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短篇]修真不如啪啪啪

作者:佚名 时间:2017-12-15 13:44 标签:双性 生子 调教 父子 人兽 总受 兄弟
np总受,双性,生子,兄弟,父子,人兽,高H,苏苏苏
修仙界小有名气的迟情派掌门叶迟,真实身份居然是五位长老的肉便器,同时还是整个门派的胯下之宠……
入门需知:
①拥有粗长肉棒和较好修炼天赋
②成功射精进掌门子宫深处,将掌门操到淫水流满一小杯
③能与其他两名弟子将掌门操到失禁,让掌门彻底变成骚母狗

肉文不需要逻辑!!!!看到BUG请无视……


  第一章 序言

  “啊啊……唔……嗯……啊好大……呼……啊啊啊……别,别进去……太深了唔……嗯……哈……不要了……不要了……”
  某洞府内,一张灵玉大床上,两个人影交错翻滚着,上面那位少年容貌清秀可爱,脸上写满了情欲,被下身传来的一阵又一阵快感折磨到神志不清,只能吐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他此时正浑身赤裸地坐在另一位俊美男子身上,身体随着男子的挺身而轻微颤抖着,啪啪啪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洞府之中,少年几乎承受不住身下人的狂野操干,就连叫声都带上了一丝哭腔和沙哑。
  “哥……啊啊啊……哥……好深……唔……哈……好棒……啊……太深了……不行了……迟迟受不了了……呼……啊……好棒……”
  被顶撞到腰酸的不行,叶迟几乎不能直起身子,只能用腿夹紧叶问辞的腰,然而在重力的作用下,反而将自己送得更深,被那肉棒操得后穴更酥麻,也让他越发敏感淫荡起来。
  他……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淫水了,太多了,已经流得太多了……
  “迟迟……哈……你看看……哥哥洞府的每一处地方……呼……都被你的淫水打湿过……”心知叶迟心里在想什么的叶问辞嘴角一扬,在弟弟耳边这样说道,“真是太淫荡了……我的弟弟……居然要亲身哥哥来用肉棒给你堵住那小穴……”
  一边说着,他一边扣住叶迟的腰,猛地加大了力道和速度疯狂抽插起来,操得叶迟“啊啊啊啊”一阵乱叫,爽的嘴都合不拢,只知道迎合着动作让肉棒碾压进更深的地方,将他送到极乐之地。
  终于,随着身下人最后一次深埋,这场长达三个月的荒乱行为彻底结束。滚烫的精液喷射进叶迟的体内,烫的他又是一阵爽,只可惜叶迟那小肉棒已经再也射不出什么来,连喘息声都开始断断续续起来。
  后穴贪婪地吞吃下哥哥的精液,叶迟情动的脸上一闪而过餍足的神色,转而变作了无力承欢的脆弱,趴在叶问辞怀里呜咽着,两只可爱的圆圆眼睛里还残留着高潮时的泪水。
  怜爱地吻去他脸上的泪水,叶问辞一向淡漠的脸上露出了无比温柔的神色,若是让外人见了,必然会吃惊于赫赫有名的冷面剑修居然有如此温情的一面。
  后穴里还埋着哥哥的肉棒,叶迟哼哼两声,可怜兮兮地看着叶问辞,结果把哥哥看得呼吸一紧,连肉棒也隐隐有抬头之感,吓得叶迟赶紧捂住嘴巴。
  他虽然重欲,但毕竟只有筑基修为,如今真的被三个月的欢愉折磨到累了。
  不过,和元婴的哥哥双修一次,也足以让他功力大增了。
  叶迟乖巧地被哥哥抱着,他自十岁起,一次无意间被叶问辞仇人暗算中了淫毒后,不仅前面多了一处花穴,后穴也变得骚痒无比,不用手抠就难以忍受,还会流出不少淫液,无人可救。
  五年后,就在三个月前,叶问辞实在忍不住情欲,对觊觎已久的弟弟下手,叶迟从而“被强迫”着在洞府里承受叶问辞的各种操弄。
  只是叶问辞不知道的是,叶迟本身就是淫魔转世,上一世,他因为情人们打起来,最终被波及死亡,转世后,他被叶问辞收养,虽然是淫魔,却是一副天真可爱的清纯模样。
  他一开始就在暗中勾引这便宜哥哥,忍着空虚修炼十五年,装作懵懂模样被奸淫,这三个月里尝遍了各种姿势,前后两穴吃了不知道多少精液,也成功从练气进阶到了筑基。
  叶迟一向聪明,他心知走其他淫魔那种四处吸食精气之路容易受天道责罚,于是重质量不重数量,懂得循环再生原理,精心选了几位情人,靠双修修炼,上一世也成功修仙,只可惜还是纸包不住火。
  看来这一世,他要另寻方法,千万不要重蹈覆辙。
  在刚刚叶问辞射精之时,他便趁此机会,将一种无毒之蛊下在了叶问辞身上。
  在曾修仙成功的他做的蛊作用下,从此以后,叶问辞的情欲会越来越强,肉棒也会越来越粗长,每一次不把叶迟操到崩溃失控到难以控制母蛊就不会停下。
  同时,叶问辞对叶迟其他情人的忍耐力会下降到不可思议的地步,甚至只要叶迟有意,叶问辞还能主动与人分享叶迟的身体。
  这种蛊,只有同样修为有仙人程度的人才能解开。
  这一世,叶迟不求成功渡仙,只求能在这凡世享尽情欲之乐。

