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少年为了获得魔力而被各种XXOO的故事

作者:佚名 时间:2018-01-17 14:09 标签:强强 人鱼 人兽 触手
主角受
触手,人兽,强制,筋肉,NP,强强
西幻魔法 世界观的设定很随意 
因为是为了练习H ><
闯关路线:辛→人鱼→血族→狼→大祭司
打完大祭司就over了





    第1章 有点疼痛的藤蔓w
    
    黑发黑瞳的少年望向森林深处,默念谁的名字,仿佛赐予他祈福的力量。
    这个世界由七大种族构成,万物皆有魔力,而处于最低级的人类却依旧存在无魔者的现象,这些可怜的生物都具备黑发黑瞳的特征。不过大祭司李·休斯·艾希礼却是唯一的例外,他是最强的人类。
    莫宁是个纯粹的无魔力者,但他从不屈服于此,而是通过锻炼强健自身,他今年刚满十六岁,但体格上已经是个成年男子了。
    从他第一次听见大祭司的事迹后,他就深深地憧憬着他,向往那些跌宕奇妙的冒险。
    所以他必须获得魔力,这样才能近人类最强一步。
    听说吞逝之森的深处生长着一棵巨大的神树,若是饮用了藤蔓里酝酿千年的树汁,便可获取魔力。
    多日的探索,莫宁终于寻得吞逝之森的入口,他默念了一遍大祭司的名讳,便向森林深处走去。
    一阵迅雷般的窸窣从繁盛的草丛中传出,蛇一般细长蜿蜒的东西如疾风般勾住了他的脚踝,莫宁瞬间倒挂着腾空而起,失重感坠来。
    “操。”
    抬头看去,是神树的藤条。
    藤条好像能听懂他的脏话,将他在空中来回甩荡,晃得他头晕目眩。一个空隙,莫宁一手抓住了藤条,正了身,往上攀去。
    忽然,垂挂着的蔓“咻咻”飞向莫宁,刮着疾风鞭打过来,他试图躲闪,然而被藤条禁锢住,蔓重重地打来,破裂的衣服清晰可见紫红的印记。
    他疼得倒吸一口冷气,不敢再有一丝颤抖。
    察觉到他的安静,藤条反而变本加厉,牢牢束缚住莫宁的双手拽过头顶,死死地环住他的腰际,用力过猛血珠子渗入藤条。
    蔓穿入莫宁的衣服,攀上他的身体,紧紧勒住他麦色精干的胴体,蔓尖盘旋在粉红地带,小心翼翼地触碰,乳首被摩擦地挺立,淌出淡淡的奶色。
    找到入口,蔓尖毫不留情地奋力刺入。
    藤蔓尖端似乎有令人麻痹的液体,轻微的刺痛过后,令人疯狂的快意向莫宁的大脑皮层袭来。
    “吱啦——”布料被穿破撕裂,紧接着,无数条蔓争先恐后地飞来。
    破碎的布料挂在莫宁的身上,只有一条完整的丁字裤,但上面也布满刮痕。饱满的腹肌,兜在丁字裤里的肉色柱体随着摆动若隐若现。
    蔓条拉下莫宁的丁字裤,慢慢缠住阴茎,留下黏黏的绿色液体,另一条蔓在铃口打转。
    莫宁的欲火渐渐燃起,那是他从未触及过的感知,他甚至不知道什么是自慰。
    蔓条忽然旋转锁紧,莫宁觉得那里又胀又痛,端头溢出一些透明的液体,下体的胀痛在吞噬他的意志。
    欲火愈燃愈旺,莫宁渴望去抚摸那里,但他无法挣脱双手的束缚,他咬住下唇,痛苦地皱起眉毛,看似禁欲又色情满溢,然而植物无法识别画面。
    蔓尖忽然刺入铃口,电击般的酥麻遍布全身,分不清是疼痛还是欢愉,莫宁忍不住蜷起脚趾。
    两条蔓拉开莫宁的臀部,冰冷的空气渗入,莫宁忍不住缩合后穴,一条蔓条徘徊在淡棕色的入口,大量的绿色汁液从尖端分泌而出。
    莫宁感到屁眼被冰凉的粘稠物覆盖,黏腻的触感令他反胃。
    蔓条一个猛烈的撞击。
    “唔。”
    莫宁瞪大眼睛。
    干涩紧致的后穴第一次被异物填充,但因为润滑的作用,并非剧痛足以忍受,却是异常奇妙的感觉,有些痒,却很舒服……
    强烈的羞耻油然而生,他试图排出异物,然而使得内壁紧紧地吸住蔓,使它更深地没入,蔓条分泌着粘液一路顺畅直进。
    后穴咬着蔓条,莫宁蹬开一条企图侵犯他的蔓,却被其他寻着空隙的蔓趁机而入。
    三根蔓在体内横冲直撞。
    莫宁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出。
    即便疼痛不已,他仍不忘挣扎,蔓快乐却无情地贯穿他的体内,藤条抽打他的臀部,响亮地清脆地羞辱他仅有的自尊。
    由于过度的摩擦,血液不断从后穴渗出,粉红肉穴随着蔓的深入一翕一张,肉有些被翻出,宛如盛开的曼珠沙华,凄美,血腥,淫靡。
    两条藤条扒开莫宁的双腿,又有藤条将他的背往前拗去,他几乎要碰到自己的阴茎,莫宁以为自己的韧带断裂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无数蔓如何抽插自己,羞愤至极。
    他就像一个被无数男人轮奸被迫受精的处女!如果获得魔力需要忍受这般折磨,他宁愿死去!
    但莫宁不知道他所承受的屈辱将远不止那么简单。
    后穴被折磨着,蔓一个直冲,莫宁忍不住痉挛,其他两根蔓也一同冲向极点。
    阴茎和屁眼被不断地刺激,莫宁在痛苦与欢愉并存的快感中释放了初精,他拼命噎住呻吟,但仍是从喉咙里溢出。
    浸过汁液的后穴瘙痒难耐,恨不得更多更多的养分填满他……
    莫宁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但他立即被神树的汁液湮没了意志,变得淫荡不已……
   
