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我是死而复生的白月光

作者:六等星之夜 时间:2020-03-01 11:32 标签:甜文  重生  仙侠修真  天作之合  
 温柔乖巧受X偏执凶残攻
  弱受/略狗血/双洁//【逻辑死了,也没剧情】

  林初与殷长俞在一起时,殷长俞对他言听计从,宠爱至极,路都舍不得他多走一步。
  后来他死了,再次睁开眼,已是两百年后。
  昔日的恋人已性情大变,凶残暴戾,作为死而复生的白月光,林初看着自己和以前没有半点相似之处的壳子,心情复杂。
  ▼
  他已经在这屋子里待了快两天了,也没有人知晓他们在这里。
  殷长俞顺着他的背,语气中似有哀求:“阿初,你不能出去。”
  林初用尖牙咬住他的手指,声音模糊道:“为什么?”
  狐耳上一点红色绒毛被指尖轻轻捏住,殷长俞埋头在林初颈间,轻声道:“外面太危险了。”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初,殷长俞 ┃ 配角:恋爱为主,剧情为辅 ┃ 其它:


第1章
  入冬后的扶桑境地非常冷,终日飘着鹅毛大雪,殿外的走廊需时不时清扫,才可正常行走。
  阙音殿内倒是十分暖和,殷长俞命人在前殿和寝宫起了地火,林初赤脚踩上去,竟还觉得有些热。
  他站在厚厚的兽皮上,伸手推开了窗户。
  寒风一下子涌进来,林初眯了眯眼睛,望着外面微微出神。
  没过多久,他隐约听见殿外响起清脆的铃声,面上一喜,转身向前殿跑去。
  在一旁伺候的小妖叫都叫不住,林初绕过寝宫,果然看见一身黑袍的殷长俞。
  “长俞……”
  话音刚落,林初眼前一晃,整个人被拥入微凉的怀抱中。
  殷长俞摸了摸他的手,蹙眉道:“怎么这么凉?”
  他抬眼看向身后跟来的小妖,林初赶紧道:“只是方才开过窗,我不冷的。”
  地火整日整夜不间断地燃着,林初担心这样太耗费灵石,轻声提议道:“长俞,不如把地火撤了吧。”
  殷长俞将他抱起,才发现他又没有穿鞋袜。
  他抱着林初进了寝宫,在长榻坐下,将林初放在腿上,伸手握住他露出的脚踝。
  “不过是用些灵石,阿初不必在意。”
  林初对这些没什么概念,只隐隐觉得有些奢侈。
  这阙音殿内外就只有他一个凡人,连个普通的小妖都能自主御寒,殷长俞为了他一个人这样耗费,他内心甜蜜之余,又十分无奈。
  林初幼时被人谋害,不仅损了灵根还常年带病,更是无法修炼。
  若他能和普通修士一般,就算不能飞升成仙,也比这凡人的年岁多上几倍。
  殷长俞察觉他情绪低落,凑过去轻轻吻上他的唇,动作缠绵温柔,结束时林初轻轻喘息。
  林初实在恨自己这幅残躯,他虽不怎么外出,却也知道外面都说,殷长俞藏了个神秘的绝色美人,在阙音殿中夜夜笙歌。
  可那些人哪里知道,他不仅算不上绝色,还不能与殷长俞同房。
  殷长俞顾着林初体弱,连接吻都小心翼翼,两人在一起两年有余,也曾有过一些亲密之事,但从未做到过最后。
  林初每每想起此事,总会觉得对不起殷长俞。
  “阿初……”殷长俞的手摩擦在林初背上,给他顺着气,偏头埋进林初颈间。
  林初今日套了件青色的斗篷,颈间一圈狐狸毛扎在殷长俞脸上,他以为殷长俞想做什么,羞涩地将斗篷系带解开。
  灼热的唇毫无阻碍,触碰到微凉的皮肤,殷长俞呢喃道:“好乖……”
  林初紧张又期待,手指攥着殷长俞的衣领。
  殷长俞却退开来,替他将斗篷系好,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今日不动你。”
  他拿出鞋袜亲手为林初穿好,拥着他起身:“城中有拜神节,想不想去看看?”
  林初眸子一亮,抓住殷长俞的手:“想去!”
  殷长俞被他的小模样勾得心痒,摸着他有些消瘦的下颌,眼中透出怜惜,“近来不忙,可以多陪陪你。”
  听他这样说,林初更加欢喜。
  自己现在这身体状态,能不能再撑几年都难说,殷长俞各处去给他寻来的丹药,吃了一点作用也无。
  久而久之他也不再多想,专心享受和殷长俞在一起的时间。
  扶桑城一样下着雪,殷长俞探了探林初衣物的厚度,将斗篷帽为他戴上,只露出一张清秀的小脸,正仰着头看他。
  他眼中的依赖和期待毫不掩饰,殷长俞喉结微动,俯身轻柔地蹭着他的唇瓣。
  最终殷长俞也穿了一件玄色斗篷,内里十分宽大,将林初整个人包裹起来,出了阙音殿。
  -
  殷长俞的坐骑是一只通体火红的神凤,名为丹杞,丹杞天生孤傲,有时对殷长俞都爱搭不理的,却非常喜欢林初。
  神凤一族在化形为人身时,可自主选择性别,可丹杞既已成为殷长俞的坐骑,便是放弃了化形与繁衍的机会。
  林初知道后十分心疼丹杞,抚着它的冠羽:“长俞以后不要凶它了。”
  殷长俞冷哼一声:“我看它挺乐意的。”
  丹杞在林初掌心蹭了好一会儿,转头在尾羽中挑挑拣拣,忍痛拔出一根最柔软漂亮的,献宝似的叼到林初面前。
  殷长俞脸色黑如锅底,丹杞见林初收下尾羽,更加有持无恐,仰头短叫两声,炫耀似的看着殷长俞。
  神凤尾羽十分珍贵,也象征着祝福,不会轻易送人,林初摸着尾羽上软软的绒毛爱不释手。
  而林初从未见过殷长俞的原形,他总说自己太过丑陋,不想吓到林初。
  他越是这么说,林初越是好奇,可殷长俞一改往日的宠溺,任林初怎么央求,就是不给他看。
  在林初的印象中,殷长俞这样强硬的态度屈指可数。
  上一次还是因为两人确定关系不久后,林初偷偷脱了衣物钻进被褥里,待殷长俞回来后,忍着羞耻展露自己。
  但林初受不得刺激,他在半途就晕了过去,躺了三天。