  第二章 当着别人面被哥哥操到高潮,花穴渴望被狠狠蹂躏

  半年前,叶问辞带着他来到野蛮之地寻宝。
  野蛮之地,顾名思义,就是一块因为灵力稀少而没人愿意过去的地方。这里环境荒凉,愚昧落后,修仙者大多是人高马大的体修。
  叶迟本身并没有修炼的天赋,全然靠吸取别人灵力进阶,为了帮他疏通静脉,叶问辞这些年一直在为他四处搜寻宝物。
  想着外面看见过的强健身躯,叶迟舔舔嘴唇,便感觉下身又是一阵酸麻,情欲再一次涌起。
  离上一次被上,已经快过了三天了啊……
  于是叶迟抱住叶问辞的脖子,装作茫然的样子问道:“哥哥,迟迟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呀?”
  哥哥……迟迟的后穴湿了呢……
  同时,叶迟动用心法,开始不经意地提高蛊的活跃度。
  “出去?”叶问辞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同时蛊虫受心法控制,开始了躁动。
  叶问辞那双眼睛一瞬间,便彻底矢了清明。
  叶迟正等着呢,忽然被叶问辞从背后抱住,同时下身衣物被彻底撕碎,一根紫黑狰狞的肉棒从后直接毫无预兆地插进叶迟的后穴,一捅到底,直直地撞在他的菊心上,并开始了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抽插,让叶迟又痛又爽,喘息着,自己那小肉棒也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出去……哈……出去让别人……呼……看看你的骚浪样子……哈……”
  然后,叶问辞竟用这样站着的姿势,一边操干着叶迟,一边朝洞府外走了出去!
  “啊啊啊!哥哥,不要,太深了,不要,啊!嗯啊,好深,太大了,好大……”
  完全没想到这蛊效果居然那么好,叶问辞居然直接就要抱着自己,一步一插地走出去,每一次肉棒都会操进最深处,一次比一次更深,被贯穿的恐惧和渴望交织着,让叶迟情不自禁颤抖起来。
  敏感点被肉棒毫不留情地碾压,爽的叶迟淫水直流,撞的他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后穴的快感如潮水般将他淹没,而花穴也渐渐空虚起来。
  “哥哥……啊啊啊……轻点……腰太酸了……嗯……不要……不要再深了……哈……前面……呼……前面也要……”
  被前面花穴的骚痒折磨到几乎哭出来,叶迟开始恳求着哥哥的抚慰,然而中蛊之人并不会完全听他的指示,此时叶问辞对他的话语充耳不闻,哪怕一根手指也没有探过去。
  在欲而不得和庞大快感的双重袭击下,叶迟渐渐越来越浪,也开始扭着腰迎合起叶问辞的动作,主动索吻,湿润温热的后穴将肉棒吞得更深更紧,爽的叶问辞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这时候叶问辞已经抱着他走到了洞府外,旁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小麦色皮肤的健壮青年,他身上肌肉一鼓一鼓的,长相浓眉大眼十分英俊,只是神色似乎有些呆滞。
  这位陌生青年此时正在一边采草药,听了声音过来,见到这样的一面,整个人呆在了那里,不断看着叶迟情欲满布的脸和前面那张含着淫水的饥渴花穴。
  “哈……迟迟……被别人看见了……你被亲生哥哥插到高潮不断……淫水横流……小穴缠着肉棒不放……真是太骚了……连路人都被吓呆了……”
  元婴期的叶问辞自然是发现了那人,他冷笑一声,一边语言羞辱叶迟,一边炫耀似的,用小儿把尿的姿势,抬起叶迟一只腿将花穴露给那青年看。
  叶迟在情潮之中早已理智不清,一听到有人在一旁偷窥,居然更加兴奋起来,疯狂地摇着腰要将那肉棒吃得更深。
  “啊啊啊!……迟迟……嗯……啊……被人看见……哈……勾引亲哥哥操穴……唔……啊……花穴好痒……要大肉棒狠狠操进来……哈……啊……给迟迟止痒……”
  粉嫩可爱小穴吞吃着粗大丑陋的黑色肉棒,叶迟痛苦夹杂着欢愉的清纯脸蛋,沾了一丝白浊的小嘴,无比骚浪的呻吟,时不时有水声啪啪啪地撞出,强烈的反差让青年看得更入迷,呼吸也加紧,下身逐渐抬头。
  那呆傻的青年竟有一根不输叶问辞的巨物,紫到发黑,模样狰狞,顶端居然有一些弯曲,想必能将肉穴刮得欲罢不能。
  叶迟痴迷地看着那肉棒,饥渴已久的花穴一阵酥软,竟是渴望着有人来抚慰。

