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幼崽军团

作者:壹小糖 时间:2020-09-16 07:32 标签:甜文  星际  萌宠  
星际第一战神楚烽失踪,周严四处寻找,却只找到一只圆滚滚的小白虎。虎崽爱吃爱睡爱打架,还带坏幼儿园的其他小朋友,组队逃课打群架。
  副官毛绒绒,重火力支援绿油油,治疗红通通,新来的预备役细又长,周严一边照顾小崽们,一边继续寻找楚烽的下落。
  某天,他发现,睡得四仰八叉的那只虎崽,好像有一些小秘密。
  胖崽战神攻,前期时大时小,可萌可帅
  虎崽日常:吃肉,睡觉,打架
  战神日常:迈过错位的时间和扭曲的空间,走向约定的地方,重回你的身边
  风光无限的星际第一战神军团,据说,他们曾经的饭点是这样的
  小不点一:鸡腿没了
  小不点二:卤鹅没了
  小不点三:烤全羊没了
  小不点四:我碗没了
  小不点五胖崽战神:肉,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内容标签: 星际 甜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严,楚烽 ┃ 配角:小伙伴们,坏蛋们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胖崽战神,可萌可帅
  立意:共守星系家园
  ==============

第1章 小短腿
  周严路过广场时,广场的大屏幕正在直播庆祝活动。
  星际历5月16日是庆祝日,庆祝三年前成功关闭星际通道,避免了整个星系遭到外来高级文明的入侵。
  庆祝活动热闹非常,现场载歌载舞,人头攒动,笑声和歌声融合。镜头时不时的切入同步采访,展示各地的风土人情。人们喜气洋洋,开心地诉说着美好的生活来之不易。
  其中,最备受关注的大事件,是英俊帅气的新战神与星际第一财团的独子,他俩宣布了订婚仪式的举办日期。
  周严淡淡地扫了眼大屏幕,随即收回视线。他对这些热闹不感兴趣,拎着两大袋刚买的新鲜食材,不慌不忙的往家走。
  途经英雄碑,他不由的放缓步速。英雄碑刻有为星系做出过伟大贡献甚至牺牲生命的英雄们,里面有一个年轻的名字:楚烽。
  楚烽,曾被誉为星际第一战神,三年前正是他冒着巨大的危险,拼尽全力关闭了星际通道,阻止战火的爆发。
  人们似乎格外健忘,他们已然忘却这个刻在英雄碑的姓名,热情期盼着新战神和财团独子的婚事。他们忘了这位失踪的战神或许没有死,楚烽可能正困在某处等待救援,等着他奉献一切的星系接他回家。
  有人猜测,军队早已放弃楚烽,才会交给楚烽有去无回的任务。楚烽的一生辉煌而短暂,他是政治经济的角力、排除异己的牺牲品。
  楚烽失踪后,军队仅是匆匆的搜索了周围区域半个月,就迅速撤离。不久,新战神诞生,昔日的第一战神沦为刻在英雄碑的静默过往。
  周严此刻的住处,位于星系边缘一颗贫瘠的小星球,属于经济文化全方位落后的小地方。他在这儿买了独栋的小楼,房子有两层,窗户特别大,采光充足。
  门口悬挂着周严自制的铜风铃,形状犹如一只合拢的利爪。铜风铃从不发出声响,即使在狂风暴雨的天气,它始终不见丁点儿反应,仿佛独自存在于另一个世界。
  周严望了眼纹丝不动的风铃,抬步进屋。
  他前脚刚到家,接到一通电话。视频的信号不稳定,画面传送得断断续续。视频对面是一个穿的花花绿绿,媚里媚气的青年,对方冲周严眨眨眼:“嘿,宝贝,有一桩大生意,给这个数,有没有感到特别心动?”