第2章
  丹杞看见林初后兴奋无比,“啾啾”叫了几声,垂着头蹭在他肩膀撒娇,身后的殷长俞被它完全无视。
  林初伸手摸了摸它脖颈上的一圈绒毛,笑道:“杞杞,好久不见。”
  “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他从袖中拿出一小包练实,喂给丹杞。
  丹杞极其挑食,阙音殿负责照料它的兔妖愁得天天掉毛,精挑细选的练实摆在眼前,丹杞看都不看一眼,实在饿了才去勉强吃几个。
  不过看在林初的面子上,丹杞闭着眼睛吞了一些。
  飘落的雪被灵力挡在半空中,殷长俞握住林初的手,小心翼翼地向他传输着热量。
  等到丹杞将练实都吃完,殷长俞抱着林初坐上了它的背脊。
  清亮的凤鸣响起,神凤舒展双翼,长长的尾羽在雪中飘动,平缓地带着两人飞向扶桑城。
  林初靠在殷长俞怀中,被捂得严严实实,露出半张脸望着眼下白茫茫一片。
  殷长俞覆上他光洁的额头,蹭着他的耳侧低声道:“冷不冷?”
  林初经脉有损,殷长俞无法为他直接注入灵气,寒风依旧透了一丝进来,林初压下嗓中的咳意,摇了摇头。
  扶桑处在极北,常年寒冷,一入冬更是大雪不断,殷长俞圈住林初,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再过段时间,我带你去暖和一点的地方,不必在这受罪了。”
  他语气中带着愧疚,林初微微仰头,蹭着他的侧脸:“只要和你一起,在哪里我都开心。”
  除了偶尔有些忙,殷长俞对他已经是无微不至,他这样的身份和资历,本是连殷长俞的面都见不到的。
  -
  林初自幼身体极差,十六、七岁时,才被允许出门。
  那时天气日渐温和,街上的人都穿着薄衫,只有林初依旧裹得厚厚的,出门前林母不放心,还给他加了件披风。
  周围邻里也都曾听说,林府的小少爷,原本是个有仙缘的,可惜幼时出了变故,让人唏嘘。
  四周传来的视线带着善意或探究,林初丝毫顾不上,他兴奋地打量着外面的世界,一连逛了两条街。
  等他回过神,身后的小厮已经在半路上跟丢了,眼前尽是陌生的街道和面孔。
  林初不想在原地等待,抬脚继续往前走,穿过嘈杂的街市,来到一处溪边。
  小溪中的隐约有鱼游动,他蹲在边上看得出神,却听见一边传来轻微的水声。
  他偏头看过去,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站在水中,面容俊美,双手利爪浮现,正在慢慢恢复为常态。
  可化形,便是妖族,但林初一点都不害怕,懵懂又好奇地望着他,开口问道:“你是谁?”
  少年面容稚嫩清丽,眼中无一丝惊慌,殷长俞眼眸轻垂,嘴唇似乎动了动,但下一瞬便消失在原地。
  “咦?”林初茫然地环顾四周,连个人影都没有。
  “少爷!您怎么跑这里来了!”
  小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小跑到林初身前,心有余悸地擦着额头的汗珠:“时辰不早了,咱们回去吧?”
  林初不太愿意,攥着衣摆:“我想再玩一会儿。”
  小厮叹了口气,为难道:“可是夫人说过了,申时之前必须回府,不如咱们明日再出来?”
  林初闷闷地应了一声,转身走向来时的路,忍不住又回头望了一眼。
  后来偶然的一次,林初问起殷长俞:“你当时,在那小溪里做什么呢?”
  殷长俞言简意赅:“路过。”
  “噢……”林初眼睫微颤,仰头看着他,“那你第一次见我时……对我是什么印象呢?”
  殷长俞将他脸上期待的神色尽收眼底,指尖描绘着他的侧脸,嗓音低哑道:“一见钟情。”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