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择木而栖

作者:卡比丘 时间:2020-09-21 08:33 标签:短篇  破镜重圆  甜文  
白手起家穷小子,阴郁天真白富美。破镜重圆。
  cp:秦衡*江与绵
    甜文,少量狗血。

第1章
  “秦先生,这是我们的期刊储藏室,房子是1965年造的,前年翻新过一次,给装了暖气。”馆长推开了木门,一股子旧书混着暖气味儿漫出来,叫秦衡的鼻子发痒。
  沥城图书馆的馆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秦衡客气地对馆长点点头,走进去参观。
  秦衡大学毕业后忙于工作,八年不曾回沥城,今年终于得闲,回了一趟。他衣锦还乡,待了一个多礼拜,到处走了走看了看,听小侄女提起市里图书馆又小又破,就决定给县里出资,造一座新的图书馆。
  他原本给了钱就要走,定在这天下午回S市,从山外邻市的机场飞。早上起来拉开窗帘,却见屋外皑皑的白雪把旅馆外头的百年老松压断了枝。
  好端端大年初九,沥城被一场连夜大雪封住了山,里边的人出不去,外边的人也进不来。
  恰好图书馆馆长这几天联系秦衡好几次,说无论如何想私人掏腰包,请他吃顿便饭,秦衡想了想,应了馆长的约。
  吃完午饭,馆长问秦衡下午有什么安排,若是没有,可以和他去图书馆看看。
  秦衡该有安排全取消了,现在大闲人一个,就跟着馆长参观来了。
  秦衡的履历颇有些传奇色彩。他是沥城下属的一个小山村里人,穷苦出身,父母在他年幼时候便因为矿难去世了。
  他初中时拿了奥数金奖,被S市一个高中特招,离开了沥城。
  S大毕业后,秦衡放弃了全奖,去一个学长开的的科技公司就职。他在那里开发了一个风靡一时的软件,在风头正劲时卖了个好价钱,转头赶上了电子商业的好时候,再跨界到实业与地产业。秦衡白手起家、一步未错,不过七八年时间,竟成了一跺脚S市也得跟着震的人物。
  秦衡善于交际,人不摆惯常的富商架子,很是亲和,与馆长天南海北聊着,叫馆长放松了许多。
  开到半路,天上又开始下起雪来,指甲盖大的雪花在车窗外飘着。雪天路滑,馆长开车小心,车速不过二三十码,外边街景缓缓地过着秦衡的眼。
  他初中三年在沥城度过,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的沥城有了些现代化气息,与他印象中差别很大。他对馆长感叹,他读初中时,车子也没几辆,现在红绿灯也要等上两个了。
  经过沥城火车站时,秦衡突然停下了说话,看着那几个暗红色的字,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馆长听秦衡没声了,问了一句,秦衡回过神来,又继续说了下去。
  不多时,图书馆到了。
  沥城图书馆的陈旧是从里边渗到外头的,几十年的青砖老平房,破破烂烂的书籍,手写的借阅卡,还有几台用windows98操作系统的古董电脑。
  这简直不像是二十一世纪会存在的图书馆。
  “味道有点重,”馆长不好意思地搓搓手,“县里对我们不重视,每年就拨这么点钱,都得省着花。”
  期刊储藏室里灯亮着。说是灯,其实就是几个电灯泡,接了根线挂在房顶上,每个灯泡都只能照亮一小片地方。
  秦衡跟着馆长走进去,经过三四排书架,见到一个人正在整理报刊架子。
  那人背对着他们,背影看着很瘦,不高不矮,头发卷卷的,不是很长也看着毛茸茸,正踮着脚把一叠旧报纸往柜子的最上层放。
  他叫江与绵,是图书馆新来的员工,学历漂亮的能进省图,却不知为什么要来沥城。
  图书馆的长年缺人,招工困难,馆长的女儿放暑假回家,听老父亲成天里在家唉声叹气,就帮他在人才网上发了个招聘,月薪一千八,合同工,也没想着能找到个特别合适的人来。
