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互穿后我和帝国男神人设都崩了

作者:沈闲辞 时间:2018-06-12 20:27 标签:星际  娱乐圈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谢影帝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穿越了!面对完全陌生的环境,谢影帝发挥了自己百分之二百的演技,战战兢兢地扮演着另外一个人。
却没想到,地球上他的身体也被一个不速之客占据,而那个不速之客竟然把他好几个片约都给搅黄了!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谢影帝暗自咬牙,终于,再次被某个名流搭讪的时候,状似不经意的透露了点儿什么。
而后,容屿上将爱好奇特的传言迅速在上流阶层流传开来。谢影帝冷冷一笑,哼,既然容屿不仁,就别怪他谢征不义。

简单说,就是谢影帝和容上将互换身体之后,不断互坑的故事~你敢搅黄我的片约,我就坑掉你的名声!

【本文又名】
《不小心穿进了老攻的身体》(原名)
《将军夫人是影帝[穿越]》(又名)
《互穿后我和帝国男神人设都崩了》(再不会改的名字)
《换身男友是戏精》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娱乐圈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征,容屿 ┃ 配角:隋鸿卓,沈芝 ┃ 其它:互换身体,星际,未来,灵魂互换



第1章 穿越的将军
  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容屿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身体的感觉不对,视线也不对。
  容屿有些艰难地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感觉自己的意识和这个身体严重不配套,明明意识清醒,但是手脚的动作就是死活跟不上!
  都不用看镜子,容屿就知道这肯定不是自己的身体,毕竟他的视力可没有这么差!
  看着面前模糊的物品,容屿冷静地想着,路恩斯帝国的人眼睛近视了该怎么办,但是想来想去,也只是在脑海深处挖出来一个眼科的病例……在路恩斯帝国,发现了近视眼之后,及时去医院进行矫正,百分之百恢复最清晰的视力。
  所以,容屿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于眼镜这种东西,他完全一无所知,就更加不要说隐形眼镜这种神器了!
  坐在床上思考了一会儿,容屿决定先暂时忽略近视眼这个问题,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啧,好沉,这个人的身体可真够差劲的。
  一边在心里吐槽,容屿一边慢慢爬起来,慢慢适应自己现在的身体,顺便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周围没有什么人,这一点在容屿醒过来的那个瞬间就已经确定过了,所以刚才他才能那么淡定。而这个房间么……啧,还算整齐。
  容屿走到了门的旁边,这个门可真古老啊,居然还会有门缝这种东西存在。
  “开门。”容屿开口,不过,可能是因为刚睡醒的原因,嗓音中带了一些沙哑。
  等了一会儿,见门仍旧没开,容屿拧起了眉,难道这门不是声控的?
  眯着眼睛将那扇门观察了一遍,容屿不认为如此低级的会有瞳纹锁这种东西。
  盯了门把手一会儿,容屿试探性地将手指贴了上去,嗯?没反应?那换个地方试试。
  但是,容屿把自己的十个手指头挨个试了一遍,也把那个门把手所有能贴的地方都贴了一个遍,包括背面!但是!门,仍旧纹丝不动,丝毫没有要打开的迹象!
  那么,最后一种开门方式就只剩下了,通行卡!
  容屿转身,犀利地将整个房间扫视了一番,最后从床头柜的抽屉里翻出来了一张--公交卡,还不是平常那种卡片,而是小小的,带着生肖的卡片。
  容屿拿起那个公交卡,饶有兴致地翻看了一下,对上面的图纹很是感兴趣,这貌似是个动物?
