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金主老公不好哄

作者:真真酱 时间:2020-09-21 08:25 标签:甜宠  娱乐圈  重生  虐渣  
在庄凌的心里,舒伯珩一直被列为头号阶级敌人,他步步为营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又以爱之名圈养自己十年,他本以为,这辈子舒伯珩落到什么下场都是自作自受,他不会同情,更不会爱上他。
  可是当他意外死亡之后,他才发现,一切的以为,只是他以为。
  舒伯珩这个人爱得太深,才会容许他误会他自此,并在被工作拖垮了身体之后,又义无反顾地落入自己的圈套,最后终于油尽灯枯。
  不过谁伤了谁,谁失了心,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他们都死了。
  若有来世,庄凌决定要用余生来补偿上辈子对他犯下的罪孽,不离不弃直到永远,并安心替他调养好身体,让他不至于重蹈那一次的覆辙。
  可是谁告诉他他怎么这么倒霉?竟然重生在他去舒伯珩家要求单方面解除不正当**关系的第二天。而舒伯珩本人也被自己气进了医院。
  没有包养没关系,我们来谈场正经的恋爱吧。

  逗比版:
  庄凌在即将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被吊灯砸死了。
  他重生回两年前,找回曾经被他伤害的老公,可是老公不理他了。
  庄凌:老公老公,我做了一个噩梦,梦到你死了!(抱住)
  老公:哦。
  庄凌:老公,我发现我离不开你了。
  老公:哦。
  庄凌:老公,求原谅么么哒!(╯3╰)
  老公:→_→
  娱乐圈 重生 都市 现代 甜宠 虐渣 金主攻 受倒追

第1章 最佳男主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日,三年一度的金玫瑰奖颁奖典礼又在万众瞩目中拉开序幕。
  此次的颁奖典礼对庄凌意义非凡,因为他不仅凭借一部《面具战神》获得了最佳男主角的提名,还被媒体评为是“最有可能摘得影帝桂冠的入围者”。
  他很清楚,如果这次一举成功将会带给他什么。最年轻影帝的殊荣,源源不断的片约,以及,大仇得报的资本。
  想到这里,他不禁坐得更直,抬手正了正领带,目视前方。
  在他的右边坐的是提名“最佳女主角”的何宁儿,在《面具战神》中扮演自己的妻子,然而他们在现实中却只是泛泛之交。在自己的左边,坐的却是周青。
  自己的发小,入圈十年最好的伙伴和后盾。
  此时他的身体正有意无意地紧贴自己,甚至偷偷伸过手来握住自己放在腿上的手。
  “紧张吗?”
  “还好。”
  周青这一次也获得了“最佳男主角”的提名,只是话题度却不如自己,很多人不看好。
  “那就好,你出了很多汗。”他说。
  庄凌诧异地转头,对上他始终盛满温和的双眼,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打了个突,总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是他不动声色,抿嘴笑了一下后又将目光移到台上。
  现在主持人正在念的是“最佳导演”的提名名单,很快就要到“最佳男主角”了,庄凌虽然嘴上说不紧张,但是他放在腿上的手还是悄悄地握成了拳。
  “现在我公布,本次金玫瑰获得'最佳男主角'称号的是,庄凌!”
  “……”
  观众席上静默了一瞬,紧接着就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掌声。庄凌看到前排的几个老前辈投给自己“果然如此”的目光,他回以微笑,定了定神从座位上站起来与前来道贺的人一一握手拥抱。
  然后低头再次整了整领带,就缓步走上领奖台。
  当他接过以一支盛开的玫瑰为形的水晶奖杯之时,如雷般的掌声再次席卷而来。
  庄凌望着台下,只觉得突然心头一阵酸涩,仿佛下一刻就要落下泪来。这一刻,他实在是等得太久了。没有人知道他为此付出了什么,更没有人了解,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其实更想要亲人和一个知心的爱人陪着,而不是这虚假的荣耀。
  “庄总,粉丝们都叫您庄总,因为您经常演霸道总裁。我能这样叫您吗?”
  “可以,您请便。”在外人面前,庄凌都是温和有礼的翩翩公子形象,他所有的刻薄,都给了一个人。
  一个不可能在场的人。
  他笑着摇头,努力想把不经意跑进自己脑海的形象驱赶出去,随即笑意盈盈地注视着主持人。
  “那么,此次荣获影帝称号,您有什么话想对粉丝,业内前辈,或者电视机前的观众说呢?”
  “我想说,这次获奖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我要特别感谢我的经济公司以及《面具战神》的编剧和导演,是他们……”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过后,庄凌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人已经躺在冰凉的地上了。
  他感觉到温热的鲜血顺着他的额角缓缓流下,流进他的眼睛里,让他看不清楚眼前的场景。
  在他的周身,遍布着支离破碎的吊灯碎片。
  周围的慌乱和骚动还在持续,让他最脑壳生疼的就是身边的主持人用最尖锐的声音喊着,“叫救护车!”
  他想说,你们别白费力气了。可事实是,他只能徒劳地张张嘴,一个音符也吐不出来。
  没想到我庄凌,上一刻还如此风光,下一刻却要这么狼狈地死去。
  他半眯着眼睛眷恋地朝台下看了一眼,看到的只是血雾一片,便不甘地失去了所有的认知……


