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炮灰不想死

作者:寒门丫头 时间:2020-10-16 08:24 标签:甜文  快穿  系统  穿越时空  
喻泽成为植物人后,被炮灰生存系统选中。
  任务目标:帮助炮灰存活一百天以上
  初期任务,他成了炮灰本人。
  炮灰1:成为凤凰觉醒者后,被设计害死;
  喻泽:QAQ不,我不是凤凰觉醒者!
  炮灰2:伪装成吸血鬼待在血族亲王身边,计划杀死吸血鬼,暴露身份后惨死;
  喻泽:亲王大人,再见!
  炮灰3:眼泪会变成珍珠的人鱼,被商人抓住后,受虐死亡;
  喻泽:QAQ我不是人鱼,我是人。
  喻泽战战兢兢披马甲,努力活下去。
  可身边总有一个人影响他!
  “给我亲一口。”
  “过来,让我抱一下。”
  “和我在一起吧。”
  喻泽╭(╯^╰)╮:这是生存系统,不是恋爱系统!
  后来,任务升级——后期任务,炮灰是他人。
  被人害到瘫痪破产的总裁;被骂被欺负的成长中反派……
  喻泽尽心尽力帮助每一个炮灰,可炮灰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
  总裁把他抵在墙上,声音暗沉:“是你招惹我的!”
  反派眼神狠厉,按住他的肩膀:“你不是要救我吗?那就救一辈子吧。”
  喻泽:你先活下去!
  小可爱受VS炫酷狂霸拽精分攻
  注意事项:
  1.攻是一个人
  2.会有许多特殊设定的世界
  3.更新时间21:00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喻泽,龙渊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求生欲爆棚

第1章 凤凰觉醒者1
  “泽泽,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温柔的女声带着担忧。
  喻泽正在接收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大脑一阵眩晕,没有立即回答。
  “泽泽?”女声急切了些。
  喻泽衣袖被轻轻拉了一下,他下意识摇头:“我没事。”
  话落,他呆了呆,他能动了!
  这对于植物人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也就是说,之前发生的一切不是做梦。
  他被生存系统选中,来到了任务世界,成为瓦特星十七岁的少年,凤泽。
  他压下心里的震惊和惊喜,看向眼前的漂亮女人,亲近感随之而来。
  谢婉,凤泽的母亲,凤泽唯一的亲人。
  谢婉见他呆呆的,伸手去接他手上的洒水壶:“还是我去吧,你先回房休息,咳……”
  谢婉说着,没忍住偏头咳了两声。
  “我去,”喻泽握紧壶的提手,手往后移了移,躲开她的手,看着女人微白的脸,怕她担心,弯起唇角笑了笑,“我没事。”
  谢婉见状,微怔,她很久没有看到儿子笑了。
  她不由得露出淡笑,眼尾泛起细微的皱纹,又低声咳了两声。
  “你去休息吧,”喻泽眉头担忧地蹙起,再次强调:“我没事。”
  谢婉最怕儿子为她忧心,不再坚持,细心提醒:“今晚主屋客人多,你浇完花就回房间休息,小心别冲撞了客人。”
  喻泽乖乖点头,目送谢婉回房间,然后才按照记忆,顺着花园小道前往主屋。
  凤家主屋灯火通明,与花园角落相比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喻泽抬头看了眼,热闹的人声隐隐传来,主道两旁的树上,挂满了装饰品,不少都带着数字十六。
  喻泽立即明白他到来的时间点,凤家二少爷凤海的成年生日宴。
  凤泽也姓凤,但只是凤家远亲,祖母和母亲走投无路投靠凤家,祖母去世后,母亲留在凤家做园丁,照看花草。
  除了花园有花草,主屋五楼天台还有一个花房,里面有不少珍贵的观赏花朵,需要特殊照料。
  谢婉身体不太好,每次身体不舒服,凤泽就会帮她完成花房浇营养液的工作。
  记忆里,凤泽浇完花,返回房间的路上被凤海派来的人拦住,让他送花去宴会厅,言语欺负了一顿。
  喻泽对此并不在意,反而很安心,没有生命危险就好。
  只要在这个世界存活一百天以上,他在这个世界的任务就完成了。
  他提着洒水壶来到主屋左侧的员工通道,迈步走上楼梯。
  今晚几乎所有的凤家下人都在一楼宴会厅忙活,楼道非常安静,他边走边整理脑中属于前身的记忆。
  走到三楼时,他愣了下,脚步顿住。
  前方楼梯间窗户打开,窗前站着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男人身体前倾,探出脑袋往楼下看。
  喻泽凝神回想,凤泽去浇花的记忆里,没有见过这个人。
  难道因为他和谢婉说话耽误了时间,所以出现了记忆之外的事?
