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主子死后我立刻反了

作者:不二臣 时间:2020-10-02 02:53 标签:升级流  宫廷侯爵  阴差阳错  古代幻想  
主子在救我的路上病死了,在人前我哭得稀里哗啦。
  转头就同我的幕僚商量。
  我们能否趁此机会,干掉主子的混账小崽子,自己上位。
  np,佞臣受,人物三观成迷,文笔小白,慎入
  天知道我看传记的时候在想什么系列……
  当年同袍共飨马鞭执,而今君臣生恨似骨蚀。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阴差阳错 升级流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念恩 ┃ 配角:季清霜,符锦,符克己等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不忠于任何人,只忠于我的野心
  立意:当年同袍共飨马鞭执,而今君臣生恨似骨蚀。
  1、
  不是我说。
  在主子的臣子之中,我绝对是最忠心的。
  什么脏活累活,什么刀山火海,只要主子一句话,没有我李念恩不敢做的,哪怕我已经贵为正五品的将军了,只要我在主子身边,端茶送水,铺床暖脚,哪样不是我来做。
  我身上的无数道可怖的伤痕,有多少是与主子并肩作战的时候残存的,又有多少是为了给主子挡刀的时候留下的。
  那可真真是,数都数不清了呢。
  不过这些付出也不是全无收获的,起码我这样一个出身低劣的卑贱小人,竟然硬生生的踩在那些皇亲贵胄之上,掌握着无上的权威和无尽的财富,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依靠着我与野心被无二致的——
  “忠心”。
  2、
  在先王还未逝世的时候,在我们待在边塞的第七年。
  某个寒凉的秋夜,主子的帐篷里。
  我解开了衣衫,将主子已经有些发凉的脚放到我温暖的胸膛上,正在处理军务的主子笔下一顿,淡淡地瞥了我一眼,我冲他嘿嘿地笑着,他静静地看了我一会,收回了视线,什么都没说,默许了我。
  隔着心脏前最为炙热的皮肤,我能感觉到,主子的脚渐渐地温暖起来。在他温暖起来以后,我将他的脚抱在怀里,沉默地帮他按摩。
  一边按摩,我一边在想。
  在以前,我刚认识主子那会儿,他可没有这么怕冷,不要说秋天了,哪怕是在冬天,他的身体依旧像一个小火炉一样,那时候,反倒是我因为孩童时候的营养不良,又是体虚又是畏寒。
  谁成想,不过十年不到的工夫,身强体壮的主子因为常年的战事以及先皇的毒,身体直线下滑,反倒是一开始像个弱鸡一样的我,在这十年间,渐渐成长为一个身强体壮的男子汉。
  我们两人的状况逆转,不过短短十年。
  就在我将主子的脚抱在我衣裳大敞的怀抱里的时候,主子的那个混账小崽子突然闯了进来。
  “爹爹,我……”
  他看到我和他父王的姿态,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放下手中的帘子,退出了帐篷,不过片刻工夫,想想不对劲的他又冲了进来,向我唾了一口。
  “呸,不要脸的狗东西。”
  别人骂我就罢了,他一个毛都没长气的小破孩还敢这么说我,我当即坐不住了,也顾不得拢起胸前的衣襟,撩起袖子就要跟他干架,一直静观其变的主子突然有了反应,伸出了掩在长袖中的手,轻轻地按住了我的头。
  感受到其中威胁的意味,我不敢再动,狠狠地瞪了一眼冲我做鬼脸的小兔崽子,扭过头不在看他。在面对主子的时候,我又充满了谄媚讨好的动力。
  “哎呦喂我的主子啊,你的手怎么也这么冷,来来来,小的来帮你暖暖——”
  在拿一旁的手帕擦过手之后,我才小心翼翼地捧起主子放在我头上手,将他的手护在两掌之间,令他微冷的手渐渐地染上我的体温。
  正在批改奏报的笔不知何时停滞,我能感到主子落在我头上的视线。
  冷漠的,无机质的,就像是看待无关紧要的死物。
  这时候。
  我已经是他父皇亲封的镇远将军。
  3、
  所有人都知道,我就是主子的一条狗。
