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包养/缝纫机之恋

作者:静水边 时间:2018-02-03 22:15 标签:甜文  
  深柜恐同傲娇总裁攻&温柔体贴聪明小心机受,非典型典型性包养文


第1章
  徐年考上大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凑足了钱带着患尿毒症的母亲一起上了B市,李芳的身体连续两年都不怎么好,病魔几乎拖垮了她的精气神,整个人恹恹的靠在火车座位上。
  “妈。”徐年小心翼翼的捧着瓷缸杯:“喝口水吧。”
  李芳撇过脸去,她被儿子骗上火车前还计划着离家出走跳河自杀,结果徐年比她想象的还要了解她自己,争斗了大半年都没成功见上阎王爷。
  儿子出息孝顺是好事,但李芳不想自己那么不讨喜,她病了两年了,丈夫意外死后的保险几乎快花完了,儿子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又要一笔钱,她想着自己死了,把房子卖了,儿子能去到大城市读书,工作,最后出人头地,她就算在暗无天光的地下都能高兴的笑出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半死不活的大药罐子,每天钱扔下去连个水漂都看不见。
  徐年捧着半天水也不见母亲喝一口,他笑了笑,握着母亲的手:“你别多想,大城市医疗水平高的很,说不定你去了没多久就能治好了呢。”
  李芳扯了扯嘴角,她年轻时候是个美人,就算现在成了这样也能依稀看见点过去的影子:“你哄我老太婆呢。”
  徐年:“我怎么哄你呢,信我这回呗。”
  李芳不说话了,她笑的有些苦,像是用光了力气一般靠着儿子的肩膀:“我信你个瘪犊子,老娘上火车之前真应该跳下去,被压死了就什么事儿都没了。”
  徐年不说话,他摸了摸母亲的头发,女人原本的一头青丝现在只剩了寥寥,枯黄又脆弱,看着少的可怜。
  李芳最后也只是靠着徐年的肩膀睡着了,她脸上有着泪痕,浸湿了儿子肩头的一小片区域。
  徐年考上的算是B市数一数二的大学,再加上又是帝都,在他老家那边可以说是风光无限,可惜风光背后是所有人都明白的愁云惨淡。
  不过再困难他也没想过不读书。
  先给李芳安排好了医院,联系上家里那边推荐的大夫,化验住院,徐年一个上午就跑的差不多了,下午再赶去学校报到缴学费申请奖学金,他担心母亲那边横生意外,宿舍都没看就又赶回去,幸好李芳吃了药就睡了,他满身是汗的坐在病床边上,盯着母亲的睡脸看了一会儿,欣慰的笑了笑。
  主治医生姓严,就算见惯了生死,看到徐年仍是有些不忍,说话口气都温和了许多。
  “你母亲情况还算稳定,不用太悲观。”严大夫鼓励似的拍了拍少年并不宽厚的肩膀。
  徐年温温淡淡的笑着:“我知道的,谢谢医生。”
  李芳住的是三人普通病房,徐年在角落里搭了张小床决定将就一晚,他去医院食堂借了炉子给母亲熬了粥,自己在街对面买了两个白面馒头算是打发了一天的伙食。
  李芳吃不太下,徐年连哄带骗的一勺勺喂她,正吃到一半时突然听见走廊里传来东西倒地的响动,夹杂着女人的惊哭声。
  “隔三差五的都要闹上一回,这都第几次了哟。”隔壁病床是个老太太,在医院住了有大半年了,显然见惯了大场面:“高级病房离我们隔了座天桥呢,人少闹不起来,这女人也厉害的,次次连拖带拽的搞到这边才罢休,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徐年眨了眨眼,李芳皱着眉,她没多少八卦的心思,生了病后更是看淡了不少,但人家见她是新来的,自然上赶着科普。
