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我在古代搞科研 上

作者:晴空之下 时间:2020-09-19 07:52 标签:种田文  打脸  系统  基建  
科研小能手宁非意外穿越,睁眼便是不知名的古代战场。
  还没等回神,就被某贫穷学派强行认领,成为新鲜出炉的墨宗矩子。
  时逢乱世,蛮族入侵,被挤兑到荒郊野岭的墨宗把坞堡建得如金汤铁桶,却因为不擅经营差点全员饿死。
  无奈之下,宁非接受系统任务,并成功获得新手大礼包——一筐土豆。
  系统:大佬,请从土豆开始,带领宗门解决温饱,赚钱脱贫,用科学改变时代么么哒!
  宁非:凸(艹皿艹+)!
  内容标签: 种田文 打脸 系统 基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非、封恺 ┃ 配角:谢老,木老 ┃ 其它:科技流,系统,基建
  一句话简介:开局一筐土豆!
  立意:技术大佬穿越古代发展工业
  作者简评:
  宁非意外穿越,睁眼便是不知名的古代战场。还没等神,就被某贫穷学派强行认领,成为新鲜出炉的墨宗矩子。时逢乱世,蛮族入侵,被挤到荒郊野岭的墨宗把坞堡建得金汤铁桶,却因为不擅经营差点全员饿死。无奈之下,宁非只得接受系统任务,并成功获得大礼包——一筐土豆。系统:大佬,请从土豆开始,带领宗门赚钱脱贫么么哒!本文以贫穷宗门墨宗的崛起为主线,辅以系统基建任务穿插其中,背景宏大,支线交错,描绘了一个寒门阶层努力打破世家藩篱,以技术推动发展的风云时代。本文主角之间张力十足,技术发展设定合理,情感层层递进,语言风趣幽默,行文流畅,是不可多得的基建类佳作。
  ==================

第1章 睁眼在古代
  安平十八年五月初三,隆成帝驾崩,丧钟敲响的那一瞬间,整个皇城宁京都凝滞了。
  隆成帝是业朝嫡支的最后一位男丁,山陵崩时也不过二十四岁。这位早早登基,刚刚亲政的年轻皇帝,就这样猝死在爱妃马氏的肚皮上。
  隆成帝六岁登基,朝中权柄都握在太皇太后及其娘家淄河刘氏的手中。马贵妃年少丧夫,入宫不过是因为幼帝丧母,需要有女官照顾起居。刘太皇太后历经三朝,外戚刘家权势滔天,小皇帝便只如一个坐在皇椅上的娃娃,被压制得喘不过气来。
  安平十五年,太皇太后崩,煊赫一时的刘氏也迅速湮灭于世家门阀的倾轧。
  而隆成帝亲政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要将照顾自己多年的女官马氏立后。原来两人一早便有了首尾,只是碍于太皇太后不敢过了明路。然而大业立朝便是世家与皇室共治天下,刘氏乱政导致皇权式微,没有世家的支持,皇帝也不能为所欲为。
  好在,世家比不得以孝道压人的太皇太后,终究是要给皇帝些面子的。
  于是,在僵持了半年之后,皇帝与世家达成共识,立后封妃,各退一步。
  新皇后来自陇川一等世家薛氏,薛家盘踞的阊洲是中原富庶之地,拱卫京畿南大门,而作为交换条件,江东三等世家的丧夫女马氏也成功转正,成为后宫的一位淑媛。
  和一个中年寡妇共事一夫,薛皇后是打心眼里不痛快的。不过薛家虽然强横,却不是一家独大。争后位薛家已经是竭尽全力,容不得她再闹小儿女脾气,这口气只得忍了。
  然而,薛家很快就发现,情况远比想象的还要糟糕。
  隆成帝大婚之后一直没有同皇后同房,反而日日流连于马淑媛的宫室。
  他公然讥笑薛皇后相貌平平,呆板无趣,一看就让人倒胃,比不了熟妇马氏的风情。
  很快,马淑媛成了马淑仪、马昭仪,一年后封妃,椒房独宠。
  只是风光无限的马贵妃一直没能孕育龙子,不得不求助丹药。只是还没等看到成效,隆成帝就忽然马上风,彻底给皇室嫡支断了根。
  马氏当场被下了天牢,朝中勉强维持的权力平衡也被骤然打破。
  诸藩王们以奔丧为名进京,王府长史和门客却奔波于京城各处,获取各世家门阀支持的意图毫不遮掩。
  以前是有嫡脉压制,想做皇帝只能造反。
  现在嫡脉断根,大家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人人都有机会。
