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冷漠王爷的替嫁小郎君

作者:独来 时间:2020-12-29 09:49 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林宴是相府嫡子,被赐婚替嫁给手握重兵却毁容暴戾的北陵王。
  北陵王容远战功卓著,是当之无愧的战神,一朝被下毒毁容,有如恶鬼修罗,人人惊惧不敢靠近。容远犹记得第一次见林宴时,少年和其他人一样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
  新婚当夜,容远故意用毁容的侧脸,冷笑着靠近身穿嫁衣的少年,想要再次看到少年脸上惊恐害怕的表情,没想到少年却轻抚他狰狞的脸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林宴记得,当他还是一株刚开了灵智的小小树藤时,曾经被野猪刨出根须暴晒空地,是面前的男人把他埋进土里,浇上水,让他活了过来。
  别人畏惧他有狰狞纹路的容貌,而自己却始终记得他温柔的手指。
  *
  林宴是龙渊山里一株小树藤,长出的果子被人摘走,他机缘巧合成为相府嫡子下山来找自己的果子。一日在宫中,遇到一个小太子,两人大眼瞪小眼片刻,看到他头顶明晃晃的小花,小太子憋红了脸,噗嗤,头顶也冒出来了一朵小花。
  容远毁容后,吓哭了京城不少的小孩儿。唯有皇宫中那位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小太子,每次看见他,都哼哧哼哧小尾巴一样往他面前凑。
  容远发现院中多出来了一盆奇怪的小花,怪可爱的,遂搬到书房亲自照料。
  一日京城人仰马翻,暗卫急匆匆前来禀告:王爷不好了,王妃把宫里的小太子拐跑了!
  容远看着面前多出来一株小小花的花盆:……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宴,容远 ┃ 配角:预收文《我儿子是魔尊》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谁偷了我的果子
  立意:勤勤恳恳报恩,顶天立地做人。
  ============


第1章
  夕阳西下,幽深山林树影憧憧,无数参天古树随风轻轻摇曳枝叶,林间浓荫密布,绿意涛涛,此起彼伏的虫鸣声中响起几道絮絮低语。
  “小树藤,你别不高兴了。果子已经被偷了,你生气也没用了呀。” 一片雪白的栀子花瓣打着旋儿飘落到旁边一株小树藤上,柔软的花瓣蜷起来,蹭了蹭藤条嫩绿的叶片,轻声安慰道。
  “我花了十年才结出的果子!”小树藤愤怒地摇晃枝叶,气的直冒烟。
  三个月前,他幸辛苦苦攒了十年灵力才结出的果子成熟,打了个盹儿的功夫,就被人摘走了。等他醒过来,那个可恶的贼人已经跑出了龙渊山。
  为了这个果子,他根扎在这里,十年没挪地方,每日勤勤恳恳吸收灵气修炼。这个果子,是他化形的关键。他美滋滋等着化形,万万没想到,就在成熟前一晚,着了坏人的道,果子被偷走了!
  这三个月来,他想起这件事就生气,气的想把那个贼人抓回来,用藤蔓捆起来狠狠抽打!
  “那怎么办?你也出不去龙渊山呀。”栀子花瓣被他摇晃的重新飘舞起来,在空中打着转儿,忧心忡忡地叹气。
  小树藤不会化形,出不了这龙渊山。就算想找回果子,也没有办法。
  “坏人!坏蛋!”小树藤又愤怒地摇晃了几下枝叶,就泄了气,恹恹趴到旁边的大石头上。
  栀子花瓣正想安慰几句,突然“噗通”一声,远处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林间叶片摇晃,一只小黄雀扑扇着翅膀飞过来,“叽!不好了,有人掉下山崖啦!”