  除了老太太还有个刚割完子宫瘤的中年妇女,似乎知道的还要多些,满脸都是得意嫌鄙的神色:“跟个有钱人有什么好的,人家不要了就是不要了,寻死觅活有用么?”她说着,扫了李芳一眼,掩着嘴笑了笑:“说到底还是儿子靠得住不是,跟前跟后的真是贴心。”
  李芳笑了笑没说话,她拍了拍儿子还举着勺子的手,示意不吃了,淡淡道:“你自己吃了吧,妈困了,先睡会儿。”
  徐年咬着勺子嗯了一声,他给李芳掖好被角,一个人解决了剩下的稀饭。
  半夜醒来的时候徐年有些迷糊,他晃了晃脑袋,摸索着提了热水瓶出去打水,走廊里没人,只留了一排的灯,他走了会儿才发现方向错了,想折回去的时候突然扫到一眼横在两楼间的玻璃桥。
  穿着病号服的女人,半个身子跨坐在窗口上,她面前站着个男人,似乎完全没有去拉的意思。
  徐年离的近,两人的对话都能听的清楚。
  男的先说话了,声音冷静又温文,甚至有点苦口婆心的味道在里头:“你别想不开,都到这份上了,你就算跳下去了他也不可能来看你,又是何苦。”
  女人带着哭腔,说出的几乎语无伦次:“我哪里不乖了嘛?!我那么爱他!我改我改啊!你去帮我求求他嘛……求、求他啦!”
  男人有些无奈,他扶了扶眼镜,最后叹了口气:“说罢,你到底要多少钱?”
  女人噎了噎,突然捂着脸开始哭。
  男人看着她哭了会儿,终于有些不耐烦:“你要是不说我就回去了,之前支票给你了,就那么多,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转身就要走,于是刚才还哭着的女人下一秒便从窗口上跳了下来,趴在地上的扒着男人的裤腿。
  “别!别走!”女人哭的喘不过去来,男人低下头,平静的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才又慢条斯理道:“想好了么?”
  “见、见一面……”女人满脸的泪水,神情是不做假的悲痛欲绝:“就一面……”
  男人思考了许久,严肃道:“那你还是跳下去吧。”
  徐年:“噗!”
  女人:“……”
  徐年抖着肩膀的摆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们继续啊继续。”
  第二天的中午时候徐年把这事儿当笑话说给了母亲听,李芳喝着水,扑哧扑哧的差点呛到,隔壁床的两位耳朵也没闲着,听完了嘴也不消停。
  “那女的就是想多要钱啦。”割瘤子的中年妇女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听说被包养的时候每个月就有这个数。”她神神秘秘的比了个10的手势。
  李芳皱了皱眉:“这么多?”
  对方酸溜溜道:“可不是么……虽然不清楚女的到底干嘛的,不过金主可是个有钱的狠的人物呢。”
  徐年沉默了半晌,突然笑了笑,淡淡道:“那被包的也不亏嘛。”
  往后几天徐年倒是没再见过闹事的女人,他下了课就赶到医院,陪着母亲透析,给对方拿药,打饭,擦身,走廊上最多见的就是他来回跑的身影,钱像流水一样的出去,他却连心疼的时间都没有。
  李芳的身体仍是那样,严大夫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徐年。
  “这个药虽然贵了点,但是效果要比之前吃的好得多……”严医生突然停了停,他不怎么赞同的盯着徐年拿出两个馒头:“你一天只吃这个?”
  徐年咬了一口,表情有些无辜:“顶饱啊……不是刚说要换什么药来着?”
  “……”严医生吸了口气,他从口袋里掏出把钱:“去加份荤菜,回来我再和你细说。”
  徐年犹豫了下,他露出个感激的笑容,最终接过了医生手里的钱。


