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前世宿敌和我同寝室

作者:闪灵 时间:2020-07-24 10:00 标签:甜文  强强  前世今生  校园  
【古穿今】魔宗小少主阮轻暮心狠手辣,满手血腥,上辈子落了个被人狙杀,曝尸荒野,好不凄惨。
    阮轻暮唯一没想到的,他死后,疯了一样为他血战到底、帮他手刃仇人的,是他的死对头,少侠秦渊。
……
    一睁眼,阮轻暮穿到了青葱校园,面前是满桌数理化,窗外正走过某位冷酷学霸。
芝兰玉树、剑眉凤眼,
    可看他的眼神,依旧和前世一样,像有生死大仇一般。
……
    几天后,传言四起:
    差生班的穷混混阮轻暮疯啦,
    公开抓着校草秦渊,抓住人家的校服撕!
    又看又摸,好是快活!
    阮轻暮:(面红耳赤)上辈子欠他良多,我真的只想验验货,看和前世对不对版……
    秦渊:(冷冷掐住某人的腰)验货不用,衣服都撕了,不如直接以身还债?
    阮轻暮:等等,你你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上辈子可帮你吸过……呜呜呜,冷静,放开我!
    秦渊:(好半天)……什么?
    阮轻暮:秦渊我草你大爷,我帮你吸过蛇毒!!
    秦渊:(面无表情)不记得了,要不你再试一次?
    ———前世梦里,你我少年恣意、鲜衣怒马,
    今生眼前,岁月静好,再无江湖厮杀。
    【天之骄子、冷酷学霸攻X胡搅蛮缠、心狠腹黑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前世今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轻暮,秦渊 ┃ 配角:傅松华,方离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初吻初恋都给你吧!
    作品简评:
    前一世的魔宗小少主阮轻暮被传心狠手辣,满手血腥,结果身负冤名,好不凄惨。阮轻暮唯一没想到的,他死后,疯了一样为他血战到底、帮他手刃仇人的,是他的死对头,少侠秦渊。一睁眼,阮轻暮穿到了青葱校园,面前是满桌数理化,窗外正走过某位冷酷学霸。今生眼前,岁月静好,再无江湖厮杀。那么,好好来学习吧
    本文写的是一对心怀坦荡,美好善良的少年,无论是遗憾的前生,还是终能遇到的现在,都从人群中找到彼此,互相救赎着走向美好人生的故事。

