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穿成炮灰男配的老攻

作者:小白狗乖又乖 时间:2020-10-16 08:21 标签:穿书  重生  爽文  种田文  生子  
穿书之前,秦溯是个武艺高强的厨子,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穿书之后,秦溯是个人嫌狗厌的流氓,但有一个香香软软的小夫郎!
  然而达成种田成就之后,秦溯恍然发现——
  这居然不是一个种田文,而是一个升级打脸文!
  而他的小夫郎,就是那个被主角鸠占鹊巢,前期打脸的小炮灰!
  秦溯: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PS:男人、女人、哥儿世界,哥儿可以生子
  末世大佬颜狗攻X大家公子美貌受
  内容标签:生子 重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溯,沈玉昀┃配角:秦源,李安安┃其它:种田,打脸,升级流
  一句话简介:我为夫郎打天下
  立意:主角不屈服于命运,反抗强权,升级逆袭,自强不息的故事

第1章 一口黑锅扣下来
  大周德顺十三年,暴雨连绵三月不止,黄河水泛滥决堤。恰在此时,沿河下游突发地动,屋毁人亡,哀鸿遍野,一片人间地狱之象。
  蓟州淇县某地
  灾民成群,三五个人扎成一堆,衣衫褴褛,背着一个小包袱步履蹒跚地慢慢跟着官兵们往其他乡镇避难。
  “唉,毁了,全毁了,我的庄稼诶!”一老汉突然对着疮痍田地掩面哭泣,捶胸顿足。
  “四伯爷,快别哭了,庄稼没了还可以再种,人没了可就真的什么也没了!婶子你快劝几句,别再病了那就真是要命了!”老汉身旁的高大汉子见状,连忙上前劝了几句。
  “老头子,大源他说的不错啊,这几百年都未出现的地动,偏偏叫我们赶上了啊!我们两个老不死的,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祖上积德了!”秦婶子苦着脸,对着秦老汉道,“你看隔壁青山村的,地动当天,周围的山泥石头一埋,整整几百口人哩,除了几个去镇上赶集的,没一个爬出来了!咱们惜福吧……”说到此处,也是忍不住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那下河村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哪里,那就是他们的根啊!现在老了,却不得不背井离乡,这不是在剜他们的心吗?
  秦老汉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往四周看了一圈,疑惑道,“大源啊,溯娃子哩?还有李家的那个小哥儿人呢,咋没和你一起走啊?”秦家两兄弟,秦源和秦溯,虽然父母早亡,但秦源可是干活的一把好手,愣是一个人把秦溯这个弟弟拉扯长大。
  “二弟……二弟和镇上的人一起跑了,他身上带着银钱,不用担心他!”秦源停顿了一下,然后面色发红道。
  他那个弟弟,小时候被他宠的太过,于是养成了偷鸡摸狗,好吃懒做的性子。平日里无所事事,净跟着镇上的一群地痞无赖厮混。可他就这么一个弟弟,说什么也是割舍不下的,只能事事迁就他,希望他能迷途知返,早日学好。
  “什么跟着镇上的人走了?当家的,你不要护着你那个不成器的弟弟了!四伯爷,今儿我就和你明说了吧,秦溯那小子,偷了我家十两银子,带着镇上那花魁小翠一起跑了!压根就没想过他哥哥嫂嫂的死活!”秦源的妻子李氏听见秦源到了此时还护着秦溯,顿时不干了,咋咋呼呼地叫嚷起来。
  “你倒是事事都想着他!”李氏不满,憋着一口气,对着四周围拢过来的人群大吐苦水,“可他想过你吗?家里的地你种,家里的钱他拿!你在外面面朝黄土背朝天,可他在花楼里面好不快活!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哪家不是兄弟齐心?可他倒好,偷了自家的银子带着镇上的小翠跑了!”想到这里,李氏的心里就气啊,那可是整整十两银子,秦源在外面累死累活做了一年的活儿才挣了这么多,可全便宜了秦溯那小子!
  “哎哟,我就说咋没见着秦溯,原来是和镇上的花魁跑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秦溯还真是狼心狗肺啊,大源对他多好啊,简直比亲爹对自家儿子还好啊!”
