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写皇帝的同人被发现后

作者:岩城太瘦生 时间:2020-09-24 09:21 标签: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宫廷侯爵  朝堂之上  
韩悯身兼两职。
  白天是起居郎,跟在皇帝傅询身后,记录他的日常起居。
  晚上是白石书局松烟墨客,著有《皇帝与朝堂某二三事》全十册。
  某天当值,傅询倚在榻上看书,韩悯轻手轻脚地靠近:“陛下,你在看什么?能不能让臣记一下?”
  傅询悠悠举起《圣上与丞相的二三事》:“文风浮夸,不像你的手笔。”
  韩悯才要跪下请罪,傅询抛开书卷,扶住他,用拇指摩挲他的脸颊:“朕同御史不是青梅竹马,与丞相也不是年少至交,同探花更没有起居同行。”
  傅询用拇指拨了拨他的唇珠:“反倒是你与我青梅竹马、年少相交,此时起居同行。怎么还写了别人?”
  韩悯怕极了,想要求饶,却一口咬住他的手指。
  韩悯:“呸。”
  傅询:???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悯,傅询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今天更文了吗?
  立意:以文字构筑美好的文学世界,从文字中汲取战胜困难的力量
  作品简评:
  穿越而来的非正统文人韩悯,一边在朝中担任起居郎一职,伴随圣驾,记录皇帝的日常起居,一边暗中创作皇帝与朝中大臣的同人话本贴补家用。不料有一天,一整套话本珍藏版被送到了皇帝的案头,皇帝看后,很不满意,勒令他重写一套《圣上与起居郎二三事》!
  本文风格轻松活泼,人物形象鲜明,行文流畅,值得一读。韩悯兼有古代文人的峻峭风骨与现代读书人的烂漫文心,在古代世界用一支墨笔,不仅为被陷害的家族求得一线生机,而且与皇帝一同描绘出一个清平盛世的前夜,为一个盛大王朝伏下千年绵延的文脉。

