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冲啊,太子殿下 上

作者:遥的海王琴 时间:2020-04-12 11:26 标签: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朝堂之上  
中贺惜朝刚成为废太子伴读的时候,人人都幸灾乐祸,明里暗地嘲笑他上了条漏底的船。
  果然,废太子不出所料一蹶不振,不学无术惹得众人摇头叹息。
  其他各宫伴读都等着看贺惜朝笑话,可没想到废太子虽做尽荒唐事,却将他的小伴读护地极牢。
  扬言:“动我可以,动我家小惜朝试试
  为此他揍翻了各宫皇子,赶跑上书房师傅,顶撞了皇上无数次,将胆大包天的事情做了个遍
  之后……
  废太子依旧带着自家软糯小伴读叱咤皇宫,而代各自皇子受过的伴读们,则忍着痛瞧了一眼屁都不敢放的自家主子,深深叹了一口气。
  然而谁又能知道上课睡觉不读书,放课如同脱缰马的废太子,晚上却点着蜡烛埋头上补习,内容涵盖数理化、经史地、农商税、刑律法……
  补习老师么……正是那丢了乖巧软萌兔子皮,露出奸猾狡诈狐狸尾的小伴读是也。
  ****排个雷:
  男主亲妈妥妥白莲花,有野心没能力,我弱我有理技能点满,丈夫死前靠丈夫,死后靠男主,菟丝子立不起来……
  本文攻乃太子,预计会有个太子妃(合作关系,各自有心上人,没感情纠葛没身体接触,自然更没有孩子,而且很快会宣布天下和离各自追求)
  不接受的可以点×了,你好我好大家好,谢谢!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惜朝 ┃ 配角:萧弘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们的目标是:皇位!
  作品简评:
  当萧弘被废了太子位体会人走茶凉的时候,年幼的贺惜朝成为了他的伴读。殊不知贺惜朝软糯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狐狸般狡猾的心。他满腹心计,步步为营,将萧弘重新打造成一个合格的储君。本文剧情起伏,节奏紧凑,主角两小无猜,彼此相依,在宫内外的尔虞我诈之中建立起旁人无可插足的信任和默契,水到渠成地从亲情、友情逐渐转变为爱情。这个过程让人心疼,也让人羡慕,忍不住一起期待接下来的故事延续……

第1章 府门长跪
  巍然的朱红色大门,魏国公府的牌匾赫然挂在高处,苍劲古淳的大字,彰显凌厉在上气势,令常人望而却步。
  可此刻,大门两旁的石狮正冷冷地注视着跪在台阶之下的一对母子,似在恼怒对方的冒犯。
  贺惜朝抿着唇望着面前大门上静止不动的兽环,忍不住挪了挪膝盖,想要缓解那股刺疼感。可一旦停止挪动,更加让人难以忍受的麻疼顺着膝盖骨往上爬。
  他龇了龇牙,终于抑制不住发出了声音。
  “惜朝,是不是疼得厉害?”身旁的妇人眼里露出浓浓的心疼来,挪着膝盖贴近他,伸手小心地扶住儿子的身体。
  贺惜朝的身体在颤,哪怕他有着成年人的心智,可如今他不过六岁的年纪,今日一早跪到现在,这么长时间,米水未进,身体已经到极限了。
  他其实真想放弃,很想喊疼,可是当看到最娇弱的母亲眼中那份坚持时,他最终还是闭上了嘴,轻轻地摇了摇头,后来又艰难地挤出两个字,想要母亲宽心,“还好”。
  然而就这两个字让李月婵瞬间泪如雨下,她一把抱住儿子,哽咽低喃着:“惜朝,是娘没用,娘没办法,娘对不住你……可再忍忍可好?你爹走了,我们没退路了,实在没退路了……”
  贺惜朝听着李月婵凄然无助的哭泣声,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伸手回抱着母亲,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没关系,娘,您已经尽力了,我不疼,就是麻了些,还能再坚持一会儿。您别哭,再哭,爹爹在天有灵也得跟着伤心,怪儿子没照顾好您。”
  儿子过分贴心的话语,让李月婵心中酸楚,提起亡夫,更加伤心难过。若是平时,她定要哭上一个时辰,然而看着眉宇间隐忍疼痛的儿子,终于收了眼泪。
  “快了,门应该快开了。”李月婵放开儿子,看着面前冰冷冷的魏国公府大门,她自言自语道,“我不信贺家会这么狠心,就算不认我,也不能不认贺家的子嗣呀!”
