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暴君守则

作者:乌珑白桃 时间:2021-01-07 15:47 标签:穿越时空  西幻  异世大陆  
最初,秦放只是吃了基友的安利,去玩儿了一个游戏,名字叫《幻想降临》。
  却不料在建立完游戏角色的一瞬间,他穿越到了游戏主线开始的两百年前,成了一个领主的私生子。而他穿越的时代正是大陆魔法史上记载的的“黑暗时代”——非圣职人员不可修习魔法。接触黑暗魔法的人,没得商量,统统要被绑上火刑架。
  在选择职业时恰好选择了黑魔术士的秦放:“……”这怎么玩儿?
  更悲惨的是,他发现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消逝,要通过不断升级角色等级才能活下去。
  他只想苟在自己的城里,先捂好自己的马甲再说。
  然而有人不这么想。
  威严凛然的圣殿骑士千里奔赴来做他的仆从;恶名昭著的疯子公爵收起了狂诞的笑容,跪在他面前奉他为主;预言家称他为邪神的使者、注定以恐惧统治整个大陆的暴君,于血与火中崛起,眠于枯骨铺成的床塌,获取永生。
  秦放:“…………”
  你们说的那个人真的是我?
  食用须知:剧情流,慢热,CP亚特。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穿越时空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放 ┃ 配角:新文《你的小可爱地球已上线》求收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以团宠之光争霸天下。
  立意:
  作品简评:
  大学生秦放在建立完游戏角色的一瞬间,他穿越到了游戏主线开始的两百年前。而他穿越的时代正是大陆魔法史上记载的的“黑暗时代”——忙魔法被圣职者垄断,而黑魔法师的归宿,唯有被绑上火刑架。恰好穿越为黑魔法师的秦放:“……”他本想低调为人,却偏偏事与愿违。这是一本慢热的长篇升级流小说。与游戏系统一同穿越的设定给人以新鲜感。全文以主角的视角出发,描写了一个兼具历史感与幻想感的异世大陆。情节丰富,人物鲜明,值得一读!

第1章
  秦放从昏沉的梦境里挣扎着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额头放了一块浸过冷水的白巾。
  窗外雷雨交加,透明的雨水砸上玻璃窗,汇成模糊的溪流。
  这是一个近乎空荡的房间,一张破旧的桌子,一个烛台,两把瘸腿的椅子,还有一个黑色的壁炉,这就是房间里除了他睡着的这张床外所有的陈设。
  鬓发斑白、满脸皱纹的老妪跪在他的床前,穿着一件灰色的衬裙,披了黑色的斗篷,发丝上还沾着雨水。她颤抖着拨弄缠绕在掌心的念珠,口中不住祈祷着什么。
  寒冷的风沿着漏风的窗户一点一点渗透进来,爬满了全身。秦放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老妪瞬间像是被惊动了一般,急急忙忙站了起来,将他额头上的白巾拿走重新浸了水,然后擦拭着他的手臂和后背。
  “戈尔多……我勇敢的戈尔多少爷……求您再坚持一会儿,领主马上就能回家来了……”
  这话您已经说了整整三天了。
  秦放崩溃地想到。
  他原本只是吃了基友的安利,去玩了一个叫做《幻想降临》的全息游戏。结果刚建好游戏角色他就被强制弹出了游戏,然后眼前一黑,就穿越到了这个名叫“戈尔多”的十岁男童身上。
  这位老妪名叫阿利安娜,是戈尔多的奶嬷嬷,兼唯一的仆人。她曾经出过这个房间几趟寻求医生的求助,但每次都只带回了稀薄的土豆汤和黑面包。
  “夫人怎么能这么做,她怎么能阻止医师来看您……您也是领主的儿子啊!”
