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就差说我是神仙了

作者:春风遥 时间:2021-01-11 10:03 标签:爽文  强强  灵异神怪  无限流  
阴差阳错,祈天河进入无限副本时,被误认为成是王者归来,只为消灭游戏里的邪恶阵营。
  真菜鸟·新手村玩家·祈天河:……就很绝望。
  ------
  作为新玩家,祈天河一进游戏,瞬间收获无数追随者,他们视他为光明的曙光,海上的灯塔,希望路上的指引者。
  玩家A:大佬,今天是要去消灭邪恶阵营的哪个疯子?
  玩家B:小哥哥,接下来是过S级难度的副本,还是SSS级呢?
  玩家C:您看,是不是已经到了推翻游戏统治,掌握命运主动权的时候了?
  祈天河:……
  ------
  无限副本,玩家如蝼蚁,祈天河幸运得到《七日经》:练成之日将灭自身人欲,成万灵之体,引众鬼拜服。
  他试着翻译了一下,约等于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是时候在游戏里找个干儿子养老了。
  ————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无限流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祈天河 ┃ 配角:全能鹦鹉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真菜鸟,假传说!
  立意:在逆境中靠着对正义的坚持打击邪恶势力。
  vip强推奖章:高三那年,祈天河意外听到一道声音,诱惑他进入一场神秘的游戏试炼。对此祈天河不拒绝也没答应,并利用准玩家的身份混得风生水起。几年后,那道声音再次出现,推测出自己可能有生命威胁,这一次,祈天河选择了答应……作为菜鸟玩家,他唯一的金手指是一只更加神秘的鹦鹉,得到后者的提醒,祈天河打定主意在副本里以稳为主,活到最后,然而却往往事与愿违。本文延续了作者一贯幽默的风格,描写了一位喜欢借游戏东风的准玩家在进游戏后,被误当大神经历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事件。主角祈天河本想苟到最后,却一步步被路人甲乙丙丁硬生生地推向了反派的对立面,戏剧性的冲突让人在闲暇时候阅读不免会心一笑。

第1章 他,回来了(一)
  “财富,寿命,权利……只要参加这款游戏并获得胜利,你就能从中任意挑选一项。”
  三个月来,这是这道声音第十四次出现。
  期间祈天河去医院做了检查,体检报告正常,又去做了精神检测,也没问题,最后他不得已询问父母。
  “实话实说吧,我家是不是有祖传的系统?”
  “系统?什么东西?”
  “就是一种通过压迫使人进步,但只要我乖乖听话就能走向人生巅峰的玩意。”
  “哦,不就是擀面杖么。”
  “……”
  确定不是自身问题,高考结束后,祈天河第一次搭理了这道声音。
  “赢了能得到莫大的好处,但输了呢?”
  “折运。”
  祈天河沉默了一下:“除了我,还有其他人参加么?”
  “玩家的数量每时每刻都在增加。”
  “也就是说在未来,人类的精神状态会成为大问题。”祈天河略一沉吟,翻着填报志愿指南:“心理学专业会成为热门。”
  “……”
  “我看这家高校就很不错,以我的成绩,进去不成问题。”
  一个月后,祈天河以优异的成绩顺利进入首屈一指的天海大学。
  ·
  四年时光一晃而过。
  临近黄昏,仅存的光芒耀眼却柔和。
  蓬勃的绿色植被从窗台垂下,一直延伸到地板,整个房间充斥着一股生机。
  这是一家高端私人诊所,拥有顶尖的心理医生,主要针对财阀和一些名人。
  今天预约的客户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儒雅随和,眼神中却透露着一股子锐利,或许是因为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头上早早多了几根银丝。
  男人叫柳天明,此刻他双手交叉随意搭在身上,开口时像是在谈公事:“我听说你有一套独特的方法,能帮助失眠的人入睡。”
  祈天河笑容温和:“顶多是改善,外界传言夸张了。”
  柳天明的视线停留在墙上挂着的一幅题字:游戏有去无回,人间繁华正好。不由眼神微变,问:“祈医生也喜欢玩游戏?”
