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腺体沉睡ABO(10)

作者:大号美少女 时间:2020-10-14 07:18 标签:ABO  狗血  

  “小事情而已,得了一个奖。”沈培风轻描淡写地说。
  又是这个态度,卓言正在喝水,闻言握紧了水杯,眸子暗了暗,径自先说,“我有点事,不能陪你庆祝。这样,我请客,带你同事去聚会吧。”
  虽然是这样说着,其实并没有什么事,至于为什么说了谎言,连卓言自己都不清楚。
  沈培风连一点详情都没有说起,显然是不愿和他分享喜悦的态度。
  他再多问一句,就是自找不痛快了。
  沈培风沉吟了一下,“好。”言毕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卓言心沉了一下,心头不悦却还是带着笑。
  “我想去临波苑可以吗?”
  那个餐厅是私房菜,会员制,菜色精致昂贵,本城最有名的餐厅之一,一餐饭耗资不菲。
  沈培风自然是进不去的,可是卓言是vip。
  在不知道金主为什么不悦的时候,提出一个他可以满足的请求转移注意力,他被需要的时候自尊也被满足,会心情愉悦一点。
  沈培风不知道这个tips到底管用不管用,只能先试试了。
  卓言吸一口气,神色自然亲昵,捏了捏他的脸,“好,我让莫助理帮你定位置。”
  管用。
  沈培风在心里那个无形的清单上暗自打勾。
  他并不知道卓言只是更加生气。
  莫助理看见自家boss脸色阴沉地上车,悄悄在备忘录里记下一笔。
  沈教授的情人生涯或许很快会走向终结,因为自从两个人复合之后,boss的心情肉眼可见的越来越差,私底下总是一脸阴霾。
  “订临一间临波苑的包厢。”
  “好的。”莫助理不知道订餐为何说出了咬牙切齿的味道,但还是淡定地回答。
  “不,两间,隔远一点。”卓言补充。
  “好的。”懂事的助理从来不会问为什么。
  高湛不喜欢临波苑,他们这群纨绔子弟热闹惯了,他嫌弃临波苑像个吃斋的地方,搞得太幽静脱俗。
  但是卓言订了位置他也就勉为其难来了。
  卓言几乎是一落座就开始焦躁。
  席间所有人推杯换盏,来来去去都是无聊的话题,秦铖也在,炫耀着自己到手的小明星多乖巧,看得他心烦,高湛还没有眼色搂着他劝酒。
  “我出去透透气。”卓言推开高湛出了包厢。
  助理很专业地把两个包厢号都告诉了他,卓言一路沿着幽幽静静的走道去了沈培风那个包厢。
  包厢门半掩着,都是搞学术研究的人,的确是个个不俗,即使是这样远在他们消费能力之上的地方,也并没有人对此表示惊讶或者歆羡,只有小声的交流和坦荡的谈笑。
  “别点这个,沈教授请客给他省着点。”有人小声叮嘱。
  “对对对,庆祝嘛,主要是为了交流感情,少点一点。”他们这个领域的人,倒是有一种互相扶助体谅的热忱。
  “不要客气,难得开心。”沈培风慢慢地说。
  今天他穿得让卓言想起了从前的他,牛仔裤,浅色t恤,与高档场所格格不入的简单。
  从前他也是这样,无论自己带他去哪里,总是穿得像个刚入学的大学生。
  他似乎也指责过他一点也不注意形象,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面子。
  所以现在自己每次见他,他都穿着那些自己安排助理置办的耗资不菲的衣服,即使 不适应也都忍着。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简简单单的沈培风了。
  “我听说生科院的谭教授在追沈教授哎,有没有?”有活泼的女Alpha同事探问。
  卓言闻言咬了咬呀,脸色骤然铁青。
  “别误会,最近有些问题一直是谭教授在协助。”沈培风淡淡地笑。
  “我觉得谭教授挺好的。”有人说着,“培风你有对象吗?没有就试试呗。”
