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君臣之礼

作者:膘行天下 时间:2020-08-23 08:14 标签:年下  宫廷  
“劝谏皇上广纳后宫一事,谁去啊?”
  众人答:“顾将军!”
  “弹劾宋国公一事,谁去啊?”
  众人答:“顾将军!”
  “上奏减免赋税一事,谁去啊?”
  众人答:“当然还是顾将军!”
  顾将军:“……”
  顾放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他是立志要成为樾国肱骨之臣的人,然而阻碍他名垂青史的不仅有豺狼虎豹,还有那个高高在上的天子师弟。
  顾将军感叹,人生竟然如此艰难……
  腹黑帝王攻x二缺臣子受(年下)

第1章 劝谏
  初冬的天气对于西北的凤鸣关来说已经是寒气入骨,驻防营内万籁俱寂,唯独卧房中还闪着昏黄的烛光。
  顾放是当今天子亲封的镇远大将军,名号听起来甚是威风堂堂,然而与之背道而驰的却是顾将军的长相。
  没有一个威风堂堂的身材倒也罢,似乎为了跟身材一致,上天还专门赐了他一幅小白脸儿的样貌。不做表情还好,生气的时候抿个嘴也能抿出俩酒窝来,这也一度让他在挣功名的时候受到不少轻视。
  然而今年已经二十有六的顾放,看起来却还像个刚及弱冠的小青年。
  一目十行将好友的信件看完,顾将军发出了一声颓废的叹息。
  顾放的好友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天子面前的红人,苏彦青苏丞相。
  君若寒十八岁登基为帝,如今已经五载,然而他那庞大的后宫至今还是空落落的。苏彦青来信让他上谏规劝。
  想到这劝谏之事,顾放便头皮发麻。
  顾放、苏彦青以及当今圣上乃师出同门,苏彦青会有此一举倒也能理解。别人谏言这天子可以视若无睹,他们俩也好歹算是这小皇帝的师兄了,即便不理至少不会怪罪。
  只是连他苏大丞相都搞不定的事,他一个被发配到大西北的武将能有什么办法?
  顾放一个战功赫赫的大将军会来守这鸟不拉屎的三分地还要从五年前说起。
  那时新帝继位,百废待兴,众朝臣都盼着新帝广纳后宫为皇室开枝散叶,他和苏彦青亦是如此,于是二人便学着老学究们洋洋洒洒上奏了大篇谏言。
  没想到第二天顾放便“好运”地被招到御书房,被他那天子‘师弟’怼了个哑口无言。
  “朕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朕没记错的话,顾将军比朕还年长三岁,与其操心朕还不如多想想你自己。朕不孝?即便是朕将来没有子嗣,那端王还是朕的同胞弟弟,他的子嗣也是我皇室血脉。倒是将军你可是顾家的一根独苗,不如就去凤鸣关好好反省反省该如何面对沈家的列祖列宗吧!”
  新帝大手一挥,可怜的顾将军只能默默带着三万老弱病残晃荡到了这人烟稀少的凤鸣关,一守便是五年。
  顾放心中是不服气的,虽然他知道这小皇帝从小就看不惯他,唯独粘苏彦青粘得紧,可这上奏一事是他们二人一起干的,凭什么就单单罚了他一人。
  事后他还写信问过苏彦青有没有被怼,苏彦青那小子却回信道:“不是谁都有你那样的体质。”
  简直是气煞人也。
  如今苏彦青再度让他谏言,他却是连提笔的勇气都没有了,总觉得这人是在故意整他。
  不过转头一想,凤鸣关已是边陲之地,圣上再是怒火难平又能把他扔到哪儿去呢?
  天高皇帝远,他这一城的土霸王倒也不觉得怂了。招来红袖研磨,便是一气呵成大篇谏言,字字椎心泣血、情真意切,差点儿没把自己感动哭了。
  抹抹眼角,最后又写了一封家常信捎给苏彦青,这才安安心心地上了床。
  此事一过,顾放便也没将其放在心上,仍旧日日操练着一堆士兵,没事儿上城墙巡逻巡逻,倒也乐得清闲自在。
  谁知一个月后初雪夜,凤鸣关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顾放见那人拿下斗篷露出一张熟悉的脸,只觉得要晕过去:“我的喜公公,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言下之意,你不在陛下身边呆着,浪这儿来干嘛了?
  这喜公公不是别人,正是伺候当今圣上的大总管,从小跟在君若寒身边寸步不离,如今却只身一人来到他这里,也是让人够难以理解的。
  “奴才来给将军传个口谕。”喜公公从不恃宠而骄,该有的礼数一样不少,即便是皇帝身边的红人,面对这么个落魄将军却依然是躬身行大礼。
  顾放忙将喜公公身上落了雪的斗篷挂到一旁,递给他一件自己的外衣。
  喜公公伸手推拒:“将军不可,奴才传完话便要走了。”
  顾放也不坚持,知道他的秉性:“公公请讲。”
  “皇上口谕,请将军速归。”喜公公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枚龙纹血玉交到他手中。
  捧着玉的手抖了一抖,这玉他自是识得。
  “这,圣上可有什么指示?”顾放有些摸不着头脑。


