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审判日

作者:十权 时间:2020-10-16 11:13 标签:灵异神怪  无限流  情有独钟  强强  
世界崩塌,审判日来临。
  这一天,谢行吟在游戏里捡到了一个瑟瑟发抖的少年。
  一刀斩断鬼怪的脖子,他抹掉脸上的血渍,对着漂亮小少年陆焚笑了一下:
  “不用怕,哥哥保护你。”
  【鬼怪们】
  不好啦!全队最难搞的戏精大佬陆焚要通关了!
  收拾不了陆焚怎么办?
  那就从他那个小白脸新人队友下手吧!
  ——诶?等等!
  那位小新人你是怎么单手举起40米大砍刀的?!
  我擦快跑啊!救命啊!杀鬼了——!!
  被捶得屁滚尿流之后,
  鬼怪们:……谁特么说这好下手的!?
  【某一天】
  谢行吟一觉醒来,发现怀里的小可怜竟然变成了个野男人。
  这时他才发现,原来陆焚才是真·大佬。
  ——这家伙真身是个比自己还高的成年人,根本不需要他保护
  谢行吟:???
  谢行吟:我草!那你为什么往我怀里钻??!
  扮猪吃老虎的戏精年下攻vs淡定混血大美人受
  ⊙强强无限流。
  ⊙有点恐怖/正剧冒险向/非金手指纯爽文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行(xíng)吟,陆焚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捡来的小可爱变成了野男人
  立意:热爱生命,在困境中锤炼自己
  作品简评:
  谢行吟意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游戏世界,在这里他了解到了当年父亲在审判日里失踪的缘由。在和白昼公会会长陆焚并肩作战,经历了无数的惊险闯关考验后,他发现身世神秘的陆焚似乎一直隐瞒了什么,而游戏背后更不为人知的秘密也在缓缓揭开……本文人物形象鲜明,行文生动风趣,用流利的文笔塑造出了一个奇幻刺激的游戏世界,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惊险和幽默并存,扣人心弦,值得一看。


第1章 进塔
  森林深处传来乌鸦凄厉的啼鸣和受惊扇动翅膀的声音。
  谢行吟站在三人合抱的梧桐树上,手里紧紧地反握着一把染血的匕首。
  高处的风把他浅亚麻金色的头发拂动起来,清晰地露出颇具混血感的深邃五官。
  他身上的象牙白衬衣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撕破了,凌乱不堪,衣角上沾着的殷红血迹触目惊心。
  谢行吟已经在近十米高的树枝上蹲了很久,久到太阳几近落山。
  就在他脚下不远处的树底,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已然不成人形。
  ——半小时以前,那还是个活生生的人,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脚踩成了滩挤扁的肉泥。
  天边的最后一缕霞光即将散尽,谢行吟不太确定那怪物是不是真的离开了。
  他紧紧地抿着唇,望着远处看不见边际的密林和群山。
  眼前这片森林相当古怪,就像是怎么走也看不到尽头。
  对于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谢行吟其实一点头绪都没有。他只记得自己是在睡梦中从半空中掉了下来,然后和那东西对峙了许久。
  之所以管它叫“那东西”,是因为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它——
  那东西的体型相当大,勉强能看出人形轮廓,在它的身上有一颗头颅和大量的残肢断臂。谢行吟感觉它看起来像是由腐败的人类肢体拼凑而成的,有几只手上还涂了指甲油。
  它似乎不吃尸体,只是以杀戮为乐。
  森林里的风又大了起来,夹杂着枯枝砂砾打在脸上,让人险些睁不开眼。谢行吟揉了揉被吹得干涩的眼睛,打算下树了。
  树上的风太大,冷风从领口灌进来,吹得他后颈飕飕发凉。
  “滴答——”
  很轻微的声音。但是非常近。