  对,魏国公姓贺,乃是贺惜朝的祖父。
  然而为何好端端地闹这一出,贺惜朝表示也很无奈。
  上辈子的贺惜朝是个孤儿,从小到大,哪怕他最后靠着自己的本事在大城市中立足,有了一份常人不及的体面,也是孤独一个。他内心深处最羡慕的还是那些受着父母疼爱,在美满家庭中幸福成长的普通人。
  不知道是不是这份执念感动了上天,当他出了意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被一个喜极而泣,状若疯癫的古装男子抱在怀里,对着床上虚弱困倦的女子不住感谢,当爹了。
  此情此景,贺惜朝除了蹬脚划手,还能吐个高兴的泡泡。
  这辈子有爹有娘,爹娘又恩爱非常,哪怕在古代,他也觉得浸泡在幸福海洋里。
  感谢老天爷!给您磕三个响头。
  可这个高兴劲一直持续到六岁,就在半年前,勤劳善良的爹突发急症,撇下他们孤儿寡母撒手人寰。
  贺家并非富裕之家,他爹有些学问,在一家书院里教书,收入进项在当里百姓之中还算不错,可架不住他娘十指不沾阳春水,小姐出身。
  贺惜朝没出生前,李月婵平日里在家就是书画写字、弹琴弄诗打发时间,为此买了一个丫鬟负责日常扫洒,雇了一个烧饭婆子一日三餐,贺惜朝出生后,就他这么好带的娃还请了个乳娘。
  衣食住行加上雇银花销,根本攒不下什么钱。
  可就是这样,他爹还觉得对不起他娘,有时候偷偷对着故作天真的幼子感慨自己没本事,让他娘一个从小被服侍长大的小姐跟着他吃苦受累。
  到这里,贺惜朝以为他爹跟他娘是一出穷书生引诱大家闺秀私奔的故事。
  只是好在,穷书生没有将小姐骗到手后变脸,依旧竭尽全力让她不受生活困苦,而小姐也并不后悔,每日无忧无虑,脸上带笑,瞧着丈夫的神情满满的甜蜜孺慕。
  有他爹在的时候,他娘从来没为生计操心过,所以在贺爹乍然离世之后,他娘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整日浑浑噩噩,哭哭啼啼,没说一句话就以泪洗面,贺惜朝怎么劝都劝不好。
  六岁的孩子于是只能担起重任来,辞了烧饭婆子,省下一笔雇银,乳母幸好在他能说话的时候就退了,还有一个丫鬟春香,跪在地上死活不肯离去。
  贺惜朝想想李月婵也不是个能做家务跑腿的,春香还算机灵,也花销不了多少,便留下了。
  然而就算节省开支,本就没什么积蓄的家里依旧艰难起来,李月婵无法指望,而贺惜朝就算有再多的发家致富的点子,在六岁的身体里也施展不开,唯有春香……可也赚不上银子。
  两个月之后,家中揭不开锅了。
  这个时候,李月婵才恍然惊觉,可不事生产的她除了愁眉不展,哀叹之外,也帮不上什么忙。
  正在贺惜朝准备卖家当时,突然李月婵下定决心要带他上京寻亲!
  寻亲,哪儿来的亲?
  直到这个时候,贺惜朝才知道他娘的确是个小姐,可却是四品侍郎家中庶女,而他爹才真的背景雄厚,乃是当今国丈魏国公的第三子,真正的豪门少爷!
  贺惜朝乍然听闻这个消息,简直是懵了。
  有着这样牛逼的背景,为何他爹会混的这么惨,而且私奔做什么?
  卖了房子和家什,三人凑齐了上京的车马费,一路颠簸辗转了三个月,才终于进了京。
  李月婵是李侍郎家中庶女,当初那样不体面地私奔,李家厌恶她丢人现眼实属正常,她有自知之明,也没打算向娘家求助,直接给魏国公府送了消息。
  本以为不看僧面看佛面,魏国公府不认她这个私相奔走的儿媳,也该认贺钰的血脉。
  可没想到在客栈里等了五日,依旧无人来理会她。
  李月婵带着贺惜朝求见了几次,却都被门房挡了回去。
  次数多了,他们才意识到魏国公府压根也不想认回这个子嗣。
  李月婵羞愤难耐,若不是还有个儿子,早就随丈夫走了。
  最终在盘缠即将用尽的时,她狠下心,才有了今日带着贺惜朝一早跪在了国公府门口的场景。
  贺惜朝是真的受不了了,膝盖从麻疼变成了钻心疼,针扎一样,感觉再这样下去他就得就地成佛。
  “惜朝,若是受不住,便靠在娘身上吧。”
  李月婵的手揽过贺惜朝晃悠的小小身体,往她自己身上带一带,靠着那软香,贺惜朝感到了李月婵在微微地颤动。
  他知道从没吃过苦的李月婵也在忍耐着,他心下酸疼,还是咬牙直起了身体。
  这一瞬间,仿佛从膝盖开始,全身都在喧嚣着罢工,眼前的景物都模糊了。
  忽然,丫鬟春香匆匆跑来,对着李月婵一边喘气一边低声说道:“奶奶,少爷,国公爷的马车来了。”
  贺惜朝魂魄归位,精神一振,咬着牙将脊背挺直了。
  不一会儿,哒哒的马蹄及车轮滚动声由远及近,在大门前停了下来。
  车夫放下脚凳,拉开车帘,魏国公在小厮的搀扶下走下了马车,一转身看到了身后跪着的三人,不禁皱了眉头。
  随侍的仆人轻声道:“从您上朝到现在,一直未动过。”
  那得三个时辰了。魏国公的目光撇过李月婵,落到了那努力挺直脊背一动不动的幼童身上,这么长时间跪下来,即使再怎么坚持,细看人已经开始抖动,可孩子的神情依旧倔强,不发一丝声音。
  他眯起眼睛,神色顿时隐晦不明。
  贺惜朝没有听到脚步离去的声音,余光瞥见一个穿着蟒袍的老者就站在他的前面,似在打量他,这人应该就是他的祖父。
  他们母子跪了这么长时间,他不相信魏国公不知道,却还任由妇孺继续跪着,不禁他在心里暗骂,这老头实在没有人性。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