  “还挺可爱的。”容屿嘴角一翘,这可比那些透明的通行卡好看多了!
  自信满满地拿着通(公)行(交)卡,容屿再次站到了门前,将通(公)行(交)卡插进门缝里,自信地一刷!
  门,没开!
  ……
  容屿拿着那张通(公)行(交)卡,翘起来的嘴角缓缓回归原处,是刚才刷卡的位置不对?
  容屿退后几步,抱拳看了看门缝,四面都有……难道,他得全都用通(公)行(交)卡扫一遍吗?
  工程量有些大,不过……容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个创意还是很不错的,等回去可以让沈芝找人研究一下,哦,对了,也可以在那透明的通行卡中嵌入点儿可爱的动物。
  而现在么,容屿将通(公)行(交)卡插进了门缝中,开始缓缓刷卡,等刷到门和地面上缝隙的时候……
  门把手往下一跳,门开了,与此同时,一双锃光瓦亮的皮鞋出现在了容屿的面前。
  容屿抬头,正对上一双写满了疑惑的桃花眼。
  “谢……征?”桃花眼低头,很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
  容屿“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脸色不愉,自从他成为帝国上将之后,很少有人敢这样居高临下地看他了!当然,皇帝陛下是除外的。
  然而,还没等他谴责面前的这个人,眼前就一阵阵地发黑,他伸出手,紧紧地抓住了门框,但还是差一点就扑倒那个桃花眼男人。
  这具身体有些低血糖,久蹲之后猛地站起来,眼前就是一阵阵地发黑。
  “先别乱动!是不是眼前又发黑了?”桃花眼赶紧扶住了差点儿站不住的容屿,“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有些低血糖,久蹲之后别立刻站起来,得慢慢来!”
  等容屿缓过来之后,就想把那人的手给甩开,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却愣是没能甩成,仿佛是这具身体的记忆。
  桃花眼将人扶进了卧室,按在了椅子上。
  而容屿呢?察觉到了这具身体的自然反应之后,也没强行反抗,反而是分析起了现在的情况。
  首先,他一开始的时候已经确认过了,周围没人,那么这个看起来就很不安分的男人是怎么出现的?
  其次,这个身体太差了!只是蹲下站起这么简单的动作,居然都能引起眼前发黑!
  最后,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还有刚才那个人说的都是什么鸟语!而更加关键的是,为什么都他听懂了?
  所以,他的这具身体的名字叫做,谢征?嗯?脑海中浮现出来的那个符号就是这里的文字吗?还挺好看的。
  而容屿思考的时候,大概是灵魂和这个身体还不怎么配套的原因,看上去双眼发直,就跟傻了似的。
  桃花眼有些惴惴,伸手在他的眼前挥了挥,“哎,该不会真的瞎了吧?”
  “你才瞎了呢!”容屿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见容屿黑亮的眼睛看向自己,再没有刚才的傻气,桃花眼这才松了一口气,给他倒了一杯水,“先喝点儿水,现在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温热的水下肚,容屿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受了许多,但是对这个身体仍旧不是很适应。
  “是哪里不舒服吗?”桃花眼皱眉,伸出手准备贴上容屿的额头,想要试试温度,看他是不是感冒了,最近气温降得有些厉害,稍不注意就有可能感冒。
  结果那只手掌还没有碰到人呢,就被“啪”地一声打掉了,“别乱碰!”
  看着自己被打掉的手掌,桃花眼愣住了,像是这才发现眼前人的异样似的,将容屿从头到脚给仔细观察了一遍,问,“你现在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注:
1、路恩斯帝国的门是自动的,而门锁的形式则是指纹、瞳孔、通行卡、声控。
2、路恩斯帝国的人视力都特别好!所以地球上的最高视力=路恩斯帝国的最低视力。(这是一个来自近视眼的梦想!)


