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一行白鹭

作者:清明谷雨 时间:2021-01-06 10:08 标签:甜宠  宫廷  小甜饼  HE  权谋  
殷淮,靡丽、孤寂、清绝,集司礼监掌印、东厂厂公、京卫督主等数重高位于一身,天下人闻者胆寒。
  齐轻舟是停在他夕照窗楹边的一只白鹭,轻灵,洒脱,悠然已过万重山。
  御花园
  打完架的小皇子讪讪一笑:“本王又给掌印添麻烦了。”
  殷淮冷淡眉眼幽幽抬起,撇了撇朱红宽袖,盈然浅笑:“臣之本分。”
  焰莲宫
  被课业困住的齐轻舟迂回地旁敲侧击:“掌印近来不忙么?”
  青玉案牍另一头正在批阅公文的殷淮眉棱一挑,头也不抬:“谢殿下关心,东厂俗务罢了,不必殿下课业要紧。”
  “……”
  一个权倾朝野的佞臣,一个如履薄冰的皇子。
  殷淮低首弯腰,亲自为齐轻舟系上玉簪冠銃,九疏琉璃。
  男人狭长眉眼轻慢温柔,循循诱导:”殿下平日如此机灵,怎么就学不会狐假虎威,仗势欺人呢?“
  一行白鹭上青天,殿下是臣的小神仙
  以上瞎说,纯属披着权谋宫斗的虎皮谈恋爱。
甜宠 HE 宫廷 权谋 小甜饼