  ☆、第1章 穿越

  盛夏的气温正炎热,教室里的电风扇“呼啦啦”扇动着,带起来一阵阵热风。
  实验三中,高二(9)班。
  高二狗没有资格享受完整暑假,八月中旬就开了学。今天正是开学返校第一天。
  一群男生在后面吵嚷着,小班长声音弱弱的,几乎被压得听不清:“静一静啊,下面发走班选修表,大家往后传,先看一下……”
  “啊啊啊啊,我要死了,谁的英语暑假作业做完了,拿来贡献一下?”
  “我这有全套的,来源培优班二班袁静雪,单科二十,全套一百块。”一个小个子男生大声吆喝,“来一套?包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他身后的男生踢了一下他的椅子,怒吼:“大贱人,你怎么不去抢银行!”
  “是啊,放假前说好了单科十五的,坐地涨价啊你!”有人跟着血泪控诉。
  叫卖作业的叫白竞,手指翻飞,正在五百人跨班QQ群里同时发叫卖信息。
  他头也不抬:“废话,这可是全年级第二的作业。我这儿也有便宜的,上学期期末全年级第十九,全套八十八块,要吗?”
  “那我要第十九的吧,来个物理单科。我这成绩,抄那么完美,多尴尬。”
  另一个男生也不避讳,凑过来和他商量:“我买一份数学单科的,然后我俩共享?”
  “行,就这么说。”那位同学瞅了一眼白竞的手机画面,惊叫一声,“艾玛,小白,你业务很繁忙啊!”
  “过奖过奖,一锤子买卖。”白竞谦虚地笑,“还得带提供来源的一起分,又防不了你们这样数据共享的贱人,赚不了几个钱。”
  小班长拿着几张剩下的选修意向表,走到最后几排:“还有没拿到的吗,有的举手啊……”
  “拿到了拿到了,班长辛苦。”男生们嬉皮笑脸地回答。
  9班的小班长叫唐田田,平时柔声细气的,脸颊上几点可爱的小雀斑,挺招男生喜欢,男生们虽然不太听指挥,可是都挺给她面子。
  一片嘈杂中,靠窗最后一排,有个男生趴在桌上,一动不动。
  电风扇的风吹着他的半长头发,柔顺又黑亮,刺眼的阳光从飘扬的窗帘后照过来,在他发间洒了层淡淡的金黄。
  大热天的,别人都穿着短袖,只有他穿着件长袖的淡蓝衬衫,袖子却又不规矩地胡乱挽着,一截白皙的手腕露出来。
  一眼望过去,阳光下那手腕白得惊人,修长的手指蜷着,腕上的淡青色血管在冷色调的肌肤上若隐若现,仿如透明一般。
  在他的课桌旁,一双钢拐杖赫然放在一边。
  小班长犹豫了一下,小声地敲了敲男生的桌子:“阮轻暮?醒醒,有表要填。”
  趴在桌上的男生动了动,发出了一声含糊的鼻音,慵懒又散漫。
  头抬起来的时候,一双半眯的眼睛有点迷糊,眼角带着点可疑的微红,怔怔地看向她。
  ……
  阮轻暮上一辈子惨死的时候是春天,处处草长莺飞,繁花漫天,他的血染红了整树桃花,浸透了桃树枝干。
  可一眨眼,就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世界,身边已是初夏,青梅全熟,春花已残。
  而他,从名声狼藉的魔宗小少主阮轻暮,变成了同名同姓、年纪相仿、相貌相同的高中少年。
  醒来时在重症监护室,原主心脏已经骤停了,头脑还受到重创。
  等到莫名其妙地好了以后,没人知道,死掉的这具身体里,已经换了个芯子。
  原主人身体里的记忆都在,磨合了近一个暑假,接受起来,好像也不太难。
  只是每个夜里,总是还会梦见前生的那些事,梦见死后魂魄飘荡的那些天,也梦见那个人浑身浴血、怆然倒下的模样。
  总也想不明白。
  那位前途大好、侠名远播的秦少侠,明明拿他当仇人,两个人性命相搏、针锋相对也不止一次两次了——等他死了,却又千里追凶、为他报仇,到底算怎么回事呢?
  就算他真的信他无辜,就算他查出来那些人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可就不知道从长计议、徐徐图之么?
  非要当着天下人的面,堂堂正正地狙杀那几个人,最终落了个血染黄沙,力尽而亡。
  临时还拼了最后一口气,把蜀中唐门的二公子扎了个透心凉,还把人家的双腿给砍断了。
  虽然不想自作多情,可阮轻暮还是觉得,这人对唐门二公子下这样的重手,十有八-九,是为了他。
  因为他死的时候,是先中了唐门的毒。双膝的膝盖,也是被唐门的那厮硬生生敲碎的。
  虽然他到死哼也没哼一声,可那时候,也真他妈的疼啊。
  数年前一句“若是真的,我必还你公道”,甚至连誓言都算不上,轻飘飘的,像是那些名门正派们每个人都会说的场面话,就值得搭上自己的命吗?
  这一点,他连死都没弄个明白。
  ……
  班长唐田田看着他迷迷怔怔的神情,愣了愣。
  明明在一起同学了一年,可后排这个叫阮轻暮的男生,她印象并不深。
  又闷又独,成绩垫底,也没什么朋友。
  头发总是有点长,眼睛和脸常常被遮着。
  隐约觉得他是长得好看的,可是毕竟懦弱内向的人在哪里都不受欢迎,好像也没多少人关注他。
  男生的那双眼睛,从带着微红的悲伤,转到神色清明锐利,只有短短一瞬。
  不知道是不是映进了骄阳的碎影,那双眸子里锋利的光很快就散了。


上一篇:宝爷

下一篇:发光体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