  第三章 被哥哥和陌生人一起操到高潮,口交,射进子宫深处
  “哈……迟迟……快……呼……和这个肉棒打个招呼……”
  叶问辞一边干着叶迟一边往那青年身边过去,他如今神智在蛊虫作用下,完全浸没在肉欲之中,只知道自己强迫了单纯懵懂的叶迟。
  父母双亡后,他收养了还在襁褓里的弟弟叶迟,将他一点点养大,最后享用。
  为了让叶迟接受与唯一亲人相奸的事实,他决定让叶迟彻底在情欲中堕落……
  叶迟被顶得七荤八素,也听不清哥哥在说什么,身体随着肉棒沉浮,摇摇晃晃之间,就见面前出现了那让他心思浮动的肉棒,它粗得让人害怕,颜色深紫到发黑,有着凶恶的模样和微微弯曲的顶端,肿到一种难以想象的程度。
  “啊……哈……肉棒……唔……迟迟要肉棒……哈……花穴好痒……要肉棒进来……啊……好深……啊啊啊……”
  他被叶问辞摁在地上后入,后穴被哥哥操得湿漉漉的,敏感点被各种角度撞击碾压,乳头被哥哥不留情地揉捏,地上的草轻轻扎在他赤裸的身上,让他又痒又痛,更加敏感起来,爽的他四肢发软,几乎要化作一滩水。
  可是前面花心,却在这强烈刺激下显得更加空虚起来。
  叶迟终于忍不住仰起头喘息,他的眼睛含着爽翻时分泌出的生理泪水,陶醉地看着眼前那陌生青年的肉棒,竟毫不犹豫地张嘴舔舐起来。
  青年看着他,呆傻的神色微微一动,英俊的脸上浮出一层红晕来。他与叶问辞那种略柔的外貌不同,是一种极其有阳刚气的男人外表。
  很好……这长度,形状,力道,叶迟刚好还需要一个徒弟,这青年很合他眼缘,虽说痴傻,但却天赋绝佳,年纪轻轻就有筑基后期修为。
  就决定是他了。
  那肉棒他的嘴完全含不住,在细细舔含一会儿后,叶迟就无奈地放下,用手握住。而那青年也感受到下身传来的快乐,一时间也情不自禁地动了起来。
  这时候叶问辞又换了个姿势,刚好让叶迟的花穴露在了青年的眼底,叶迟一边因后穴被操得更深而尖声淫叫出来,一边用发软无力的手指抠进花穴里,小心扩张起来。
  “哈……啊……过来……唔……啊啊啊!……好深……来……把你的肉棒……啊啊啊……插进来……唔……啊……”
  断断续续地说着,叶迟握着青年那巨大阳具,往前面早已湿软的花穴探去。
  青年总算是明白了他的意图,知道这流着水的小口能给他带来极致快乐,这野蛮壮汉毫不犹豫,直接将硬得发疼的性器狠狠撞了进去,全根而入,操进了子宫口!