    第2章 野外.gvi
    
    辛缪罗斯尔觉得自己实在太不幸运了,只不过去名胜古迹游玩,竟在人山人海中弄丢了武器,只剩下一把温柔的治愈刀。返回的路上,他竟在森林里迷路了,一定是中了吞逝森林的魔法屏障,才会在此地不断穿梭……
    听到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他赶到声源处。 一个少年一丝不挂地悬挂在树上,少年面色绯红,长睫毛轻颤,微张着嘴。
    少年一定是受了树汁,神树的汁液有催情和迷幻的效果,凡是中招的人将在梦中醉生梦死,然后被神树的藤蔓榨干致死。
    人类是神树最好的肥料。
    辛正欲斩断藤蔓,谁知少年的全身竟蔓延出熊熊火焰,紫中透黑,隐隐显出青色獠牙,一瞬间燃断了藤蔓,少年落在草丛。
    不可小觑的魔力!
    武器不在身边,再加上这些日行路的疲惫和饥饿,辛难以把握能否一击制服少年。
    少年双目空洞地走向辛,他每走一步,混杂着汁液的血液便从体内淌出,纵横交错在大腿根部。
    色情得简直窒息。
    少年精干的胴体,健美的体魄,健康的小麦色肌肤,修长结实的双腿,以及两腿间勃发的欲望。
    辛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阴茎,介于少年与成年的青涩颜色。
    辛刚捕捉到一阵风,便被少年扑倒在地,他心中一惊,暗自谨防少年。熊熊燃烧的青黑色火焰瞬间燃尽他的衣物,要不是自己有魔法护体,大概肉身已损了。
    失去理智的少年,就像一头发情的野兽,凭借身体本能去遵从欲望。少年用下巴不断地磨蹭他的肩膀,尖长的指甲划破他的后背。
    神树的汁液偏酸性,浸入后穴会使其瘙痒难耐,若不及时汲取养分(精液)便会干涸致死。
    怎样都致死,神树就快成精了吧。
    此时的辛哭笑不得地看着少年,少年空洞的双眸浮上一层水雾,妩媚多情,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辛喜欢胸大臀翘的,虽然少年臀也挺翘……
    现在不是挑剔的时候,这可是一道生死攸关的选择题,死和不死取决于上与不上。况且他对男人也不是不行,不过,首先要有欲望吧……
    辛挑起少年的下巴,“要不要吃个大肉棒作冷盘?”
    黑发少年张着嘴,看起来有些茫然。
    少年捧起黑中透紫的阴茎,他侧过脸舔了舔,粗而长的阴茎啪得打在他的脸上,青色的血管突突直跳,龟头淌出些许白色透明液体,少年一脸的纯真好奇,将液体卷入舌头,似乎并不满足,握住阴茎含住了龟头,慢慢吞入口中。
    温热狭窄的口腔,即便少年笨拙的毫无技巧的套弄也使辛感到舒爽,除了牙齿时不时咬到辛的肉。
    “不要用牙,用舌头舔。”辛在一旁指点少年,也不管他是否听得懂。
    “唔!”