  “我就说这秦溯不是个好的,整日里流里流气的,只知道伸手要钱,没想到是根里面就坏掉了!”
  同村的人议论纷纷,当年秦溯的娘接连生了两个男娃,羡慕死了周围好大一批人,说酸话的人可是不少。后来秦老爹和秦娘子出了事,也没少人琢磨着想要领了这两个小汉子,虽然要给一口粮,但这可是两个劳动力呢!可秦源愣是咬着牙,一点点把秦溯和自己拉扯大了,甚至还娶上了媳妇儿,日子是越过越红火!
  说起秦源,不管是同村的还是隔壁村的,谁不赞一声好?可偏偏秦溯是不知怎么回事,居然半分没有遗传到秦老爹和秦源的勤劳踏实,反倒整日里游手好闲,偷鸡摸狗!这天灾人祸的,竟是偷了哥哥的血汗钱,独自带着花魁跑了!
  “好了!二弟他就是贪玩了一些,那钱是我给他的!什么偷不偷的,一家人怎么说话的!”秦源呵斥了李氏一句,哪能让别人看自家人笑话!他的弟弟他自己知道管教,还轮不到其他人插嘴。
  “你也别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不就是我把钱拿给了二弟,没有给你的那几个兄弟嘛,你娘家心里不舒服,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拿了五十两银子给你弟弟!”秦源虽然老实,但是李氏那点妇人心思还是能看得明明白白的,比起李氏毫无节制地去补贴娘家,他情愿让二弟花了!
  “当家的,你咋说话哩?”李氏心中有气,嘴上埋怨道,“我嫁到你家来,当牛做马伺候你们兄弟俩,想花点钱孝敬一下爹娘不行啊?我那些兄弟对你,可是比秦溯对你好上千百倍吧?”
  “二弟花的钱哪比得上你补贴娘家的钱!”秦源对李氏毫无节制的补贴早就不满了,此时此刻全部爆发出来,指着李氏怒道,“逢年过节,礼品瓜果可有一次少的?每个月的几百文银钱可有短的?甚至你那小弟上的私塾也是你出的钱!你哪来的钱,还不是我挣的?你弟读书,你爹,你哥都不出钱,全指望我?你们盖房子也指望我,你弟娶媳妇儿是不是也还指望着我?这次可别说你的嫁妆了,当年我家徒四壁,你要是有嫁妆,可岂能看得上我?带着两件破衣裳,咱俩半斤八两!”
  “你……你……哎哟,我不活了啊,这没天理啊,这当牛做马伺候了他老秦家这么多年,居然被人指着鼻子骂啊!”李氏心中一慌,被秦源当众揭了短,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天喊地。
  “后面的,嚷什么嚷——”秦源正想发作,就被同行的官兵喝止。
  “好了好了,有什么事,等安定下来再说吧!大源啊,你少说两句,李氏,你也别嚎了,你是个什么人,大家也都清楚!”下河村村长见官爷都发话了,赶紧劝阻,若是惹怒了这些随行的官爷,轻则将你赶出队伍,重则可是要出人命的啊!
  众人都怕惹事,被官爷迁怒,人群顿时作鸟兽散。
  “哎,大源哥,大源哥——秦溯出事了,你快去看看吧!”秦源刚刚坐好,还未来得及休息,就被人叫住了,一看,这不是镇上曾经和他一起做工的张铁牛嘛!
  “铁牛,你说我二弟怎么了?”秦源立马爬了出来,拉着张铁牛急切道。
  “诶,快——快跟我去前面,刚刚官爷在前面路边发现有人晕倒,问有谁认识,我一看那不是你弟弟嘛,这就立刻赶了过来通知你!”张铁牛跑了一路,气喘吁吁,连忙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这谁不知道,秦溯就是秦源的命根子啊!
  秦源连忙赶着过去,旁边的李氏一听,眼珠一转,也跟着上去。
  疼——
  这是秦溯醒来的第一个感受,眼前一片迷蒙,脑袋里也仿佛装了浆糊似的,晕晕乎乎的,耳边轰鸣一片,只觉得很吵,可就是听不出个所以然,让他倍感烦躁。
  秦溯本是家中独子,自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所有人都觉得他会按照父辈安排的那样,老老实实的继承家业,可自幼乖顺的秦溯却在成年之后叛逆了,他放弃父母安排的公司,选择成为一名厨师,着实让人大跌眼镜!哪怕后来末世爆发,拥有空间,又身具风系的秦溯被众人戏称“天选之子”,可他依然我行我素的选择做一名咸鱼厨子。


上一篇:穿到反派破产后

下一篇:炮灰不想死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