  忘了说,这具身体的主人“戈尔多”虽然被称一句“少爷”,但似乎并不是名分正当的婚生子,而是个私生子,或许还颇受父亲宠爱。于是领主夫人趁着领主出门打仗的机会使劲搓磨这个私生子,生了这么重的病还不许他的仆人去请医生,估计巴不得这个私生子早点病死。
  秦放正无可恋地望着灰暗的天花板,悄无声息地调出了自己的角色面板。说来巧合,他给自己取的名字正好叫“戈尔多”。
  “戈尔多”是个黑魔法术士,武器是魔杖和魔法书,等级是一级,背包里只有初始角色使用的最低等的武器,“粗制滥造的木头魔杖”。最折磨人的是,他的血条蓝条下还有三个Debuff,分别是“饥寒”、“发热”、以及“恐惧”,这些减益效果的持续时间居然还有两天——
  也就是说,他还要发两天的烧。
  可是他的血条只剩一小半了。
  两天后,他估计就只剩个血皮了,生死难料。
  再看看自己的技能栏,一级小号能使用的技能只有两个。一个是“烈焰”,一个是“冰封”——每一个都能瞬间抽完他剩余的蓝条,且对他的病情毫无帮助。
  ……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选个牧师不好吗!
  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喉咙肿增发痛,像是被一团棉花堵住似的。秦放挣扎了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于是只能像条咸鱼一样再次躺平,双目无神,眼神溃散——
  在阿利安娜眼里,这更是大限将至的标志。
  于是她加快了拨弄念珠的速度,提高了祈祷的语速和声音。但是渐渐的,秦放又迷糊地听见几声带着哽咽着的咒骂。
  忽然,紧闭着的大门被打开,几个人踏着沉稳而训练有素的脚步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个五官俊朗的黑发男人,瞳孔是一片耀目的冰蓝色。
  他穿着黑色的礼袍,身边拥簇着几个年轻而健壮有力的侍卫,一时间,空荡的房间都变得拥挤起来。
  老嬷嬷阿利安娜又惊又喜,含着眼泪向黑发男人行礼:“领主大人……”
  “事情我都听说了,阿利安娜。”黑发男人说,“我已经命人已经去找医师了。”
  说着,黑发男人大步走到秦放的床前,秦放感觉到一只温热的手掌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他明明已经在发烧了,这个男人的手却比他的额头还要烫。秦放有些不舒服地挣扎了一下,于是就听见了男人隐隐带了些怒气的声音。
  “医师呢?”男人说,“还有,通知夫人,让她去我的书房等着。”
  不久后,医师背着医箱匆匆赶到秦放的床前,扒开他的眼皮仔细地观察了一眼,然后取出一根缝衣针粗细的长针来,说:“少爷身体孱弱,才受到恶魔侵袭,现在病情已经非常危急。我建议还是先进行保守的放血治疗……”
  秦放:……妈的放血还算是保守治疗吗?
  好在领主看起来还是个智商在线的成年人,他低声呵斥道:“他只是个孩子!”
  医师:“……那我就先给少爷准备一贴药剂吧。但是最近持续暴雨,有好几种常用的草药都缺货了……”
  男人沉默着不说话。
  医师低伏着头颅,在领主的两次呼吸之后惶恐不安地跪了下来。
  男人:“算了,滚吧。”说着,他扭头向自己的随从道,“带上我的徽章,去请亚特里夏先生来。”
  ……不放血了?
  看来自己至少危在旦夕的血条是保住了。
  秦放心下一松,再也支撑不住。难言的困倦袭来,他再次闭眼沉入了黑暗之中。
  等到秦放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换了个房间躺着。
  温暖舒适的床榻,地上的每个角落都铺上了浅棕色的毛皮,正对着床的墙上挂着图案鲜艳的挂毯。
  他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全身的沉重一扫而空,脑袋也不痛了。打开角色面板一看,果然先前的debuff已经全都消失了,血条被一口气奶满——只是蓝条还是只剩二分之一。
  虽然蓝条没有全满,但是已经远远超出秦放的预期了。
  他抬头,却发现不远处的书桌后坐着一个人。
  是个优雅的金发青年。
  他纯金色的长发如同上好的金线,在阳光下隐隐闪烁着耀眼的莹光。翠绿色的双眸让人想起覆盖着霜雪的冷杉,鲜艳却冷漠。白色的斗篷在胸前用一枚暗金色的锁扣扣住,露出了优美的脖颈曲线。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暴君守则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