第1章 纸鸢
  莺飞草长二月天,春和景明,宫里的石榴、夹竹桃、洋榆槐一水儿长起来,煦风一拂,像铃铛儿似的一串串冒出泡,繁似宫中琉璃灯。
  几匹毛发顺滑的骏马排成一排。
  齐轻舟新改装好的升级版风筝终于派上用场,兴冲冲招呼了一溜儿自个儿殿里的小宫女小太监到上林苑一展身手。
  他手脚利落地卸了装备,缠上控线,定好顺风的方位“哗”一声起跑。
  身姿轻盈迅捷,脚尖点地,从春池镜面上掠过,灵敏如春宫柳梢上一只白鸟。
  “来!把你们的本事都拿出来!看谁的飞得最高,本王有赏!”
  头顶上落下的声音清越如溪泉撞石,隐隐含着少年人特有的蓬勃力量和洒脱笑意。
  地上的人整齐划一地抬头,看头顶上飞过的青影,青白月牙色的衣袂猎猎翻飞。
  众人回过神来纷纷开始动作,长欢殿的几个宫女小厮年龄相仿,正是爱玩儿的年纪。
  齐轻舟又是个随和的主子,一时之间,空中便飘起了千奇百怪的风筝。
  齐轻舟的贴身太监宝福是个小胖墩子,拉着绳儿气喘吁吁地跑:“殿、殿下,赏什么?”
  长欢殿的一等侍卫身形利落地从他身边掠过,笑讽道:“啧啧,宝公公这线都还没拉起来就想着讨赏赐了,怕不是想着殿下赏你一顿满汉全席吧?”
  掌事的大宫女樱灵一面导风一面朝站在树尖担忧地喊:“殿下,太高了,快下来!别摔着了。”
  齐轻舟充耳不闻,笑眼眯眯地踮了踮脚,身形一闪,又跳到另一枝翠绿的树杈上去。
  一个年纪小些的宫女手上的九天娘娘风筝险些即将要越过齐轻舟放的那一个。
  长欢殿向来没那么多拘束规矩,她也就不故意给主子放水,声音银铃般,笑嘻嘻道:“各位承让,殿下今日这份赏,看来是我的了!”
  “瑶华,真不错!你这风筝模样也是今日里最好的!”齐轻舟笑着夸她。
  “樱灵姐姐给我缝的!”小宫女朝树梢上站着的主子回道。
  “那就都有赏!”齐轻舟玩得尽兴,出手就更大方,抬眼瞧见几个人往这边走来,嘴边的笑意敛下来。
  李尚和几个太子党到上林苑跑马射箭,仰头望天无端端出现一尊栩栩如生的菩萨。
  吏部侍郎家的小儿子董吉一双斗鸡眼蓦地睁大:“李哥,你瞧天上边的是什么?”
  几人纷纷抬头,青天日光太盛看不清具象。
  “这、这莫不是上仙显灵吧?”
  “愣着干什么?赶紧拜啊!”
  “哈哈哈哈哈哈,几个傻蛋,还真以为九天娘娘下凡尘。”
  “嘻嘻,不过吧,也没拜错。”
  齐轻舟和宫女太监没憋住,越笑声音越大。
  这几个人平日里在南书房没少作弄齐轻舟,今日被齐轻舟逮到机会,可不得好好发挥发挥。
  等几个人惊觉自个儿被耍,脸上燥得一阵青一阵白,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李尚是当朝太子的陪读,皇后外家李丞相的嫡长子,叫皇后一声姑姑,喊太子一声表哥。
  跟齐轻舟结怨已久。
  即便齐轻舟这个皇子还算深受隆宠,他也是不放在眼里的。
  虽说齐轻舟生母陈皇贵妃是齐盛帝心中的白月光,但已故去多年,外家虽是圣疆大将军,但远在边疆,鞭长莫及,连最宠齐轻舟的皇太后也在去年驾鹤西去。
  李尚心里门儿清着呢,皇帝虽说喜欢齐轻舟的性子,但耳根子软,又沉迷炼丹,一年也不见几次外人,这宫里还不是他皇后姑姑和太子表哥说了算。
  李尚这会儿恼羞成怒,平时他就最看不惯齐轻舟明明半点倚仗都没了还成天一副逍遥自在的快乐神仙样,今日这股怒火更是烧得他直接上手。
  齐轻舟自然也不是什么省事的主儿,平日里李尚那点脏手脏脚的下作小伎俩他没放在眼里,但今天人都直接招呼到自己面前来了,那必须不能怂!
  他朝自己身后的人一喝:“姑娘家的都退后,其他人给本王上!”
  齐轻舟那点儿三脚猫功夫也就够他自个儿在树上跳来跳去混着玩儿,真要动起手来完全没占什么上风。
  几个小太监哪里敢真动手,上前想把扭打在一团两人拉开,居然还分不开!
  一个是深得圣心的皇子,一个是太子眼前的红人丞相的嫡长孙,上林苑的管事公公吓得双腿抖擞地去禀告皇后。
  李皇后跟太子正在御花园里下棋,齐亦风听罢,白子落定,唇角微微一扬:“不曾想儿臣这位表哥,还能有这样的表现。”
  看来看草包也有草包的用处。
  李皇后蔻色的五指抚上翠金云鬓玉簪,淡淡饮了口茶,端庄的脸庞舒展了一些,不似往日肃穆,心情舒畅地慢条斯理道:“既如此,桂嬷嬷你就去给宫中立立规矩,只管说是传我的话。”
  桂嬷嬷在宫中活了几十年,一听这话,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中气十足地回道:“娘娘放心,老奴晓得。”
  桂嬷嬷带着一溜儿开的凤宫侍卫到上林苑时,两个人还在纠缠在一块,你一脚我一拳,侍卫上前三下五除二将两人分开。
  长欢殿的几个小太监小宫女被吓得魂都出来了,桂嬷嬷是皇后的一把好手,在下人里的淫威跟她的年纪辈分一样。
  连李尚也不得不恭敬地喊了她一声:“桂嬷嬷,你来了。”
  齐轻舟拂了拂脏兮兮的袖子,没动,哪里有主子问奴才安的理儿。
  桂嬷嬷漫无表情地虚福了一礼:“见过七殿下。”
  齐轻舟虽然封了王,但那是在陈贵妃最得宠的时候破例封的,他才不到十岁,没有封号赐字,后来陈贵妃故去,不知怎的这事就不了了之,这个“王”成了宫里尴尬的名位,是以众人还是称他一声七皇子殿下。
  桂嬷嬷直奔主题,装模做样问了管事公公几句话,径自下了论断:“几位主子正当年龄贪玩好斗些是常见的。”
  上了年纪的老太婆一张皮肉松弛的苦瓜脸上倒三角眼一斜,阴深的眼神把刀子似的往齐轻舟身后的几个小太监小宫女身上刮过:“但下面的人不劝着拉着主子反倒煽风点火起哄看笑话,扰了宫里的清静,那便是罪无可恕的了。”
  “关文关武,帮我好好教训这群不知好歹的狗东西!”
  齐轻舟清秀的眉目狠狠一拧,大声喝道:“退下!”
  “桂嬷嬷是个什么身份来动我的人?”
  桂嬷嬷背有靠山得了皇后的令有恃无恐,慢悠悠道:“七殿下还是不要难为老奴得好,皇后娘娘要给宫里立立规矩,老奴也是依旨办事。”
  犀利精明的眼神往樱灵宝福身上刮过:“再说,奴才生来就是给主子消灾渡罪的,什么样的主子什么样的命数,这点儿小罚,是他们的福分。”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行星公转

一行白鹭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