  谢行吟微微一愣,看见有什么粘稠的东西滴在了他的脚边。红黑色的,只此一滴就散发出强烈的腥臭味,像是被氧化了的血迹。
  “滴答——”
  又是一滴。从头顶上滴下来的。
  谢行吟心脏一紧猛地抬头,眼神撞见了头顶笼罩着一个巨大的黑影。
  那丑陋的肢体怪物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头顶的树冠上,无数双手扒着摇摇欲坠的枝丫,用那对漆黑空洞的眼窝死死地盯着谢行吟。
  谢行吟在心里“卧槽”了一声。
  没给他反应时间,那剔骨削肉的利爪毫不客气地狠命抓过来,谢行吟条件反射地仰头躲避。腐烂的爪子上生着修长锋利的指甲,险险地擦着他的喉咙抓过去。
  也幸而他反应快,如果是被那刀刃似的指甲刮破了颈动脉,保准当场血溅三尺。
  ——更别说那玩意儿不知道几千年没洗手了,被它抓伤没准还会感染。
  一击未中,那东西凄厉地怪叫一声,完全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手脚并用直直朝谢行吟扑了过来。
  它移动的时候就像是黏在树干上一样,同时用数条胳膊爬行,飕飕带着风。转眼间谢行吟已经能看见它黑洞洞的眼窝和咧开的嘴角了。
  就在它怪叫着将要扑上来的同时,谢行吟把重心一歪整个人直挺挺地从树上跌落下来,猛地栽进了树下厚厚的灌木丛里。
  按理说从十米高的地方跳下来和自杀没区别,但他坠落点的灌木丛里全是层层叠叠的藤蔓,比想象中的还得要柔软。
  谢行吟虽然摔得眼冒金星,但是没骨折,还能站得起来。
  他根本顾不上看怪物追上来没有,甩了甩发昏的脑袋,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就跑。刚迈出去一步,脚腕上忽然一紧,直接将他前倾的身体绊倒了。
  谢行吟龇牙咧嘴地低头一看,脚腕已经被什么东西死死勾住了。那是一条墨绿色的藤蔓,生的罕见得粗。
  他奋力踹两下也没能挣开,往腰间一摸时扑了个空。
  ——匕首在他掉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脱落了,此刻掉在了距离他五米开外的树下,闪着金属的光泽。
  这藤蔓力道惊人,谢行吟抬头一看,顿时冷汗就下来了。那肢体怪物已经飞快地从树上爬着往下赶来。
  那东西形似蜘蛛,数不清的肢体又像百足虫,对于这类诡异生物的恐惧似乎是刻在人类基因里的。
  眼睁睁地看着那怪物迅速朝他靠近,一边飞奔一边在草地上拖曳出一条血迹,谢行吟却动弹不得马上要被它瓮中捉鳖。
  倒霉透顶。就算拿得到匕首也来不及了。
  谢行吟瞪着眼睛,眼看着那张令人作呕的怪脸越来越紧,几乎能闻到腐臭味!
  ——危急关头,就在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背后树林里“嗖”地一声冷不防地窜出来一支箭,不偏不倚地射进了怪物的眼窝里。
  拖着雪白尾羽的锐利箭身没入大半,把它的脑袋扎了个对穿。被偷袭的怪物登时凄厉地怪叫了起来。
  谢行吟甚至也跟着拧了一下眉毛,他看着都觉得疼。
  果然,那怪物被偷袭者激怒了,放弃谢行吟锁定了新目标,怪叫了一声往他背后的方向手脚并用地追了过去。
  一分钟,两分钟……
  那怪物跑远以后一直没有回来。谢行吟长长地松了口气。
  他抬手掸了掸溅到他衬衫上的枯叶残枝,开始琢磨着怎么处理脚下那条该死的藤蔓。
  ——然而,当他发现这藤蔓根本不止一条的时候已经晚了。
  无数的藤蔓从地下钻出来,顺着他的脚腕往上爬,紧紧地缠住了他的两条腿,把他整个人都拖进了灌木丛里。
  谢行吟两手空空什么武器都没有,满是草根沙砾的草地上连石块都看不见,要对抗这么多藤蔓完全是以卵击石。
  很快,越来越多的藤蔓缠住了他的身体,麻绳粗细的藤条缠得越来越紧。那藤蔓粗糙的表皮上满是黏糊糊的分泌液,谢行吟感觉到皮肤被蹭到的地方开始发烫。
  他强烈怀疑那是什么腐蚀性液体,会逐渐把他整个人融化成藤蔓的养分!
  无数的藤条从地下涌出来,将他的手脚全部束缚住,谢行吟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见一些藤条钻进了他衬衫里。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