  隔了两天,在网上收到了江与绵的简历,馆长女儿一口咬定是骗子,后来人来了沥城,拿出了学位证书,馆长才知道这真是个名校学子,还是国外名校,虽然人看着内向了点,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江与绵来了以后,带着几个志愿者,两个月就把图书馆里的馆藏整理了一遍,书目排得干干净净。
  现在又收到了秦先生的捐款,沥城图书馆总算是能成点气候了。
  江与绵踮脚还是不大够得着最上层,放得摇摇晃晃,秦衡见他手上那叠厚报纸眼看就要倒了,便上前一步,帮他把报纸架了上去。
  “谢谢。”对方转过身来。
  秦衡跨得急,两人贴的很近,对方一抬头,秦衡就见到他朝思暮想的那张脸,在离他不到十公分同他道谢。秦衡喉头一紧,呆立当场。
  见到秦衡,江与绵也是一愣,随即脸色有些发白,连手脚都不知道要往哪里放了。
  馆长不明内情,热情地给两人介绍:“秦先生,这是我们馆才来不久高材生,江与绵,与绵,秦先生,他给我们馆里捐了一大笔钱造新楼。”
  “秦先生,”江与绵低着头没看他,小声跟他打招呼,“你好。”
  秦衡的失态只持续了一秒,便恢复如初,他笑了笑,对着江与绵伸出手去:“你好。”
  江与绵看着伸到他脸下面的手,也伸出了手跟他交握。
  谁料秦衡握住江与绵的手就不放了,自然地把江与绵拉到身边去,装作很有兴趣地看架子上的报刊。
  馆长没注意到两人的姿势,他发现储藏室边角落里有一个灯泡灭了,让江与绵招呼秦先生,自己走过去看。
  书架挡住了馆长,这一小方天地只剩下秦衡江与绵两个人了。
  “绵绵,”秦衡低头附在江与绵耳边说悄悄话,手紧紧攥着他,“好久不见。”
  江与绵低着头,一副任秦衡人欺凌的样子,不接秦衡的话。
  馆长打传达室电话,叫人过来修灯泡。秦衡放开了江与绵的手,走过去和馆长告别,说公司还有些事情要处理,要回酒店。
  馆长连忙点头,说送他回去,秦衡却要江与绵送他。
  馆长有些顾虑,江与绵是很内向的人,虽然秦衡为人圆滑,碰到江与绵,怕是也要冷场的。他刚想打圆场,江与绵自己答应了。
  馆长只好目送两人出去了,继续在原地等着人来修灯泡。
  江与绵在沥城买了辆代步车,就停在图书馆门口的车棚下边。
  屋外雪停了,风却很大,把地上的雪又重新卷回了空中。两人走到馆外边时,江与绵眼里吹进了雪,脚下打了滑,踉跄一步,秦衡顺势揽住了他往前走。
  进到车里,江与绵发了车热着,雪天信号不好,调频电台的新年歌曲从音响里断断续续唱出来,江与绵觉得烦人,把音响关了。
  秦衡一直看着他,他就十分心烦意乱,烦自己跑沥城来生活的这点小心思也被秦衡抓现行了。
  他看专访,秦衡说自己七八年不回沥城,又在网上见沥城图书馆正好在招人,才下定决心回国来。沥城是个很宁静的地方,让江与绵安心,他都想象到以后他朝九晚五在图书馆上班,家里养一两只猫,在小城里孤独终老的模样了。
  结果没上半年班,就被秦衡逮个正着。
  车子油箱温度升了上来,江与绵松了刹车,缓缓滑出去,不知道往哪边开,他问秦衡:“你住在哪里?”
  “沥城招待所,”秦衡说,“你呢?你住在哪里?”
  江与绵假装没听到,加快了速度,往招待所开。
  沥城不是旅游城市,经济也不发达,沥城招待所已经是这儿最正规的酒店了,秦衡秘书给他定房间的时候看着宣传照片直皱眉头。不过秦衡过惯了艰苦朴素的日子,倒是没觉得不妥。
  “绵绵,你怎么来了沥城?难道是因为——”
  “不是!”秦衡一开口江与绵就觉得要不好,立马打断他,“不是因为你,你不要想太多。”
  秦衡笑了:“我也没说是因为我。”
  江与绵“哼”了一声,专心开车。
  到了招待所门口,江与绵火也不息,叫秦衡下车。
  秦衡解了安全带,拉着江与绵问他:“绵绵,上来坐坐?”
  江与绵本来不想上去的,都怪这雪又下了起来,他车技不好,开车不安全,才在秦衡的再三邀请下停车上去了。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