第2章
  已经过了中午的饭点,医院走廊里并没有什么人,空空荡荡的很是阴凉,徐年路过那晚的玻璃天桥时下意识瞟了一眼。
  陈弟当然记得徐年,不但记得,印象还非常深刻,毕竟像他这种做秘书的,那么多年了,遇到什么都差不多都能处变不惊,那一晚虽说是个意外,但或多或少还是让他感觉尴尬。
  “……”陈弟举着手机,他与徐年四目相对时还没来得及作出恰当的表情,少年已经先反应过来,礼貌的冲他笑了笑。
  陈弟一边看着徐年走过自己身边,一边对着电话里恭敬的点头哈腰:“好、好……是是,都办好了……”
  “今晚包厢也订好了,秦少当然去啦……”
  “找男孩子?您不是……”
  “不不不……我当然没有那个意思……但是要从哪找干净的大学男生……”陈弟顿了顿,他慢慢抬头,徐年站在他面前,手里拿了支笔。
  少年对他露出漂亮的笑容:“请问,这是您掉的吗?”
  大众商务的后座很宽敞,徐年从头到脚都被换了身衣服,头发也拾掇了一下,干净清爽又秀气,陈弟边开车边跟他讲规矩。
  “在外面要好好的叫先生,听话,不能多嘴,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没让你干你就别乱浪,惹了事儿可是我替你擦屁股。”
  徐年乖乖的哦了一声。
  陈弟从后视镜里瞟了他一眼:“先生有洁癖,不能随便碰他,用的东西得隔着手帕送,用过了就要扔掉。”
  徐年:“……用过一次也要扔?”
  陈弟板着脸:“先生说扔就要扔,不要多问。”
  徐年:“……”
  陈弟:“先生送你什么你就拿,不要提什么省钱啊,不舍得啊这种话,先生听了会不高兴。”
  “……”徐年想了想:“买买买吗?”
  陈弟噎了噎,竟一时半会儿找不出话来反驳。
  徐年倒是不再问了,比了个手势示意陈弟继续说。
  “反正。”陈弟咳了一下:“你跟先生处久了就明白了,虽然难伺候了点,但先生不会亏待你。”
  两人一路一个说一个听,下班高峰期还堵车,陈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香水喷了点在徐年身上,搞的甜腻的不行,等到高级会所门口的时候天色都晚了。
  陈弟先带徐年去了客房,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别多嘴,徐年跟在他身后,感觉自己颇有点跟着太监进宫侍寝的架势……
  客房是那种豪华的套间,陈弟让徐年站在玄关那里等,自己脱了鞋踩上地毯进去,等了半天,所谓的金主才穿着浴衣出来。
  原来之前在洗澡啊……徐年模糊的想,他看着对方朝自己走过来,比想象中的年轻太多,身材高壮,五官非常有男人味,他的刘海没有擦干,往后抄起,露出额头,对方赤着脚,走路时在地毯上拖出一条深色的水印。
  “学生证带了吗?”
  “?”徐年以为自己听错了。
  “学生证。”男人皱着眉,一字一顿的重复道,他看向陈弟:“我不是让你找的大学生吗?”
  陈弟弓着背:“是啊是啊,真的是大学生……”
  徐年在口袋里摸出本本子:“我带了,您要看吗?”
  金主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神挑剔,徐年抬着头尽量让自己显得不卑不亢,他露出点笑容,把学生证递了过去。
  男人并没有接的打算。
  徐年明白过来,他从茶几上拿了餐巾,垫在自己手上,再把学生证放上去,对方这才懒懒的伸出手,嫌弃的翻了翻。
  徐年:“……”
  “你是B大的?”男人斜睨着徐年。
  徐年:“今年才考上。”
  对方嗤了一声:“B大都出来卖了。”
  徐年没说话,只是笑容淡了一些。
  陈弟在一旁战战兢兢的问了句:“程先生,您看还行吗?”
  “就那样吧。”程琛冷哼道,他指了指徐年:“你,去洗澡。”
  徐年眨了眨眼。
  程琛一脸的嫌恶:“抹得什么味道,你当你自己甜姐儿?死基佬。”
  徐年:“…………”
  徐年洗完澡出来时候发现程琛已经离开了,只有陈弟在等自己,他吹干了头发走过去,秘书先生看着他的表情有些尴尬。
  徐年挑了挑眉:“程……先生不是同性恋吗?”
  陈弟叹了口气:“我们老板啊……其实是恐同。”
  “……”徐年莫名其妙道:“那他要找男孩子干什么?”
  陈弟纠结道:“我们老板呢,要面子,最近跟几个高干公子哥儿谈生意,人家流行这个……”
  徐年想不通:“这跟要面子有什么关系……需要这么折腾自己?”
  “一言难尽。”陈弟拍了拍徐年肩膀,用一副过来人的语气道:“反正以后你就知道了。”
  徐年:“……”


