟子在两人前面引路。
  卷柏第一次出远门,见到什么都很新鲜。
  “哇,师父,你看,已经结出灵识的松树!”卷柏扯了扯师父的袖子,惊叹着,“师父师父,你看,一整树的灵果!”
  在前面带路的天青门弟子微不可闻的哼了一声,像是在嘲笑这两个小门小派来的乡巴佬。
  师父也不在意,只是轻轻拍了拍卷柏的头,溺宠地说道:“好了,莫要大呼小叫,多没规矩。”
  卷柏闻言安静地低下了头,继续跟在师父身后走着,可眼睛却还是滴溜溜地转,四处瞟着第一大门派的气派之处。
  三人一路从山脚走到了半山腰上,灵气也愈发浓郁和纯净。天青门的弟子领着两人停在一处小院门前,说道:“羽清真人,卷柏师妹,试炼大会开始前,就烦请二位在这里等待了。”语气虽然恭敬,鼻尖儿却还是冲着天。
  羽清真人也不在意,带着卷柏一起拱手道了谢,送走了天青门弟子。
  小院儿虽小,可比起羽清真人带着卷柏修行的地方,还是好上不少。
  卷柏一进小院儿就进进出出地来回跑动,不停地发出惊呼。
  “哇,师父!天青门在屋子里准备了灵丹和灵果!”
  “哇,师父!天青门在院子里种的草都带着灵气!”
  “哇!师父!天青门准备的床都是镶嵌了灵玉的!”
  羽清真人看看天青门准备的这些东西,再看看自家宝贝弟子的欢快劲儿,轻轻叹了口气,嘴上却并未说什么。只是等着卷柏跑累了,才提醒她每日功课不能落下。
  卷柏嘟着嘴,有些不大乐意,却还是老老实实的盘腿打坐,凝神聚气。
  卷柏悟性不差,还是打还没记事起就跟着师父修行了。照道理说,哪怕是块石头,这个时候也能带出点灵气来。可卷柏偏偏体质特异,修炼至今已经一十又五年了,半点修为都没有不说,甚至还不如普通人。普通人身上好歹也有三两分的灵气吊着性命,卷柏倒好,修炼这么多年,身上半分灵气都没有。
  羽清真人这次带着她来天青门,也并非没有存着借助此地纯净灵气的念头。只是卷柏这等不似活人的体质,也不知此次带她出来究竟是福是祸。
  正自思量间,却见到自家这个宝贝徒弟又歪歪扭扭地想要偷懒,轻哼了一声,算作提醒。
  卷柏听到师父的声音,知道她的小动作已经被发现了,吐了吐舌头,赶在师父板起脸来教训人之前重新坐直,老老实实地打坐修行。
  打坐,呼吸吐纳,凝神聚气,这些功夫她从小就练,自然是熟练得不能再熟练了。不多时,就已经凝聚了灵气进入经脉。
  只是和往常一样,灵气刚一进入她的经脉,就立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冲散开来,眨眼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从卷柏开始修行起,每次聚气都是这个结果,所以她也不气馁,重新呼吸吐纳聚集灵气。
  天青门灵气之浓郁,远胜于羽清真人的那个小山头。何况天青门不止在床上,就连桌椅上也都镶嵌了灵玉了灵玉,组成了凝聚灵气的阵法;至于修炼打坐用的蒲团下的地面,更是用一整块上等灵玉铺就而成。而卷柏在失败了一次之后,也已经完全凝神入定,几个呼吸之间,她就已经重新聚集了大量的灵气。
  浑厚的灵气刚刚进入卷柏的经脉,她内体就立刻泛出一股异于灵气的气息来。这股气息和灵气相撞,顷刻之间就将灵气冲散。这股气息却并未就此停下,直接冲出了卷柏的经脉,以卷柏为中心向四周冲撞过去。
  羽清真人就在卷柏一旁坐着,被这股气息迎面撞了过来,一时没有防备,被掀翻在地。
  卷柏却对此浑然不觉,她只觉得从体内泛出的这股气息和清冷的灵气不同,带着熟悉和温暖的感觉,让她不觉沉浸下去。耳边虽有异响,但想着有师父在旁,万事无碍,所以也没有太过在意。
  从卷柏体内冲出来的那股气息,像是自带着灵识,在与灵气几番碰撞之后,竟然合做漆黑的一团,径直往灵气最浓郁的主峰修神峰去了。
  天青门掌门道玄真人正带着大弟子在主峰闭关,原是打算在试炼大会前一二日才出关的。此时被这股气息冲破了防护阵法,打了个激灵,心中大惊,急急忙忙地带着弟子出了关,追着这股气息的去向一路往上。
  道玄真人一直追着那股气息到了峰顶的禁地前,这才算是勉强追上。他紧皱着眉头,强压下心中的惊讶,挥袖释放出灵气,想要将这股气息绞杀掉。可是出乎他的预料,那股气息在和灵气撞上之后,居然很快就将灵气冲散,而那股气息本身却只是略微黯淡了些,看不出有什么其他的变化。
  大弟子云鹏见师父的灵气竟然奈何不得这股气息,大喝一声,拔剑上前。他是剑修,一柄长剑本就使得出神入化。况且他只当方才是师父轻敌,并未真正用力,这才让那股气息有机可趁。所以他一上来就拼尽全力,招式展开,漫天皆是剑影,正好将那股气息围在正中央。他再次大喝一声收,漫天剑影就一齐刺向那股气息,而云鹏本人也挥剑向前,与漫天剑影相融合,一同攻了过去。本以为这样就能将那股气息制服,却不想那股气息在剑影中央回身一转,就将灵气化成的剑影尽数打散,霎时间就将云鹏曝露出来。
  而那股气息也像是被激怒了一般,径直冲着云鹏撞去。云鹏的招式尚未完全施展开来就被那股气息击破,根本来不及回手防护,眼看就要被那股气息撞上。
  道玄真人见势不妙,急忙闪身来到云鹏身前,拂尘一挥,在身前虚画了个半圆,将灵气凝虚为实,化作一个圆盾挡在身前。可不想那股气息猛冲过来,竟然直接穿透了道玄真人的灵气盾,将道玄真人和云鹏一起撞飞出去。