  人?小树藤猛地抖了抖叶片。他都十年没见过人了,难道是那个偷他果子的坏蛋?小树藤迅速从石头上支棱起枝叶,舒展开藤蔓,卷起空中的栀子花瓣,跟在小黄雀后头在林子里飞快穿梭,到了一处山壁前面。
  向来只有野草丛生的山壁前,此刻静静卧着一个人。
  小树藤伸展藤蔓过去,低垂下叶片,打量地上的人。是个年轻人,很俊秀好看的一张脸,不过此刻沾着血污,眼睛圆睁,面色惊恐。年轻人的元神飘散到空中,明显已经断了气,活不成了。
  他没见到那个偷他果子的人,不过他能感应到果子的气息,只要和果子待在一起过,就会沾染上果子的气息。如果真是这个人偷了他果子,他一定能在这个人身上感应到。可惜,他什么都没感应到。
  小树藤有些失望。
  源源不断的鲜血从那人身下缓缓晕开,浸湿了小树藤的枝叶。小树藤毫无所觉,看着地上元神正在慢慢消散的年轻人,有些可惜的想,这么年轻,在他们精怪界还是幼崽,怎么就死在这里了。哎,真是白白浪费了一具身体,要是能给他用就好了,他就能出去找他的果子了。
  念头刚起,小树藤忽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小树藤!”身后响起小黄雀和栀子花瓣的惊呼声,下一刻,小树藤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小树藤!”“小树藤!”朦胧间听到小黄雀和栀子花瓣的喊声,小树藤想要和往常一样抖抖叶子回应,却发现身体似乎很沉重,抖不动。
  咦?耀眼的日光刺激的他眯了眯眼,他迷迷糊糊往身上瞧,顿时瞪圆眼睛,猛地从地上爬起来,低头震惊打量自己的身体。
  ……他他他变成人了!
  小树藤新奇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又摸了摸手臂,还站在原地跳了两跳,才想起来往旁边看,那具年轻人的尸体不见了。
  “小树藤,你还在吗?”小黄雀和栀子花瓣吓了一跳,刚才地上那人的鲜血像是受到牵引一般涌向小树藤,小树藤的元神突然从藤蔓本体冒出来,直直冲进了地上的尸体里,藤蔓本体倒在地上,地上的尸体却有了呼吸。
  “在呢。”小树藤震惊过后,十分疑惑不解,“我怎么会进来别人的身体?”
  “不知道呢。”栀子花瓣好奇的绕着他上下飞舞。他们从小生活在这龙渊后山,人迹罕至,几年都难得见到一个人,还从未见过精怪占据人的身体。
  “不过小树藤,你现在有了身体,是不是可以出去找果子啦?”栀子花瓣落到他头顶,忽然想起来,高兴地问。
  小树藤眼睛一亮,又低头看了看他进来的这具身体。身体原本的伤口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他伸出手指,意念微微一动,手指尖就冒出一根嫩绿的藤芽。
  “小树藤要下山?我认识路!”小黄雀落到他肩膀,叽叽喳喳兴奋道。
  小树藤从未下过山,小黄雀却是整日在山林间飞来飞去,对龙渊山周围了如指掌。三只小精怪商量一晚,决定由小黄雀陪小树藤一起下山找果子。
  第二日天色刚亮,栀子花瓣送小树藤和小黄雀到了一棵大榕树下。山里的其他小精怪们知道小树藤有了人形,先是围着他啧啧称奇了一番,听说他要和小黄雀去山外,都纷纷来送他们。
  栀子花瓣在空中打着圈儿依依不舍告别,“你们找到果子就快些回来。”
  栀子花瓣的本体是一株栀子花树,花瓣只能在一定范围内活动,这棵大榕树是他能到的最远的地方。可惜他也还不会化形,要不然,也可以陪小树藤一起下山。
  “放心吧,等找到果子,我们就回来。”小树藤伸手托住栀子花瓣,手指轻轻揉了揉,然后轻轻一挥手,“花花,我们走啦。”
  榕树上挤满了其他小精怪们,有金银花、小人参、小芍药,还有小丁香小牡丹小桔梗,小树藤也朝他们挥手告别:“我们走啦,你们要好好相处,别打架。”
  “小树藤,小黄雀,一路平安。”
  “回来记得给我们带礼物呀。”
  榕树上响起小精怪们此起彼伏的告别声。
  “再见再见!”小黄雀落在小树藤头顶,挥着翅膀也告完别,就扑扇着到前面带路。
  山间林木幽幽,古树葱茏,生长了几十上百年的树根虬结横贯林地,无数藤蔓缠绕在树枝头顶,遮天蔽日。小树藤经过时,藤蔓如潮水般向两边退去,为他让路。
  他们生活在龙渊山后山腹地,小黄雀每次飞出去都要花整整两日功夫。小树藤嫌时间太长,就从藤蔓中挑了一根最粗壮的,把小黄雀揣到怀里,坐到藤蔓上,指挥着藤蔓在林间飞快穿梭,送他们往山林外围去。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