    莫宁瞪大了眼睛,乌黑的瞳孔变得明亮,他感到口中的阴茎在渐渐肿胀膨大,青茎的跳动清晰传递到整个口腔。
    这个大肉棒非常健康地活着。
    “好男孩。”辛用生着老茧的指头摩挲少年光洁的脖颈,一路抚摸到背脊,少年享受地眯起眼睛,受到爱抚的他卖力地吮吸口中的肉棒。
    辛的手穿入少年的黑发,将他的脑勺往下摁去,阴茎深入愈加窄小温湿的喉咙,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
    “嗯……”少年有些难受地呻吟,想要吐出口中的异物,辛感到少年的喉咙在收缩,他抓住少年的黑发,一个顶入,释放了自己。
    少年被呛到一阵咳嗽,眸中闪烁水光,异常艳丽。
    乳白色液体溅了他一脸,嘴巴,鼻子,头发,到处都是,狼狈又淫荡,少年瞪着辛,看起来有些愤恨。
    辛拍了拍少年,“做得不错,给你奖励。”
    辛使了个低级治愈术,少年身上的伤口修复完整。
    少年坐在男人强壮的跨上,辛有技巧地套弄他的阴茎,少年仰起头,舒服地蜷起脚趾。他的指头在少年的龟头打转,在临近快感迸发前用力一按,少年吃痛地皱眉。
    大概后穴传来瘙痒,少年面对着辛,自觉地抬起臀部不断磨蹭他的阴茎,辛的欲望一下又被撩起。
    避免他再次受伤,辛只伸入一根指头扩张穴口,穴口紧紧地咬住他的一根手指,然后两根。辛抽出手指,少年发出不满的呻吟,攀住他的脖子,骑在他身上扭起腰来。
    “欲求不满吗?”辛轻笑。
    回应他的是少年柔媚的眼神。
    少年一把拧过辛的阴茎,辛皱眉,他粗暴地将阴茎塞入饥渴难耐的后穴,几次脱离,后穴还存着粘稠滑腻的汁液,终于炙热的内壁紧致地裹住大肉棒。插入的瞬间莫宁恢复了神智,但以为还在梦中便任由欲望支配头脑,就像寒冬拂晓时的床,不愿挣扎,甘愿沉沦。
    阴茎捅入火热的甬道,紧得男人几乎射出。
    男人一手撑着身,一手搭在莫宁结实挺翘的臀部上,来回抚摸少年强健有力的腰和结实挺翘的臀部。
    莫宁攀上男人的脖子,低低地呻吟,面颊泛着红光,更加妩媚动人。
    他不断地扭摆着腰,男人宽厚的大掌抚摸着他。
    随着来回的抽插,括约肌渐渐松弛,畅通无阻的穿梭,抽插时发出的淫靡水声清晰可闻,男人加快了频率,内壁的肉随着猛烈的抽插险些出来。
    莫宁接连喘息,搂紧了男人的背。
    “啊~!”
    莫宁猛地一颤,男人知道顶入他的敏感点,在那里猛烈撞击,莫宁的呻吟中溢出了哭腔,在横暴的进攻中射了出来,无力地瘫在男人的胸膛。
    男人抬起莫宁的脸,那清透的黑色眼睛泪光闪烁,他忍不住揽过少年的脑袋,深深地吻下,直到莫宁呼吸不畅。
    男人仿佛要榨干他,不知是第几次的宣泄,焰火才渐渐熄灭,莫宁瘫软在男人的身上,浑身无力,沉沉睡去。
    这几日的困倦也在此时倾覆而来,辛在少年身上下了个抑制魔力的魔法,也阖上了眼。
    黎明将至。
 