  对方兴奋地朝着周严比划数字,对报出的价格极具信心。谁知道,周严看都不看,果断丢了一句:“没兴趣。”
  “哎呦喂,我的严祖宗,你看看我,看看我啊,”青年嘴角抽了抽,“这个数不低了,比平时翻了二十倍,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百倍也没兴趣。”周严应道,“你找别人吧,这个价足够招募到高级的训练导师。”
  面对油盐不进的周严,青年一脸郁闷:“你又跑回那个破地方度假?什么时候回来?霍家知道不,星际第一财团霍家,这次的生意和霍家有关。”
  “霍家的生意才给二十倍的钱,你们那位校长抠门得一如既往,友情建议你早点换地方自立门户。”周严一边把蔬菜肉类放进冰箱,一边给意见。
  青年当即甩给周严死亡凝视:“二十倍还嫌少?在我们学校,那个小气的老头,只有聘请你的时候没有斤斤计较。”
  “那个小气的老头,知道自己儿子背地里这么说他吗?”周严笑道。
  青年长长的“切”了一声:“还能不能好好的聊天。霍家啊霍家,金闪闪的名号,争取到霍家的小孩,学校以后再也不愁招生了。”
  周严不为所动:“霍家的宝贝独苗,今天刚和那谁谁新战神宣布订婚日期。怎么,他俩的孩子已经满地跑,要挑选学校了?”
  “你说的那位是霍家正牌接班人,富可敌星系,霍少爷年纪轻轻的,又和未婚夫恩爱甜蜜,如胶似漆,哪需要小崽子打扰他的二人世界。”
  青年说着,啧啧感叹,“别说这位霍少爷找了个男人,他就是看上了一只外星生物,霍家分分钟集全星系顶端科技,培养血脉正宗的继承人。真是这位霍少爷的孩子,我们学校梦里抢还差不多,腥风血雨,那场面铁定惨烈。”
  “这回的所谓霍家生意,是霍家远房又远房,超级无敌那么远的亲戚,强行沾个亲带个故而已。你也知道,学校条件也就那样,有姓霍的肯来,还和霍家勉强有关系,已经是老天保佑。”
  他瞅了周严两眼:“你实在不回来,要不,帮我开一个训练场,我负责控制?”
  听到这话,周严的动作略微一顿,笑容收敛了些。他还没有开口,下一秒,青年无力地摆摆手:“别以为你住的破地方信号不好,画面卡到吐血,我就瞧不到你拒绝的小眼神。我承认,你开的训练场,我控制不住,容易发生意外。”
  每家的孩子都是宝,若是在训练场出了事,又和霍家沾亲带故,学校直接关门大吉不说,青年和他那个校长爹,恐怕小命堪忧。
  “你这次又要度假几个月?”青年劝说得沮丧。
  周严应道:“初步估计三个月。到时候那个姓霍的还在,我回来开训练场。”
  青年简直哭笑不得:“你觉得对方会等这么久?”
  周严摇头:“不会。”
  青年:“……”
  那说什么说,三个月,三天黄花菜都凉透了。
  通话结束后,周严静静地望着窗外的阳光。不是他不愿意帮朋友的忙,而且他现在不能回去,他有必要留在这儿,直至他的状态恢复平静。
  只不过,他的状态何时回到正常,十天半个月,抑或一年半载,他完全不确定。
  不同于其他富裕星球的不夜天,偏远贫穷的小星球缺少那些丰富多彩的夜晚项目。经济的落后导致人口严重外流,本地发展减速,设施建设投资少,不得不一慢再慢。
  当整个世界陷入沉睡,周严却躺在床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每年的这段时间,他严重失眠,今年的情况更是比往年严重,他头痛欲裂,痛苦不堪。
  周严难受到恍惚,骤感整个世界天旋地转。隐约间,他听到清脆的声音,起初很轻微,渐渐地声音越来越清晰,是金属撞击的声响。
  愣了几秒,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个久违的响动来自门口的铜风铃。他顿时心跳加速,恨不得马上冲到门外查看情况,遗憾的是力不从心,疯狂的失衡感将他牢牢的压在床内,挪动不了分毫。
  他喃喃道:“这次是成功了,还是又失败了?”
  无人回答他的提问,没人为他解释外面的变故。
  屋外,风平浪静,矗立黑暗的两层小楼仍在一如往昔的梦境之中。
  只是挂在门口的铜风铃轻轻地晃了晃,好似被一道看不见的力量拨动,它从起初的利爪合拢状态,缓慢的张开了。风铃原本的铜制质感转眼褪去,化作古老的猛兽爪骨,尽显强势磅礴的气息。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