  他感到非常不妙,这是不是意味着,只要他的举动和原主有一点不一样,他的经历,就会和原主不同?
  可他和原主本就是两个个体,举止怎么可能完全一样?更何况,要是完全一样,两个月后,他必死,任务会失败。
  他思绪转动间,窗前的男人突然动了。
  男人右手撑在窗台,矫捷轻巧地跳上去,然后膝盖一曲,身体前倾。
  “不要!”喻泽心里一紧,眼睛愕然睁大,哐的一声扔下壶,瞬间爆发出最快的速度,扑到男人身后,及时抓住男人朝后摆的手臂。
  龙渊所有的思绪都被‘我要飞’的想法占据,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有人,手臂被人往后扯,身体登时失去重心,向后倒。
  喻泽见状,下意识想要躲开,然而男人后倒的速度太快,他脚还没动,男人就砸了下来。
  好在男人反应极为迅速,落下时脚斜踢了下窗台,身体往左翻转,摔地时没有压到喻泽。
  喻泽心脏砰砰砰直跳,站在原地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连忙蹲到面朝地摔着的男人身边。
  “你没事吧?”他扶着男人肩膀,紧张道,“我帮你叫医生。”
  虽然看不清楚模样,但这人身上穿着精致的西装礼服,身上带着酒香,很显然是凤家客人。
  “你敢!”男声暴怒又郁闷。
  男人挥手将喻泽推开,利落爬起来,面色不善地瞪了眼喻泽,然后四处看了看,看到墙角的监控,脸更黑了。
  他从来没有摔的这么狼狈过!
  喻泽被推得身体后仰,手掌撑地才及时稳住身形,仰头看着男人,微愣。
  男人,不,应该称为少年,虽然身材高大,但分明是一张年轻而张扬的脸,五官深刻,非常帅气。
  最惹眼的是少年的头发,黑发中还挑染了一簇青色,类似大海的颜色,很好看,竟一点也不让人觉得非主流。
  这个打扮……
  喻泽脑中的记忆快速闪过,这人存在原主的记忆里,只是不太熟,一时想不到。
  他顾不上仔细去想,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担心影响对方情绪,声音放得更轻:“你别激动,不叫医生了。”
  他移到窗口,把窗户关上,温声劝:“你这么年轻,不要想不开,生命只有一次,失去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哈?”龙渊挑了下剑眉,拔了下落在眼尾的黑发,盯着喻泽看了几秒,怒气消散许多,“你以为我想自杀?”
  喻泽看他的反应,怀疑自己误会了,可是……
  “如果我没拉你,你就跳下去了。”
  龙渊嗤了声:“谁自杀会选择三楼,又不会摔死。”
  喻泽皱了皱眉,不赞同少年这种随意的态度,一脸认真的吓他:“死不是最可怕的,没摔死却落得半身不遂更惨。”
  龙渊瞪他,不过眼里没什么怒意了,强调:“我没想自杀。”
  喻泽不相信,少年跳楼的动作,甚至一点迟疑都没有。
  龙渊有点恼怒,扒了扒头发,黑发被他弄得乱糟糟的,他盯着喻泽咬牙道:“刚刚的事不许说出去,我只是一时没有控制本能。”
  喻泽疑惑了一秒,脑中浮现有关觉醒者的资料。
  “你是飞行兽类的觉醒者?”他询问,眼里带着丝好奇。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