  “没有。”卓言眼看着沈培风怅惘地笑了一下,似乎很无奈,慢慢地又说,“我没有对象。”
  没有对象,很好。
  卓言眼神阴郁地冷笑,这个回答简直太好了。
  沈培风也是这样回答潭深的吗?
  他一面慢慢走回自己的包厢,一面拿出手机发信息给沈培风。
  先是自己的包厢号。
  接着是一句带着他冰冷怒气的,过来敬杯酒。
  沈培风过了一会就出现在卓言的包厢门口,没有任何不悦的神情,平静温和地跟所有人打了招呼。
  炫耀过自己小情儿的秦铖似笑非笑看着沈培风,“哟,看来卓少调教得不错啊。”
  还不等卓言发话,沈培风就自己主动倒了酒,跟桌子上每个人轮番敬酒,把他那句气话执行得认认真真。
  他酒量并不好,喝了几杯以后就脸红了起来,眼神也有些迷离了,但还是站得背脊挺直,态度也不卑不亢,似乎被酒意浸染之后有些松懈,也更像从前的他自己。
  卓言在一边越看越恼火,手里的酒杯都差一点攥碎,却冷着眼不打算阻止。
  “沈教授这杯酒我可不敢喝,回头又说我这就不尊重人怎么办?”敬到秦铖面前的时候,他开始为难人,“要是有诚意,沈教授先把之前欠我那几杯酒自己喝了吧?”
  说着他给了身边小情儿一个眼色,对方立刻会意拿了空酒杯来倒满了三杯。
  沈培风也不计较,面色都没有变,端起一杯就喝了,喝得有点慢,但还是艰难地咽下去了。
  “行了,敬酒也不会,让秦少不痛快,出去吧。”卓言冷冷注视着秦铖,对沈培风说。
  沈培风依旧不生气,轻声说,“抱歉各位,我先回去了。”
  说完就退了出去,步履有些虚浮,但还是走得很坚定。
  卓言在他走了以后直接端起酒杯泼到了秦铖脸上,“我警告你,别给脸不要脸!我的人轮不到你来糟蹋!”
  秦铖变了脸色,可是眼见卓言眸子都带着猩红,信息素也铺天盖地压过来让他背脊发颤,想到自己动起真格的惹不起卓家,只能含恨作罢。
  “卓言,你这是干嘛,就是玩笑,以后我们不逗你的人还不行?”高湛怕场面尴尬立即打圆场。
  卓言端起自己的酒一口仰尽,然后冷笑着说,“就凭你这样,以为摆个架子能作践他?你看他在意吗?”
  是的,不在意。
  招之即来不在意,挨个敬酒也不在意,被人故意折辱也不介意。
  像是眼里根本没有这些人,这些恶心事,像是那双清澈出尘的眼睛,根本就对这些视而不见。
  他以为这样可以折磨他,让他屈服,却只是显得自己很可笑。
  喝完了酒,带着气走出去,正遇上沈培风准备结账,他笑着走过去直接对在场的他的同事微笑着风度翩然地说,“各位用餐还愉快吗?”
  大部分人都不明就里,只有沈培风的两个研究生知道他是实验室的赞助人,面色忽然有点微妙。
  卓言把手放在沈培风的肩膀上,继续温柔微笑着说,“今天有点忙,也没有来得及过来打招呼,培风跟我说想招呼大家吃顿饭,招待不周请别介意,想吃什么随便点,都算我的。”
  这句话一出,再是不懂人情世故,也该明白两个人关系不一般了。
  “不了不了,我们已经吃饱了。”有同事尴尬地回道,同时担忧地注视着沈培风。
  卓言倒是有些佩服沈培风了,身边这些人倒是各个都很赤诚,面对这种情况全都是在担心他,没有任何阴暗的情绪。
  沈培风也很平静,没有任何试图阻止他的意思,像是所有来自于他的轻慢折辱,他都能安然接受。
  对,他不在乎。
  “我安排了车送大家,那培风我就带走了。”卓言越发暧昧地说。
  “沈教授喝醉了,我看还是我们送他回去吧?”有人不畏惧卓言的权势,试图保护沈培风。
  “对对对。”曾经遇事就哭鼻子的沈培风的研究生小姑娘也勇敢地站起来。
  “没事。”反倒是沈培风微微一笑,“大家不用担心我,我跟卓先生还有点事。”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腺体沉睡ABO

上一篇:他是风和月

下一篇:A校老大是个O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