  朝中动乱,皇帝驾崩的消息传到塞外,六月,草原部落忽然大军集结,联合南下叩边。
  刘氏把持朝政的时候,刘家大肆克扣军饷,边军关堡年久失修,武器陈旧,哪里抵挡得住来势汹汹的草原铁骑。
  一月之内,忻州、瓜州、甘浦、勒沙一线接连沦陷,边军死伤惨重,胡部骑兵直指庸西关城下。
  宁非是被低沉的号角声惊醒的。
  他睁开眼,视线有些模糊,浑身上下无一不疼。
  大地被马蹄踏动,伴随着逐渐远去的喊杀声,宁非嗅到了沙土混合着血腥的味道。
  没想到车祸还能穿越。
  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感觉嘴巴里全都是血沫。
  记忆还停留在车祸前的瞬间,今天晚上也是在私人实验室工作到深夜的宁非,再回家途中被一辆砂土车迎面撞上,巨大的冲击让他瞬间失去了意识。
  是穿越了。
  宁非挣扎起身,感觉心脏的跳动从未如此有力。
  他一出生就罹患先天性心脏病。父母是商业联姻,对于彼此只有利益上的责任,得知他的病终身无法治愈,这对夫妇很干脆的放弃长子,积极投入到新的拼子大业之中。
  好在宁家的财富足以确保他长大成人,大学毕业的宁非没有进入家族企业,而是选择组建实验室,做些自己感兴趣的研究项目。
  这是他得到的成年礼物,家族赠与的股份分红足以让他衣食无忧,生活简单而平静。
  只是这一切,在这场莫名其妙的车祸中戛然而止。
  宁非其实能猜到自己的死因。
  他父亲志大才疏,早早被排挤出家族核心竞争圈,同胞弟弟倒是野心勃勃,可惜并不被家族看重。
  如果他死了,他手中的家族股份可以作为遗产继承,而且祖父会看在他父母“痛失爱子”的份上,给那对夫妇一些慰藉。
  算了。
  宁非摇了摇头。
  穿越已成现实,纠结毫无意义,就当做还了父母生育之恩。
  当务之急,是摸清情况,尽快找一个落脚之地。
  这里的天空是灰色的,周围遍布褐色的砂岩,风从头顶呼啸而过,卷起沙土漫天。
  不远处的坡地倒着很多尸体,衣衫褴褛,死状可怖。有的肚子破了一个大洞,有没了脑袋,还有更惨的被拦腰斩成两段,
  肠子散落遍地。
  以他有限的历史知识来看,他无法确定是哪个朝代。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现在身处的地方一个尸坑,而不久之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惨烈的屠杀。
  必须尽快离开!
  宁非抹了把脸,确定之前听到的马蹄声和喊杀声都已经消失后,手脚麻利地爬出了尸坑。
  坡下是个小村落,简陋草房还在熊熊燃烧,难怪天空被灰色的烟云笼罩。
  他朝坡上走,刚走了几步,东边的方向再度传来了马蹄声。
  人数不多但速度奇快,几乎是在下一刻,几个褐色的身影就出现在视野中。
  他们头戴毡帽,身形高壮魁梧,帽上长长的狼尾随风招摇!
  当先一个壮汉看到了宁非,怪笑一声:“有漏网的肉羊!”
  “兀山!不要砍死了,耶萨哈的商人在收白嫩的羊奴,可以买个好价钱!”
  胡骑的同伴在后面高喊。
  “哈,知道了!”
  兀山大笑,接连挥鞭,举刀朝着宁非的方向冲来。
  宁非转身就往坡下跑,村子里的残垣断壁可以阻挡马的速度,为他赢得喘息之机。
  只是他前世缺乏锻炼,对方的骑术又着实精湛,三饶两绕竟然被逼进了一处土地庙。
  兀山下了马,大踏步走进了院子。
  他倒不担心会被这个羊奴袭击。
  边境苦寒,业人活着都很艰难,那孱弱的小身板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他的部落经常在石沱坡一带放牧,只要不撞上庸西关的黑甲军,那就完全可以横着走。
  “乖乖出来,不听话的羊奴是要吃鞭子的!”
  兀山狞笑,脑中正盘算着一只羊奴能换多少盐巴,忽听远处的山野传来低沉的号角。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