第1章 咕噜咕噜
  大齐永定三年,柳州地动。
  时值隆冬,天降大雪。
  冬月二十七,城中断粮断药已逾九日,柳州百姓相扶而出,集聚于城门干道。
  柳州当地官员,陪同朝中赈灾大臣,在城楼上等候运送粮食与药材的车马。
  柳州知州正巧姓柳,年近半百,干瘦矮小。
  积雪没过脚踝,在冰天雪地里站了这许久,藏在袖中的手炉早也冷了。
  他暗中跺了跺冻僵的双脚,悄悄觑了一眼站在正中的男人。
  男人身形高大,站姿挺拔,立在城楼之上,大氅上落着碎雪,如松如竹。
  他束着高冠,一丝不苟。
  剑眉斜飞入鬓,眼眸漆黑如墨,薄唇微抿,面色肃穆。
  这是朝廷派来赈灾的定王爷——傅询。
  柳知州只扫了一眼,便连忙收回目光。
  他上前一步,低声对傅询道:“王爷,大雪封路,总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下官听说,城中百姓已经自行结了党派,粮食与药材要再不来,他们只怕是要……”
  造反。
  后面两个字,柳知州没敢说下去。
  傅询转头看他,面上似笑非笑,几分嘲讽的意味,教人心中生出点儿透骨的寒意。
  “既然如此,柳大人以为,如何是好?”
  柳知州抿了抿唇角,壮着胆子道:“想是路途遥远,朝廷的人误了时辰,不如下官带着人,再去催一催。而王爷留在城中,安抚百姓……”
  傅询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柳知州还要再劝。
  未来得及开口,一个束玉冠、着绸衫的年轻公子跑上城楼,在傅询身边站定。
  他朝傅询作揖,回禀道:“王爷,咱们去接应的人都妥了。正在加紧赶路,车队晚上就到。”
  傅询淡淡地扫了一眼柳知州:“柳大人离得近,想必也听见了,本王的人晚上就到,不劳柳大人辛苦跑一趟。”
  柳知州讪讪地点头:“是是,王爷高见在前。”
  傅询转而看向那绸衫公子,吩咐道:“温言,你同柳大人一起,安抚百姓。”
  温言拱手应了,又朝柳知州摆了个手势:“柳大人,请。”
  柳知州亦是俯身作揖,冻得声音有些哆嗦:“下官先行告退。”
  他二人走下城楼。
  天地间一片白茫茫。
  傅询再看了一眼,也转过身。
  方才转身,却忽然听得马匹一声嘶鸣。
  在空荡荡雪地里,尤为响亮。
  他皱了皱眉,回头看去。
  干干净净的雪地上,一匹黑色骏马疾行而来。
  马背上的人,是个书生模样的年轻文人。
  看见文人的瞬间,傅询阴沉沉的眸子俶尔一亮,眼中映出他的身影。
  文人身形清瘦,用蓝颜色的发带系着头发,一身同颜色的粗布衣裳,衣袖衣角,随迎面吹来的北风上下翻飞,猎猎作响。
  一双杏眼亮如宝石。
  雪地里冻得有点冷,颊上微红。
  赶路赶得急了,双唇冻得通红,一张一合,吐出些许热气,都变作雾气,晕作傅询眼底的笑意。
  文人抬眼时,看见站在城楼上的傅询,笑了笑。
  他一甩手,挥起手中马鞭,马鞭落在地上,“啪”的一声响,扬起碎雪粒子。
  算是打招呼。
  傅询也不自觉勾起唇角,说话声音都大了些,仿佛向城墙上的众人宣告,又仿佛是在炫耀:“那也是我的人。”
  他一边说这话,一边走下城楼。
  匆匆吩咐道:“开城门,煮一碗姜汤,拿两件厚衣裳。”
  及至傅询走下城楼,那文人也到了城门前。
  文人翻身下马,站定之后,要给他行礼。
  “王爷。”
  许是被冻的,声音也有些沙哑。
  傅询伸出手扶他,又想握住他的手,然而只是虚握了一下,就自行收回了手。
  他压低声音,唤了一声:“韩悯。”
  实是高兴极了,才会连名带姓儿地喊他。
  韩悯重重地点头:“嗯。”
  傅询仍是低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听说王爷来柳州赈灾,我在桐州,离得不远,想着王爷或许会遇到难处,就凑了点粮食和药材过来。”
  韩悯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后面、马上就到了。东西不多,足够救急。”
  傅询眼中全是笑意:“辛苦你了。”
  韩悯将双手拢在自己袖中,小声提醒道:“王爷,我身份不太方便,换个地方说话吧。”
  傅询点头,身边人奉上大氅。
  韩悯来不及推拒,傅询提起大氅,抖落开,仔仔细细地给他披上。
  他二人一同进城,也不要旁人跟着。
  那头儿,柳知州不认得韩悯,便转头去问温言。
  他自开始赈灾时,就看见温言跟着傅询、跟在傅询身边做事,他觉着温言是傅询的幕僚。
  “温公子,那位是?”
  温言答道:“韩悯,韩史官家的二公子。”
  柳知州思索片刻,倒吸一口凉气:“韩史官家?韩史官不是因为……”
  他放低声音:“不是因为私修国史,被圣上下了大狱吗?他们家不是罪臣……”
  温言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柳知州没敢再说,转身去问旁人:“韩史官不是被下狱了吗?”
  “圣上网开一面,把韩家赶回老家了。”
  柳知州了然地点点头:“噢。那这位韩二公子?”
  “韩家两三年前还在永安城,他与王爷同岁,从小一同玩耍,一同念书,自然亲厚……”
  听闻此言,温言忽然笑了一声。
  那人觉着莫名其妙,扭头看了一眼。
  他顿了顿,继续跟柳知州分享八卦:“不过这回韩家被贬,王爷与他,大约有两三年没见了。原本就是久别重逢,更何况韩二公子还带了东西过来救急,所以王爷高兴吧。”
  柳知州摸了摸下巴:“可是你说,韩二公子罪臣后代,哪里来的钱置办粮食和药材?今冬大雪,粮食和药材可都不便宜……”


上一篇:臣等奉旨成婚

下一篇:欺上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