  祈天河:“少不更事时沉迷过一会儿。”
  实则初中那几年,因为去网吧没少挨过父母的混合双打。
  柳天明忽然问了一个古怪的问题:“祈医生的治疗效果这么好,有没有兴趣去拯救更多的人?”
  祈天河被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保持职业微笑回答:“我已经过了迷恋超级英雄的年纪。”
  适时结束这个话题,他将重点引入失眠问题上。
  祈天河在心理学专业上下过苦功夫,本人也有足够的天赋,是为数不多真正拥有催眠能力的治疗师。
  两个小时后,当柳天明从诊所离开时,身上的疲惫卸去了一半。
  深深看了祈天河一眼,他撑伞离开。
  祈天河目送客人下楼,职业笑容淡去,伸了个懒腰长松一口气:“今天的工作结束了。”
  晚上可以去烧烤摊撸个串,好好休息一下。
  一转身,电脑屏幕亮着幽茫,键盘前不知何时出现一只鹦鹉,爪子锋利无比,就和它此刻凌厉的目光一般。
  “很开心?”
  熟悉的声音让祈天河紧绷的神经微微松动了一些。
  就是这道声音,一直在蛊惑自己进游戏。
  鹦鹉:“我看网上说,一个男人如果恋爱数年都不结婚,那他基本不会结婚……同理,这种态度可以放在任何一件事上,譬如你每次都说再等等,我这一等就是四年。”
  祈天河平静回应:“过去四年里,我一直在认真考虑要不要进游戏,否则为什么不明确拒绝你?”
  鹦鹉一语道破:“身份,你需要准玩家的身份。”
  闻言祈天河面色微变,不错,他就是靠着这点通过暗示性的词汇吸引别人到自己的诊所。否则一个新开的心理诊所,任凭业务素质再高,自持身份的大人物也不会多看一眼。
  只有玩家间才能交流游戏,而他勉强算是准玩家,成功借了游戏的东风,引来不少贵客。
  调整了一下情绪,祈天河面带微笑:“真正的原因是我已经习惯了你的存在,对我来说,你是可以交流的朋友。”
  鹦鹉锋利的爪子动了动,幽光下透出冰冷的光泽:“不,这些年你从未停止过在我身上套取游戏信息……和白嫖无异。”
  气氛短暂地沉默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祈天河坐在转椅上,凝视鹦鹉的黑豆眼,就像是在做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交流:“正如你所说,我套取的是游戏的信息,不是你的。”
  鹦鹉瞳孔微缩。
  祈天河:“肯定有玩家拒绝过游戏抛出的橄榄枝,但我相信,游戏神通广大,相应措施不会少。像你这样,仅仅因为被拒绝而留在我身边,多半是有别的原因。”
  鹦鹉不说话了。
  沉默中,祈天河偏过头看向窗外,主动结束不愉快的探讨点,话锋一转说:“刚刚那位客户有些奇怪。”
  诊所开业来,时不时就会出现一两个玩家想要和他畅聊关于游戏的话题,不过每次都被祈天河轻描淡写地转移注意力。
  今天这个人明明也是玩家,聊天话题却莫名其妙。
  ·
  大雨滂沱。
  黑色轿车旁瘦高男子撑伞等待,待柳天明走来时连忙迎上去,为他开车门。
  瘦高男子负责开车,路上问:“他同意了么?”
  柳天明薄唇一抿,给人以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稍顷才说:“哪有这么容易。”
  一切都要从一年前说起。
  那时一个疯子进入游戏,善于利用游戏规则掀起腥风血雨。一个新人如此强势杀入游戏,身上携带超一流道具,明显不合常理,后来真相浮出水面,对方是通关后重回游戏。
  瘦高男子也在这人身上载过一回,咬牙切齿道:“这是我头一次痛恨游戏禁止玩家自相残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