第2章 一颗忠君护主之心
  像他这种官职每年除了回京述职便是不能擅自离开的,更何况这五年每逢到了述职前他总会接到京里来的圣旨,让他好好守城,没事儿就不用回京瞎凑热闹了。
  如今这皇上让他速归,既不言明缘由也不降道圣旨,若是被人抓住小辫子,这锅到底谁背?
  喜公公摇头:“陛下只此一句,至于怎么理解还看将军自己!”
  “可是陛下出了什么事?”顾放表情凝重,君若寒这个少年天子,当初没少惹人非议,若是有人在背后搞事情那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若是有什么苗头,苏彦青该是一早就来信了,何至于还会等到现在。
  “这奴才就不知道了,时辰不早,奴才该回了!”喜公公躬身退了三步方转身离去。
  送喜公公离开之后,顾放便摊在了榻上,手中握着那枚血玉暗自惆怅。
  这枚血玉是他当年无意间得到的,玉中暗藏的血色龙纹未经雕琢,天然而成,恰逢赶上君若寒十六岁生辰,他便将其当贺礼送上了,不过送上之后也不见他佩戴过,却没想到还留存至今。
  几年不见,这小子的心思倒是愈发难以琢磨了!
  “他是这样说的?”一道低沉的声音从琉璃垂帘后传出。
  侍立在外的喜公公微微躬身:“是,顾将军以为陛下出了什么事,当即表情就变了。”
  “难得他还有一颗忠君护主之心!”男人似笑非笑道。
  若不是他那一篇椎心泣血、言辞恳切的谏言,他真是差点儿就要把这人给忘了,既然自己要来招惹他,就别怪他不客气。
  数九寒天已至,商都也陷在银装素裹之中,顾放带着自己的的贴身小侍顾九快马加鞭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从凤鸣关赶至都城。
  仰头看着那被风雪覆盖住的苍劲古朴的两个石雕大字,顾放只觉得恍若隔世。
  “主子,直接进宫吗?”顾九问。
  “先去丞相府吧!”顾放道。
  顾放万万没想到在被人家门口的雪快累出一尺厚的时候,相府却是打扫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而且那高悬的门匾上还挂着红绸。
  怎的劝圣上广纳后宫不成,这苏彦青还要先做个表率?
  苏彦青见到顾放的时候足足愣了快一刻钟,直到顾将军受不住外头的严寒方打破沉默:“我说,就不请我进去坐坐?”
  将其带到暖阁,苏彦青拉着他激动地只差要哭上一宿:“你你你,你怎么回来了?”
  “知道你要成亲了,这不就赶来了么?”顾放塞了一个蜜桔入口,汁香满溢。
  “滚,说正经的。”苏彦青踢了他一脚道。
  “喜公公亲自去传的口谕,圣上招我入宫。”说着便倾了倾身,小声道,“你可知是因为什么事?”
  苏彦青瞪大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我连圣上招你回宫的事都不知道,上哪儿知道为什么啊?”
  既是如此,也只能他入宫一趟才能搞个明白了。
  两人从天南扯到地北,从凤鸣关境外的火辣姑娘聊到苏彦青即将过门的妻子,转眼便到了晚上。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君臣之礼

上一篇:江山多败絮

下一篇:我见陛下多妩媚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