  “啊啊啊啊啊啊!!!”
  叶迟被这猛烈的一撞刺激到立即尖叫出来,花道被摩擦骚痒被狠压的快感,以及花心终于被操到的酸爽让他竟直接到达了高潮,前面的小性器瞬间喷出了一小些精水。
  他张着嘴巴,任一丝口水流出,两眼无神,几乎被这极致快感压迫到昏厥。
  在颤抖着射精后,叶迟的前后穴下意识缩了些,爽的两人也喘息起来,抽动的动作更加凶狠,一时间又把叶迟活生生操到勃起,在欢愉与痛苦中共同坠落欲望深渊。
  “啊啊啊啊!……菊心……哈……被操到了……啊啊啊……子宫口被操开了……啊……哥哥……好棒……啊啊啊……子宫要被操穿了……呼……啊……太深了……哈……要疯了……”
  前后两只肉棒同进同出,将叶迟撞到爽的飞起,下身淫水直流,连那般粗的肉棒都堵不住,菊心被肉棒磨蹭碾压的酸麻让他喘息着说不出话,子宫被操开的强烈刺激让叶迟只会啊啊啊啊乱叫,两只腿摇摆着紧紧缠在了青年的腰上,只想着被操得更深更狠。
  “呼……骚货……哈……看你这孟浪样子……天生就是要被男人操的……呼……离了精液活不下去的……居然淫荡到要两个肉棒才能爽……”
  听了耳边哥哥这样的话,叶迟又羞又欢喜,用带着哭腔的语气颤抖着重复起来:“啊啊啊……迟迟……哈……天生就是给男人操的……啊啊啊……呜……迟迟……哈……离不开肉棒……啊啊啊……骚母狗要吃精液……啊啊啊啊啊!!!”
  随着叶问辞的最后一阵横冲直撞,那肉棒在后穴最深处喷射出一股滚烫的白浊,烫的叶迟爽翻,前面花穴一阵收缩,让青年低吼起来,更猛烈地撞进了子宫深处,操得叶迟骚浪不堪,各种乱叫,拼命摇摆着下体,恨不得让那两个球也操进自己体内。
  叶问辞抽出软下的肉棒,在一边欣赏尽叶迟的淫浪,突然走了过去,直接将肉棒塞进叶迟嘴里。
  叶迟毫不犹豫,张口努力吞咽,同时舌头开始乱动,让口中肉棒不一会儿便重新硬起。
  看着叶迟一张白嫩清纯小脸却着迷地含着一根紫黑丑陋性器的香艳场景,青年终于忍不住狠狠撞进了叶迟子宫最深处,在叶迟惊恐的目光下喷出自己第一次浓精,炙热的精水将子宫烫得一阵酸麻,叶迟双腿紧紧夹着青年的腰,享受着子宫被烫精液冲击的无上快感,战栗着再一次达到了高潮。
  同时,他眼里暗芒一闪,将那蛊顺着下体连接处,种进了眼前青年的体内。
  接着,在短暂休息过后,这里再一次响起了淫声浪语,三个人飞快地滚作一团交缠起来,肉体在草丛里时隐时现……

