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暴戾世子的代嫁男妃

作者:桑奈 时间:2020-09-19 07:28 标签:甜文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冉清谷的表妹抗旨逃婚,他被逼无奈男扮女装,代替逃婚的表妹出嫁。
  嫁给全京都最暴戾的王世子。
  传言,世子是京都的头号混世魔王,纨绔子之首。
  喜怒无常,暴戾成性,恶名远播,令人闻风丧胆……
  新婚之夜,世子连盖头都没掀,“别拿赐婚当把柄,除了我的娇娇,我不会碰任何人,世子妃,你最好安分点。”
  冉清谷:“多谢。”
  世子摔门而去,夜宿妓院,独留冉清谷独守空房。
  一夜之间,冉清谷成了全京都的笑柄。
  “堂堂千金小姐,还比不上一个娼|妓!”
  “我听说啊,那世子妃丑的人神共愤,所以世子才不愿意……”
  “来下注,世子妃婚后第几日被世子赶出王府……”
  后来,全京都疯了,世子妃不仅不丑,还美若天仙,世子每天在她(他)房里不想上早朝,连脾气都变好了!
  再后来,全京都更疯了,世子妃他妈的是个男的!
  黑莲花毒蛇心肠女装大佬受vs暴戾腹黑混世魔王世子攻
  1v1,双处,he,非生子文
  Ps:世子没有白月光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冉清谷,商容与┃配角:下一本《对家磕同人后爱上了我》┃其它:
  一句话简介:世子妃竟然是男的
  立意:代嫁寻真爱,为生存谋出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不放弃,坚持就是胜利

第1章 代嫁
  “夫人,小姐、小姐……她逃婚了……”
  一个老妇人慌慌张张连滚带爬滚进美艳妇人的卧房里。
  美艳妇人正在梳妆,对着铜镜簪花,浓妆艳抹,环佩叮当,连她二十几年舍不得用的嫁妆都拿了出来,穿戴在身。
  闻言,她手里的簪花钗掉在了地上,满脸惊愕,慌忙站起急吼:“还不快差人去找,这是皇上赐婚,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姨母是想让全天下人都知道白家抗旨,欺君罔上吗?”一个极其冷清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那声音很独特,清清淡淡的,因气力不足,尾声又显得几分媚懒。
  那人站在门口,逆着光,穿着一身素白,墨黑色头发被一跟发带随意绑在脑后。
  他全身上下明明只有黑白两色,却瑰丽的让人移不开眼。
  美艳妇人看到他,连忙迎上来,六神无主道:“清谷,那怎么办?迎亲队伍还在门外等着,我知道毓儿不愿嫁,但这次是圣上赐婚……”
  冉清谷温和看了她一眼,目光略过她,落在那老妇人身上:“嫁衣何在?”
  ==
  迎亲队伍入京都的那天,下起了小雪,天寒地冻的。
  饶是如此,街道两旁观礼的人只多不少,熙熙攘攘的站满了人,有艳羡的,更多是看戏的。
  不光百姓在看戏,就连王公贵族也在看戏。
  原因无他,只因这桩婚事男方是京都的头号混世魔王,权倾朝野成王的世子。
  这位王世子极其暴戾,曾随其父成王出征,违抗军令,坑杀了三万北夷降兵,因一句劝谏不当,抗旨不尊,绞杀数十名边关大吏,平日没事,带着一群狐朋狗友上青楼,再不然就招蜂引蝶逛市集,但凡谁要是惹了他,胳膊腿儿至少要少一样,这混子敢御前纵马,敢太极殿里犯浑……胡作非为连圣上都头疼!
  偏偏成王是个嫡子控,饶是这王世子胡作非为成这样,成王却将他视为掌上明珠,舍不得打骂,连圣上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总之一句话,招惹他,就别想活了。
  就这么一个混不吝,靠着一张风华绝艳的脸惹得京都的小姐们个个思之若狂。
  可惜这混世魔王不爱贵女爱妓|女,一个月前,扬言自己钟意京都第一名妓藏娇娇。这才惹得圣上怒火,一怒之下给他赐了婚。
  成王世子非常抗拒这桩婚事,十数次跪在承德殿外请求皇上收回旨意,但皇上就是铁了心给他找世子妃。
  全京都的人还是头一遭看这混世魔王吃瘪,只是可怜那白国公嫡女,从北城远嫁到京都,不知经得起这暴戾世子几次蹂|躏?