第2章 刺激大发了
  十点四十五分,京城博仁医院的VIP病房里,半躺在床上的人看到电视机里的这一幕,瞳孔猛然收缩,喷出一口鲜血就向后仰倒,捂着胸口不省人事了。
  “伯珩!!!”
  “快!送抢救室!”
  “不好了!瞳孔放大!心脏停跳了!”
  舒伯珩几乎是一被推入抢救室人就不行了。抢救过程中两度出现心脏骤停的情况。经验老道的心外科主任两手提着除颤仪站在床边都止不住地发抖,直到护士在电极板上涂了导电糊示意他动手的时候,他才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电击。
  不是他怯懦,实在是躺着的这人身份太重要了,如果让他死在手术台上,他不知道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舒伯珩的身体随着一下一下的击打按压,弹起又软绵绵地落下,双目始终紧紧闭着,头无力地偏向一侧。
  “主任,怎么办?”
  “继续。”
  “血压测不到了,心音也……”
  “嘀————”
  所有人就像突然被按下了静止键一样,停下了手头的动作,缓缓回头,眼睁睁地看着心电图连成一条直线。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在走廊西面的另一间抢救室里,也有一个病人宣布抢救无效。
  ……
  庄凌觉得他应该是死了,可是事实上,他能动、能看、能听,只是觉得身体轻飘飘的,落不到实处。
  起初,他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直到他看到手术台上自己头破血流的尸体,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种状态叫做灵魂。
  自己果然已经死了,以这样狼狈的姿态。庄凌心中说不出是不甘还是眷恋,他看了一下已经盖上白布的尸体,飘飘然跟着轮床出了手术室,顺着走廊来到东面。
  那边也有另一堆亲属在哭喊,庄凌叹息,能够同年同月同日死,也是一种缘分。可是,当他看清那些崩溃的人的面容之时,顿时如遭雷击!
  舒仲琛,舒伯珩的二弟,此时正没骨头似地跪倒在地上,任由两个人搀扶着,两眼通红地死盯着正缓缓推开的手术室大门,如同困兽一般。
  “哥……大哥!!!呜呜……”
  舒伯珩!
  不……不会的……不可能的!舒伯珩怎么可能会死?!他不会死的!
  庄凌面带希冀地跟他看着同一个方向,希望从里头推出的是舒伯珩还带有生命体征的躯体,或者是别的什么人。
  他无比希望这可能是舒家人或医生搞错的一场乌龙,虽然理智的他告诉自己,这不可能。
  轮床确实如他所愿推了出来,同样盖着白布,可是庄凌知道,那就是舒伯珩。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金主老公不好哄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