  道玄真人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之后,忍不住吐了口血。半是气血翻涌,半是被气的。他自幼就被整个修真界誉为奇才,现今不过两百余岁,在这等寻常人还在金丹期挣扎年纪,他却已经达到渡劫期,距离羽化登仙只有一步之遥。如此修炼速度,在修真界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样一个修真天才,对上这股气息之后却落得如此狼狈,这让道玄真人如何能甘心。
  云鹏见师父吐血,连忙上前扶着。道玄真人挥手推开云鹏,重新挥动拂尘,决意要和这股气息拼个胜负出来。可是环视一周,那股气息却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放出灵识查探,没有任何收获。仔细检查了禁地阵法,也没有任何异样。
  道玄真人一腔怒火无处发作,又喷出一口血来。
  云鹏连忙再次上去扶着,道玄真人一把将他推开,擦了擦嘴边的鲜血,哑着声音嘱咐道:“今日之事,不可外传,知道了吗?”
  云鹏连忙应是,又犹豫着说道:“师父,弟子的内息还未平复……”
  莫说是云鹏了,在那股气息的一撞之下,就连道玄真人的内息都有了不稳的迹象。这自然让道玄真人又气又恨,他一个渡劫期的天纵奇才,竟然会在和一股来历不明的气息交手之后就气息不稳,若被人发现了岂不是要贻笑大方。将手中拂尘甩了几甩,最后只能咬着牙说道:“先在此地平复内息,待内息平稳之后,再回主殿!”
  ……
  至于那股气息,其实早就趁着道玄真人吐血的空隙,凭借着它和灵气相冲的特性,寻了灵气最为稀薄的路径,绕过了所有的阵法,钻进了天青门的禁地。
  天青门的禁地云山雾罩,又有阵法障目,进去之后才能看到峰顶竟然突兀的矗立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殿门上方悬挂着一块金灿灿的竖匾,却是空白一片,并未写上殿名。
  大殿的大门似乎感应到了那股气息的到来,自动缓缓地打开。
  大殿里面银烛炜煌,雕梁画栋,极尽气派与奢华,比之人间皇宫,也不遑多让。而如此灿烂辉煌的大殿,却在正中央停放着一口冰棺。
  灵气正不停地从冰棺的缝隙中溢出,浓郁地近乎凝为实体。
  冰棺虽然通透,但被浓郁得犹如雾气的灵气包裹之下,甚是模糊,只隐约看得到里面躺着一个女子。饶是如此,还是无法完全掩盖女子的绝色容颜。
  那股气息的在冰棺上徘徊了几圈,始终不得而入,却惊扰了冰棺中的女子。
  女子睫毛微颤,缓缓睁开双眼,目光如炬,直盯盯地望着那股气息。
  那股气息却猛然冲出大殿,飞也似地逃了。
  女子轻轻推开厚重的冰棺盖子,坐直身子,望着那股气息离去方向,娥眉微蹙,目光清冷。
  作者有话要说:  在开出新坑的时候
  那种狂妄
  那种自信
  那种这本一定能捕获一筐野生小天使的气势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第二章 “初见”
  卷柏醒来的时候,日光已经微微西斜。她砸了咂嘴,只觉得喉头像是哽着千言万语,说不出来,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晃了晃脑袋,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就扔下不管。一骨碌从蒲团上爬起来,蹦蹦跳跳的就要出去玩。
  只是刚一出屋门,就见到羽清真人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望着院子中央的那些灵草,似是在出神。
  虽然知道师父已是渡劫期,根本不可能躲得过师父的耳目,但卷柏还是想要偷偷从师父身边溜出去。
  “卷柏,要去哪?”
  果不其然,还是被师父注意到了。
  卷柏立刻扑到羽清真人怀里,撒着娇说道:“我想出去玩,师父,就让我出去吧。”
  羽清真人被她扑了个满怀,也不生气,轻轻抚着她的头,说道:“都多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就知道玩。功课可都做完了?”
  卷柏有些心虚,她方才似是在打坐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还做了个梦,梦着了个冰棺美人儿呢。此时却还是壮着胆嘴硬道:“做完了!师父,我可认真了,从早上一直修炼到现在呢!”
  本以为师父会敲她一个暴栗,却不想师父只是轻点了点她的眉心,微微叹息着说道:“你这样子,将来可如何是好。”
  卷柏不知师父为何突然这般感慨,只是又揉在师父怀里,撒着娇说道:“师父,就算将来师父羽化登仙了,不是还有师姐嘛。”
  羽清真人想着之前从卷柏体内冲出来的那股气息,心中的阴翳始终消散不去,只是轻拍了拍卷柏的头,放她去玩了。
  看着卷柏出门时,羽清真人还是忍不住在她身后连声嘱咐道:“这里不比在咱们自己宗里,跑慢些,莫要冲撞了别派长辈。”
  卷柏听到师父放她出门,一颗心早就飞出去了,哪里还听得到后面的话。

作者其他作品

小修士的醋味女友

上一篇:离婚冷静期

下一篇:司念,给亲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