  市井赌坊还为此开了赌盘,都在赌这世子妃婚后第几日被赶出王府,亦或许第几日被世子给弄死。
  注越压越大,据说从王侯公卿到市井平民皆有参与,可谓是大溯王朝开国以来的第一场豪赌。
  皇帝也算是给足了成王面子,为了成王世子这么一桩婚事,竟然下令罢朝罢市罢农三日,整个京都都披上了红妆,比太子娶太子妃还隆重。
  “落轿!”媒婆一声非常喜庆的声音,轿子停留在成王府门前。
  接着,骄子门帘被掀开,一条红色的丝绸递了过来。
  冉清谷接过那红绸牵着,他蒙着盖头,只能从盖头底下看到几寸路,有个丫鬟搀着他,生怕他摔倒了。
  耳边是喧闹的祝贺声,吹吹打打的礼乐声。
  成王手握百万雄兵,是皇上最疼爱的弟弟,此番来祝贺的不在少数,整个大溯王朝的权贵几乎全在这儿了。
  牵红另一端的人走得极快,扯得冉清谷都快跟不上了。
  那牵红丝绸崩的很紧,那人看他跟不上,就停下来,见他跟上来,就大步迈向前方,从那步伐之中可见不情不愿,烦躁不已。
  冉清谷要的就是这不情不愿。
  只要这王世子厌烦这桩婚事,厌弃他,那么他就不用跟他圆房,他也就能多苟活几日。
  其实这桩婚事就是一场乌龙。
  白国公宠妾灭妻,将发妻冉清谷的姨母冉裳赶到老宅子里,一住就是六七年。
  而那位宠妾非常会抓男人的心,她觉得白国公空有爵位无实权,在北城,连个知府小妾都能给她脸色。
  于是她就想把女儿嫁到京都来,京都多权贵,只要女儿得了势,她就能被抬成平妻,白国公府也因此鸡犬升天,在北城,谁还敢给她脸色?
  因此,她怂恿白国公给圣上写了一道折子,想为她的女儿在京都觅得一佳婿。
  折子到的那几日,恰逢成王世子因钟意娼|妓藏娇娇而闹得满城风雨。
  圣上一气之下,直接让这位王世子娶了白国公的女儿。
  北城地处偏远苦寒之地,圣上也不知道这位毫无存在感的国公府是个什么情况,也分不清白国公有几个女儿,于是就下旨了。
  圣旨上写的是嫡女指婚给王世子,其实指婚嫡女,也十分委屈了成王世子……
  而嫡女,正是冉清谷姨母白国公夫人唯一的女儿白毓。
  白国公胆小如鼠,万不敢抗旨,只得让随着母亲、被赶往老宅六年的嫡女白毓出嫁。
  一场自当今皇上继位以来最隆重的皇家婚礼,除了新娘新郎不愿意,满座皆开怀。
  婚礼很繁杂,拜拜叩叩一个多时辰过去了,随着一声“礼成”,冉清谷顶着贵重纯金宝石打造的凤冠,被喜婆与丫鬟搀到婚房。
  婚房里燃着上等的龙涎香,光他从盖头底下瞥见的几处桌椅花瓶装饰都不是凡品。
  每一样都雅致精贵,随便拿出一样就是白国公府一个季的收入。
  果然是皇族贵门。
  婚房的软床上铺满了枣子与花生,意味早生贵子。
  那喜婆见撒得还不够多,又从束着红绸缎的篮子里抓了几把,撒在大红绸缎衾被上,连冉清谷膝盖上都撒了许多。
  她边撒边念叨:“和和美美,早生贵子,子孙满堂……”
  冉清谷正要把膝盖上那花生枣子弄下去,一位老嬷嬷立即出声制止:“世子妃别动,这都是王妃拿到观音庙开了光的,多子多福。”
  冉清谷只得将那枣子花生放在膝盖上。
  那老嬷嬷又端来一碗闻着十分涩苦的药,放到冉清谷手上:“世子妃,喝完它。”
  冉清谷不解,只得提着嗓子柔声问:“这是什么?”
  老嬷嬷笑了笑:“民间的秘方,能提高怀上子嗣的机率。药材珍贵,药效灵验。”
  冉清谷抿唇笑。
  这药怕是要失效。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