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死对头痴迷我尾巴/少年臣

作者:荒川黛 时间:2020-08-02 09:30 标签:校园  甜文  幻想空间  
有尾巴的二世祖校霸受X病娇偏执占有欲超强学霸攻
  明撕暗恋/驯养
  童倦和顾松言从小一起长大,针锋相对互不顺眼。
  顾松言成绩优异克己自律,从小到大的奖状摞起来比童倦还高。
  反之童倦,打架斗殴成绩烂透,经典不衰的学渣。
  童倦一直觉得顾松言这人以后得像小时候说的那样,考大学搞科研,和他分道扬镳再也不见。
  高考结束的那一天,顾松言在同学们撒卷子撕五三的欢呼下将童倦压在楼梯间,克制全失,带着满身戾气将他撕咬一遍。
  “今天十八了,是吧。”
  【暗夜深处的疯狂梦境里,我再也不用掩藏所有怪癖,收起满身恶意】
  童倦从小就是个混不吝,招猫逗狗没人敢惹。
  然而每次剧烈运动完都会尾椎骨发痒,尾巴悄然冒出来。
  童倦怕人发现,越发凶狠。
  某日,他长跑完躲在医务室让尾巴冷静下来缩回去,一回头却看见顾松言。
  四目相对,童倦捂住尾巴恶狠狠道:“不许说出去!”
  顾松言看着他,起身朝他走过去,一把攥住尾巴,“行啊,让我看一眼就帮你保守秘密。”
  童倦差点跪在地上,咬牙骂道:“看完快滚。”
  小剧场:
  顾松言脾气“极好”,为人清冷自持,童倦从来没见过他生气,故意趴在桌上疯狂试探,“喂大学霸,亲一下学一题,来吗?”
  后来。
  童倦恨不得把试卷塞顾松言嘴里,“老子都从年级900名考到130了,还学?不学了!”
  顾松言淡淡看他,“不学也得学。”
  童倦气极,“老子说了不学就不学!”
  顾松言死死掐住他下颚,童倦被他的眼神吓住,“就……就学一题行不行?不是不想学习,主要是我一校霸倦哥,让你压着亲来亲去……学!立马就学!”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倦、顾松言 ┃ 配角:完结文《教授,抑制剂要吗》《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有尾巴,可长可短可rua

第1章 校霸和学霸
  《少年臣》
  文/荒川黛 2020.5.21
  江城在北方,十月底就开始陆续供暖。
  教室里靠近暖气片儿的学生们昏昏欲睡,靠近门而感受不到暖气的学生们则在桌子底下偷偷攥紧暖手宝,恹恹打着呵欠。
  深秋初冬,窗外的树上零星挂着几颗成熟了的柿子,在阳光下显得澄黄诱人。
  几只鸟站在树梢有一下没一下地啄柿子。
  “已知等比数列……”
  “回来了!!卧槽回来了!”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声,把正在上课的数学老师吓了一跳,扩音麦掉在地上发出一道刺耳的电流声。
  “徐恒你鬼叫什么,谁回来了!你给我上来回答这道题!”
  徐恒缩了缩脖子,“郭大侠,在下不会。”
  众人哄笑。
  数学老师姓郭,长得像极了老港片儿里的郭靖,脾气也挺像,久而久之大家都喊他郭大侠。
  郭老师被他气得一拍讲台,“你说说你们上课睡觉下课胡闹,距离高考就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了,再不努力将来准备都去工地搬砖?”
  原本无趣又催眠的教室被这一闹顿时热闹起来,交头接耳议论“谁回来”了,和郭大侠训话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像是个抽象派交响乐。
  “顾学神,你说徐恒刚喊的是谁啊?该不会是他吧,就那架势不送进去教育半年都是好的,居然还能回来?太强了吧。”
  顾松言笔尖顿了下,敛着的眉眼微凉。
  人手一件的普通校服穿在他身上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禁欲感,额角垂下来的一缕被教室的冷光一衬显得格外冰冷。
  “不说了不说了,打扰您老听课小的反思。”
  这世界上没人能跟他唠起来,张乾知情识趣地掏出手机,在群里问到底是谁回来了。
  顾松言从他手上收回视线,侧头看了一眼,因为坐在门口,只能看到左侧窗外的两颗柿子随风而颤。
  “报告!”