第3章
  最后是陈弟将他带到了楼下的会所。
  徐年从小到大别说会所了,网吧都没去过,就算从别的渠道被科普过酒吧什么样俱乐部什么样,但真的到了那儿感觉还是很不同。
  小城市出来的少年,看到什么都有股新鲜劲儿,这新鲜劲儿一大,徐年反而没精力再去想东想西。
  陈弟带着他进了包间,一屋子人似乎都在等着。
  程琛嘴里叼着根烟,手里玩着牌,抬头看他一眼后,淡淡道:“过来。”
  他周围坐了一圈男男女女,好几个都明目张胆的打量着徐年。
  于是徐年乖乖走了过去。
  秦丰天身边也坐了个漂亮男人,徐年总觉得他看上去有些眼熟,想了半天才记起来似乎是个挺红的明星,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你看谁呢?”程琛冷着脸问他,“磨磨蹭蹭干嘛,快坐过来。”
  徐年觉得这人的脾气的确有些莫名其妙的难搞,但转念一想,毕竟给钱了就是大爷,自己尽心伺候是应该的。
  秦丰天看着徐年坐到程琛身边,倒是先笑了:“程老板什么时候找了个小孩儿?”
  程琛吐了口烟出来:“不是小孩儿,都大学生了。”
  徐年一动不动的坐着。
  秦丰天问他:“你多大了?”
  有了前车之鉴,徐年看了程琛一眼。
  金主似乎对他这个动作挺满意,大发慈悲道:“告诉秦少。”
  徐年:“年前刚过18岁生日。”
  秦丰天抚掌笑了下:“真是小啊,哪个大学的?”
  徐年:“B大。”
  秦丰天眨了眨眼,没说话。
  帝都最好的大学之一,说出来还真的挺唬人的,相比于年龄,上了这大学居然还肯出来当人小情儿才更较惊世骇俗一些。
  秦丰天想了半天,也只好说了句:“程老板果然魅力很大。”
  程琛发着牌没说话,不过眉毛还是扬了下。
  徐年看在眼里,笑着补充道:“我特别倾慕程老板,真是费了好多力气才追上他,秦少莫要笑话我。”
  秦丰天:“……”
  程琛咳了一声,故意粗声道:“谁让你多话的?”
  徐年笑的很漂亮,眉眼弯弯含情脉脉的看着他金主,好似心里真有一场爱他爱的要死要活的情衷。
  程琛绷着脸,但也没看出来生气的样子,硬着口气道:“还不坐过来点?”
  徐年小幅度的挪了挪屁股,算是清楚了自己刚才的马屁果然没拍错。
  秦丰天似乎有些受不了这两人的“肉麻劲儿”,啧了一声,叫了酒保来开酒,程琛与他喝了几杯,谈的东西徐年也不是很懂。
  他其实饿的有些厉害,毕竟除了中午那一顿,到这个点了他还什么都没吃,刚又洗了个澡,说是饥肠辘辘都不为过。
  正不停拿着桌上的免费水果垫饥,程琛突然看来了一眼。
  徐年嘴里含着个小番茄,朝他无辜的眨了眨眼。
  程琛似乎有些嫌恶他这种娘炮动作,直接叫来了服务员:“拿份牛肉盖浇饭。”
  徐年:“……”
  程琛皱着眉:“你不想吃?”
  徐年赶忙摇头,过了会儿,才感慨道:“老板你真好。”
  “闭嘴!”程琛黑着脸,愤愤道,“不许对着我发嗲!”
  徐年:“……”
  牛肉饭上来的时候徐年已经管不了自己嗲不嗲的了,现在只有饭上的牛肉在他眼里才是最嗲的。
  在他闷头啃肉之际,程琛和秦丰天的事情也谈完了,周围的男男女女都活跃起来。
  与徐年一开始想的不同,这房里几乎都是一对一对,虽然不知是真对还是假对,反正看着感情都不错。
  那位当红男明星甚至坐到了秦丰天腿上,亲亲密密的喂着秦少吃水果。
  徐年捧着碗下意识去看程琛,只见他老板也在看那一对,表情谈不上是厌恶还是羡慕的。
  徐年想了想,主动凑着程琛的耳边低声道:“老板,让我坐你腿上吧。”
  程琛:“……”
  徐年还帮他分析着:“你看这儿大家都亲亲密密的,你要面子吧,得让大家知道你包的小情儿有多爱你吧?”
  程琛的眼神明显有些动摇。
  徐年说了句“对不起啊老板。”便起身,一屁股坐到了程琛腿上。
  金主的大腿肌肉明显瞬间就绷紧了。
  徐年没在意,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乖乖坐着,他重新捧起碗准备吃掉剩下的牛肉饭,似是突然想到什么,犹豫地问道:“要不要我喂你吃饭?”
  程琛深吸了一口气,额角都能看见暴起的青筋,他几乎是压着声音的咬牙咆哮道:“不许对我乱献殷勤!你个死基佬!”


第4章
  徐年坐在金主的大腿上,吃完了一碗牛肉饭。
  看得出来程琛真是在过程中如煎熬一般,到后面大家都准备散了,他立马站起身,跟弹苍蝇似的将徐年推了出去。
  徐年也无所谓,兢兢业业跟在程琛身后,最后在门口秦少揽着男明星的腰甜甜蜜蜜跟他们道别时徐年还尽职尽责的硬挽上了金主的胳膊。


上一篇:白浪边

下一篇:(生子)贤妻良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