  第四章 被哥哥当着众人手指玩弄至高潮,壮汉们轮奸到子宫被操开

  等到几人荒淫完,叶迟躺在叶问辞怀里,身体里还含着两根肉棒,一边享受着高潮的余韵,一边开始盘问这陌生青年的来历。
  这青年神智有损,问了很久,叶迟才只能知道他名叫“敖”,是附近一个叫“牙”的部落的族人,出来只是为找草药给族长疗伤,不难看出,这部落之人大都和他一样痴傻,平时受尽其他部落欺压,最终连可以生儿育女的女性也被夺走,满部落只剩下男人。
  这群痴儿,空有一身修为,却同其他人一般过着野蛮人似的生活。
  于是叶家兄弟商议片刻,立即决定前去牙部落帮助,并探问出有关秘境的消息。而敖自然也被叶迟收作徒弟。
  等三人到了那部落,叶迟一见那族人,便彻底被迷了神。牙部落里尽是一些肌肉壮汉,他们光着上半身,腰间盘着野兽皮,强健的体魄和一身蛮力,动作时不慎漏出的性器各个颜色紫黑,模样粗粝丑陋,一晃一摇间显露出可怕的体积与长度。
  而那族长虽然年龄过百,却依旧是壮年模样,修为已有元婴期,是勉强有一定理智的人,虽说受伤,但依旧沉稳健壮,那阳具更是粗长惊人,让叶迟看上一眼身下两穴就瞬间湿哒哒的,连腿都软了几分。
  而这些体修之所以修为猛增,原来是因为他们居住之地就在叶问辞要找的秘境之上,身体吸纳庞大灵力进阶飞快,但有得有失,脑子却越来越迟钝。
  看着这些人,叶迟心下一动,这些他壮汉各个都想要……倒不如,在这里凭着秘境灵气与宝物,建个小门派,将他们统统归于门下!
  不过在此之前,他决定将蛊种在这群人身上。
  想罢,叶迟心法一动,开始躁动敖和叶问辞身上的蛊。
  “迟迟……你的小口流了好多水……”
  叶问辞被蛊所动,一时间情欲涌上来,那张素来清冷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手指探进叶迟身下花穴之中就开始毫不留情地捏揉。


上一篇:星际第一农场主

下一篇:孟四十九剑

[返回首页]
历史评论:
  
我的三观啊游客2018-07-25
  
我天。。。。。游客2018-08-09
  
完美游客2018-08-26
  
。。。游客2018-09-20
  
游客2018-09-30
  
。。。游客2019-01-28
  
厉害。。。游客2019-01-30
  
好像无话可说游客2019-02-08
  
真的是……强大游客2019-04-05
  
真是…让我耳目一新游客2019-04-08
  
真够了游客2019-04-14
  
好看游客2019-04-25
  
震惊我的三观游客2019-06-03
  
。。。游客2019-06-08
  
强无敌游客2019-06-10
  
。。。。游客2019-06-18
  
我只能说……666游客2019-07-15
  
好强。。。游客2019-07-15
  
哈哈哈,楼下好可爱,各位都是女性嘛?游客2019-07-17
  
流皮游客2019-07-17
  
牛掰游客2019-07-22
  
⑥……六啊
三观好像破碎游客2019-07-25
  
。。。三观。。。碎了游客2019-07-25
  
莫得三观。。。。游客2019-07-25
  
三观…我莫得三观了。游客2019-07-26
  
作者真牛逼。。。每篇文都毁三观游客2019-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