  一声响亮清脆的嗓音自前门响起,打断了郭大侠和同学们的交响乐,教室霎时陷入极致的宁静,齐刷刷看向门口。
  “倦哥!”
  “童倦!”
  “安静!”郭大侠一拍桌子,先冲教室里吼了一嗓子,又转过头去问童倦,“你怎么来了,有事?”
  少年嗓音清朗而张扬,“我回来上课啊,校服都穿了,不像?”
  郭大侠扫了一眼他斜咧在肩上的校服,从头到脚都写着四个字:吊儿郎当。
  这人大名如雷贯耳,江城一共十三所高中没有一个不知道他的,二中校霸童倦,一身狠厉痞气,打起架来六亲不认,连老师都敢开瓢。
  高三学生八月下旬就开学,他一到学校没几天就拎着张椅子给教导主任开了瓢,到现在都没销伤病假,反倒所有人觉得得开除的童倦倒先回来了。
  童倦不喜欢被人当做动物园的猴子一样观赏,站了半天终于烦了,“郭大侠,我能进去了吗?脚疼。”
  下课铃响。
  童倦不等他说话便撑着拐杖往里走,擦肩而过时郭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膀,“祖上积德了啊。”
  童倦人如其名,倦懒地甩了下肩膀没应声,径自撑着拐杖往教室里走。
  “倦哥倦哥,你这腿怎么回事?去老赵家里负荆请罪了?让他们给打折的?疼不疼啊?”徐恒跑过来给童倦拎书包,看着他木乃伊似的石膏左腿“啧啧”两声惨。
  童倦懒得搭理。
  徐恒叨叨问:“你真能回来啊?别是回来收拾东西回家的吧。”
  “你都不知道,就这两个月你不在我一个人也太寂寞了,老师天天针对我说我倒数第一,你回来我就解脱了,哥们儿原地飞升,倒数第二。”
  童倦嘴角微勾地笑了下,“行啊,喊声爸爸就拯救你,让你当光荣的老二。”
  “还要我喊爸爸?谁不知道我们倦哥是整个二中的旗帜,永恒不变的倒!数!第!一!”徐恒尤其着重最后四个字,贱兮兮说:“每周升国旗没事儿好讲了就拿您祭军旗,倦~爸~爸~。”
  “爬。”
  童倦受不了他聒噪想踹他一脚,但碍于瘸了腿只好忍了。
  徐恒清了清嗓子,把校长那把苍老而不失威严的嗓音学的惟妙惟肖。
  “二中童倦,调皮捣蛋,除了吸毒,什么都干!你听听你听听,这还给我整出口号了,我是让你们引以为戒,啊引以为戒!我是让你们崇拜他喊他爸爸的吗?我再听见你们谁跟在童倦屁股后面喊倦哥喊爸爸,都给我滚回家!!”
  童倦嘴角始终挂着点漫不经心的笑,配上身上倦懒的气质,在前呼后拥的人堆里尤其扎眼。
  他从进教室门开始就一路被围堵,十米的路走的活像十万八千里一样遥远。
  女同学给他递糖、递没开封的奶茶,男同学按捺不住好奇心问他教导主任怎么样了,问他是上学还是退学,一时间嘈杂得像是菜市场。
  童倦眯眼在教室内扫了一圈儿,只有一个人格格不入,坐在后门安静地像是一座冷冰冰毫无感情的雕像。
  除了他进门时四目相对那一瞬的蹙眉,顾松言连眼皮都没翻过一下,握着笔写卷子丝毫没受干扰,童倦磨了下牙。
  “儿子过来。”
  徐恒立刻递上一只胳膊,狗腿地学小李子,“来嘞,倦爸爸您吩咐。”
  童倦半靠在徐恒身上撑着单脚站立,用他长长的拐杖冲桌上敲了下,口香糖吹出一个小泡应声碎掉。
  “喂,皇帝还没死呢,这就等不及就篡位了?”
  顾松言抬眸,狭长的眼睛像是片桃花瓣,慢慢掀起眼皮带起一点折痕,没什么温度地看了他一眼又垂下去了,摆明了不想搭理他。
  不止班里同学,整个二中都知道童倦和顾松言两人不对付,说水火不容都是轻的,如果杀人不犯法,这两人早有一个见阎王了。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