第2章 你到底是谁
  容屿心中警铃大作,难道自己这就被认出来不是本人了?
  “你猜我是谁?”容屿急中生智,憋出了这一句。
  “阿谢?”桃花眼试探性地问。
  阿谢?刚才叫的是谢征?那阿谢,就算是昵称了吧?这样想着,容屿点点头。
  哪知道下一个瞬间,桃花眼立刻退后几步,神色严肃:“你到底是谁?”
  一般而言桃花眼都是喊阿征的,或者直呼其名谢征,是绝对不会喊阿谢的,谁会拿着姓氏当昵称?
  “……”这么快就被发现不是本人,容屿一时间有些僵硬,还有一些沮丧。
  不过他也没有沮丧多久,毕竟不是本人,对这里又完全不熟悉,会露出马脚是肯定的,便破罐子破摔道:“我是容屿。”
  “容屿?”桃花眼眯起眼睛,喃喃,“没记得哪个剧本的角色叫容屿的啊……”
  “????”在说啥,容屿没听懂,剧本是什么?角色又是什么?
  大概是容屿眼中的疑惑实在是太过明显,桃花眼叹了口气,“还记得我是谁吗?”
  容屿摇头。
  “我叫隋鸿卓,你可以叫我阿卓,你来自哪里,能跟我说说吗?”确认了面前的谢征是又入戏了之后,隋鸿卓放下心来,但是一想到他没有见过的这个角色,放下去的心又提起来了七分。
  说起来,谢征谢大影帝入戏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但是之前隋鸿卓都能参考他的行为判断一下是哪个剧本中的哪个人,也能适时调整对待谢征的态度。但是现在,隋鸿卓对这个叫做容屿的角色一无所知……
  难道,是谢大影帝看喜欢的小说又把自己给看入戏了?
  想到谢大影帝之前的间歇性发疯,隋鸿卓觉得这种可能还是存在的,看来待会儿得看一下谢影帝的书架,看看哪本小说的主角叫容屿了。
  而就在隋鸿卓思考的时候,容屿也开口了,不过他并没有回答隋鸿卓的问题,而是开口问道:“这是在哪里?”
  隋鸿卓道:“这里是XXXX小区,你的住处。”
  “????”小区是什么?不懂,那个水什么的又是什么鬼?也不懂。
  不过这并不妨碍容屿套话:“这里既然是我家,为什么你会来这里?还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进来了?”
  隋鸿卓顿住了,他作为谢征的经纪人,当然是有他住处钥匙的好吗?谢征是连这个都忘记了?
  “说话。”见隋鸿卓面色奇怪地看着自己,容屿催促。
  “……”隋鸿卓没遇到这种情况,之前的时候,谢征一入戏,他基本上都能瞬间反应过来是谁,然后就能根据各自的特点进行交流,但是这个叫做容屿的,完全不在他的剧本范围之内啊!而且丫丫的,一直被他盯着,他压根也没法去拿谢征的手机搜索啊!
  看着那人因为得不到答案而微微眯起来的眼眸,隋鸿卓的心里一瞬间有些发毛,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声音就已经从自己的嘴里出来了,“那好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隋鸿卓,是影帝谢征的经纪人。这次来是为了找阿征的。”
  容屿竖起了耳朵,影帝是什么?经纪人又是什么?听不懂没关系,可以接着套话啊!“哦,阿征啊,就是你开门时候说的那个谢征吗?”
  隋鸿卓还在思考着容屿刚才那个微微眯眼的神色,一被容屿打断也瞬间想起了刚才那事儿,刚开始他也奇怪着呢,谢征蹲在那里干什么?如果不是谢征眼前发黑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当时他就开口问了,“对啊,我还没问你呢,你拿着张公交卡在门缝中干什么呢?”
  我在琢磨开门的方法啊!容屿很想这样回答,但是直觉告诉容屿,最好不要说出自己本来的想法,说出来会被嘲笑的!
  看着眼前那个人略微模糊的脸,容屿灵机一动!
  “我不小心把通行……公交卡甩到门边了,我又近视,所以在地上摸呢!”因为近视么,所以看不清楚,而通(公)行(交)卡可不就是得在地上摸了吗?容屿觉得自己简直是太机智了!


上一篇:江笠(重生)

下一篇:有药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