    第3章 短暂的交♂流
    
    莫宁全身无力地醒来,嘴里一股怪味,他发现自己趴在一饱满健壮的胸膛上,抬头瞧见男人新长出的胡渣,屁眼里塞着棍状体和满当当的水。
    他强忍着虚弱起身,也许是适应了尺寸,抽离的那一瞬,莫宁感动异常的……
    空虚?!
    屁眼一时无法缩合,棕粉色褶皱向外绽放,没有了阻碍,乳白色液体畅通地流泻下来。
    莫宁咬紧牙关忍住溢出喉咙的呻吟。
    安静熟睡的男人睫毛轻颤,莫宁对上纯净的琥珀色瞳孔,隐隐透出锐利,金属光泽的银色长发好像能反射阳光,象牙白的肤色几乎如雪消融。
    男人的五官异常俊美,挺立的鼻梁显得端庄典雅,轻薄的嘴唇,扬着风流又强势的笑。
    “……!”
    意识到自己被男人强上,莫宁既感到愤怒又羞耻得无颜以对,只能用眼睛诉说怒意。
    辛刚睡醒,有些迷茫,但立即晃过神,他不能回答事实:少年你误会了,这是唯一拯救你的办法,而且是你强上了我。
    于是辛大方地承认,“正如你所见,我会对你负责的。”
    迎接他的是一击软绵绵的拳头。
    莫宁浑身使不出劲,挥出一拳竟摔在男人胸膛,男人揽住他的屁股体贴道,“你昨天初次发泄,身体……”在莫宁喷出怒火的眼睛下收回了语言。
    衣物都已燃尽,二人坦诚相见。
    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
    莫宁目光下移……
    他一把推开男人,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但一时不知所措,呆滞在立在原地。
    辛在一旁冷静分析,“黑发黑目是零魔者的象征,吞逝之森的传言……你想要获取魔力?”见少年抿唇不语接着道,“我认识一个研究魔法的专业人士,如果你愿意的话?”少年身上强大的魔力他产生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想要更深入了解。
    “好。”莫宁立即答应。
    他没有父母,没有朋友,没有根,孤身在垃圾窟生存了十六年。看男人容颜和气质绝非凡人,暂时跟随他能获取信息,如果形势不对便马上撤离。
    辛有些讶异,他原以为少年的自尊心不会同意,这样也好,现下的疑难是……
    没有衣服!
    莫宁看见全身赤裸的男人拿起刀走向神树,那画面太美他不敢看。男人将手平行伸出,温暖的桃粉色光源滚滚而出,神树的藤蔓一瞬间长叶开花,自觉地围住男人的下体。
    莫宁一惊,藤蔓已长到他的腰,他想起昨天不好的回忆时,藤蔓便断裂脱离了本体,失去生命。
    “嘿嘿,”男人对他傻笑。
    莫宁觉得自己就像古时猿人或者是某个部落村名,他和男人仅枝叶挡住下体进了城镇。但是身无分文,于是去了当铺,所幸老板没有将他们赶出去。
    辛将自己仅剩的一把治愈刀毫不留情地当掉了,喜滋滋地拿着一大袋金币出来,买了几件衣裳,两人穿着同个款式。
    男人将头发高高束起,刀削的面孔立体十足。男人穿衣显瘦,强盛的臂膀,颀长笔直的腿,一米八的少年在他身旁有些小鸟依人。衣裳简单的弧度勾勒出少年的身型,窄腰翘臀,白衬衣打底更显稚嫩。
    裁缝小姐红着面颊看着他们,“祝你们幸福!”
    “谢谢,我们会的。”
    男人笑容满面地揽来少年的肩,少年别扭地拍开他的手,耳力极好的他听见裁缝小姐的嘀咕,“傲娇受快从了忠犬攻啊!”
    租了间便宜的旅馆洗掉这些天的晦气,在城里吃了一圈的美味佳肴,男人有说不尽的故事,非常生动有趣,莫宁虽冷着面但一直专注地听着。
    讲到在海底邂逅人鱼时遇到凶猛的海兽时,莫宁的心不由悬起。
    晚霞渐渐染红苍穹。
    “好漂亮……”
    莫宁忍不住赞叹,垃圾窟的天空总是充满血腥。
    “再美也不过你的面颊。”
    男人深情凝视,琥珀色的眼眸晕上绮丽的霞光,几分诡谲。

    第4章 浴室里湿答答的噗滋噗滋
    
    夜间,莫宁忽然醒来,觉得屁眼又痛又痒,他磨蹭了一会儿被单,然而并没有半分缓解。男人睡姿端正,裸露出臂膀,看样子不会醒来,莫宁便下床进了厕所。
    厕所很简陋,一个马桶,一个喷头。
    莫宁蹲在马桶上,急急忙忙地解开裤子,裤子脱落挂在脚踝。承受神树的汁液后,身体似乎发生了变化,体质变得特别敏感,充满情欲时屁眼会自动冒水……
    他一手套弄半勃的阴茎,一手伸向后方,两个指头一下子就插入屁眼,但无法深入到极致。
    莫宁回忆起男人粗长的阴茎狠狠地撞击屁眼的美妙滋味,下体愈发胀痛,屁眼愈发瘙痒,眼眸迷离闪烁。

[返回首页]
历史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