  再加上小崽子有意无意地透露出的一些信息,军中的同僚有时候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每当这时候,我都咬牙切齿的想着——总有一天,我要狠狠地揍那个小兔崽子一顿。
  即使所有人都知道我的上位是依靠着主子的,他们也一直很好奇,我到底跟那个那位冷若冰霜的裕王有没有一腿,如果有,貌若潘安的裕王到底是怎么看上我这个丑八怪的,还有就是,我跟裕王,到底谁上谁下的问题。
  好奇的人不少,不过真的敢问的没几个。
  很不巧,经常凑到我面前的这位,他就敢问。
  于公,他和主子一样,都是一位王爷;于私,他曾两次救我与危难之中,同我是过命的交情。
  这位敢问我和主子的关系的人,是主子的弟弟,九王爷——恭王符烁。
  九王爷历来以不拘小格和待人亲和出名,这种性格既有好的一方面,也有坏的一方面。好的一方面是你不用担心得罪他,他虽然贵为王爷,但我在在他面前没有拘束的感觉,嬉笑怒骂肆意妄为都无所谓,不必像在主子面前那么小心翼翼,随时担心会掉脑袋;坏的一方面是这个家伙太八婆,什么事情都想掺和一脚,有时候会问我一些很尴尬的问题,气得你想打他。
  就像现在这样,他神秘兮兮地把我拉到角落里,我还以为是帝都那边又传来什么消息了呢,结果他问的是:
  “听说你昨天晚上终于被我皇兄临幸?”
  上一个敢问我这个问题的下属是已经被我暴揍过好几次了,不过我是真的没有勇气揍这位爷,所以我转身就走,一点机会都不给他留,九王爷见我走的决绝,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伸手拉住我的袖子。
  “喂喂,我开个玩笑的啊,我是有正事找你的啊!”
  “什么事?”我疑心他依旧没有放弃深挖我和主子的关系,将信将疑地看着他。
  “嗯,其实——”我还没怪他呢,他这倒已经羞涩上了,他低下头,比我高半个头的身体看着到比我还娇小了,支支吾吾了半天,他才抬起头,双手扶住我的肩膀,澄澈的眸子郑重地看着我,“念恩,不要回京。”
  这么多天,他是第一个同我这么说的人,我看得出,他在此前内心经历了极大的挣扎,毕竟,同我说出这句话,就已经意味着对他的皇兄我的主子的背叛,但他依旧决定这么做了,义无反顾。
  此生有挚友如此,夫复何求。
  我很想大笑着抱抱他,很想真诚的感激他。
  很想同他再次于大漠戈壁、圆月之下,共饮一壶烈酒。
  可是我不能,在我赴死的前夕,我甚至不能和他好好的道别。
  “你想什么呢?”我装作不知他话语中掩藏的意思,握拳重锤他的胸口,他一时没有准备,向后退了几步,我们之间的距离变远,“皇帝老儿请我去京城吃香的喝辣的,说不定看我长得这样风流倜傥,还会给我赐一个大家闺秀作为老婆呢。怎么了,你自己回不了京都,享受不了,嫉妒我啦?”
  “不是,我——”
  他皱眉,上前几步,想要同我解释什么,我没有给他机会,转身就走,这一次,我没有给他抓住我衣袖的机会。
  “此事休要再提,符烁。”
  走出很远以后,我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他依旧站在原地,明明已经是战功赫赫的右领军了,却像一个新兵一般手足无措,一直看着我的背影。
  再见。
  以心为声,以唇为语。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我郑重地同他道别。
  4、
  我跟九王爷很早就认识了,不过我们真正成为朋友还是在这片戈壁战场上。
  早年,季府大小姐见主子身边的书童过于阴柔,担心她的心上人有龙阳之癖,就把那时候丑得没法见人的我塞到了裕王府中。由于来裕王府前,我刚刚跟我的前主子闹掰,所以季府是回不去了。我没有退路,除了讨好我的现任主子裕王以外,没有别的出路。
  那时候的主子还没有现在这么“稳重”,这么“正常”,仍然是一个桀骜不驯,任性使气的少年郎。为了讨好这位难伺候的新主子,我可没少扮丑作怪,即使主子下狠手打我,我依旧不忘记作怪逗乐。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