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腺体沉睡ABO(11)

作者:大号美少女 时间:2020-10-14 07:18 标签:ABO  狗血  

  他从容地,平静地,承认了卓言暗示的一切。
  回程的时候司机开车,卓言被沈培风完全地激怒了,尽管他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样愤怒。
  他以为沈培风在面对自己的同事的时候,总会耻于承认和自己之间的关系,所以才会说自己没有对象,有所隐瞒。
  可原来这样的情况,他依旧可以安然地接受,像是这些根本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至于没有承认,也许,是真的觉得他们之间没有值得承认的地方。
  卓言从来没有被任何一任情人这样嫌弃过,连他的名号都不愿拿出来炫耀。
  沈培风似乎是真的喝得有点多,他闭着眼躺在后座,微微蹙着眉。
  下车的时候,他似乎清醒了一些,勉强自己慢慢地走,卓言在一边冷眼看着,想知道他能倔强到几时,也并不伸手帮他。
  沈培风走的很慢,进了公寓他脚步迟缓了许多,慢慢倒了一杯水,喝了几口就放下了。
  卓言的怒气散不去,冷笑着慢慢说,“去洗澡,我想做。”


第10章 害怕
  卓言的怒气散不去,冷笑着慢慢说,“去洗澡,我想做。”
  沈培风露出鲜少有的迟疑表情,眼神暗淡,似乎有些不情愿。
  “怎么,好情人的模式演够了?”卓言冷笑一声,他真是受够了他这副模样,仿佛是换了个模式跟他对着干,只是把他的所有不驯做了一个伪装,依旧是在挑战他的权威。
  沈培风轻轻叹息,回答了一个字,“好。”
  他洗澡洗得有些久,卓言越等心头的躁郁就越多,等到他慢慢走出来,眼底已经掩不住火星子。
  “过来。”他傲慢地吩咐。
  沈培风走到床边的动作依旧很迟缓,他不耐烦地直接把人拽过来按在床里,粗鲁地爱/抚/亲吻,准备工作也做的十分潦草。
  大约是因为他的粗暴,所以即使他释放了很多信息素,沈培风也并不算热情,身体虽然柔软但并不舒展。
  就在要进入之前,沈培风轻声说,“我有点晕,能不能后背位,这样轻松点?”
  明明不愿意还是隐忍,借口都找的这样拙劣。
  卓言默不作声把他直接翻过来,带着怒火直接长驱直入,大肆挞伐。
  沈培风似乎终于忍不下那么多的折磨,开始表达出一些不满来。
  虽然没有说出怨言,身体却并不肯配合,不愿意面对自己,只一径俯卧着,没有什么回应,身体里面也干涩得不行,紧裹着让卓言动作艰难,信息素也不肯接受他的撩拨,始终淡淡的。
  唯有他自己单方面可笑地显示着狂热。卓言更加不悦,下了力气折腾他。
  这一场惩罚一样的情/事,双方都没有任何愉悦可言,到了最后卓言也只觉得烦躁不堪,退出来坐在一边平复着呼吸。
  沈培风依旧趴伏在床褥里,一动不动。
  卓言的心跳忽然漏了一拍,莫名地慌了一下,他试探地摸了一下他的背脊,全是汗,却不是因为情动,汗水都是冷的。
  “沈培风?”卓言瞬间呼吸凌乱,他小心翼翼又迅速地把人翻过来抱在怀里,却发现他脸色白的可怕,眼睫虚弱地紧闭着,连呼吸都微弱不已。
  他的大脑空白了一刻,下一秒立刻打电话给助理让司机过来,顺便联系好医院。
  心脏被无尽的慌乱恐惧裹挟,他手忙脚乱地帮沈培风穿衣服,连手指都在发抖,看着对方身下的狼藉终于懊悔不已,却只能草草清理,先抱着人去医院。
  他脚步凌乱呼吸粗重,连等电梯的时间都觉得漫长得像是一个世纪。
  卓言只随意地套了衣服,抱着如同一捧残碎花瓣一样衰弱的沈培风,想抱紧一些却不敢用力,只怕他会受更多的伤,可是又惶恐着如果没有抱紧一点,他就会被微凉潮湿的夜风吹散。
  司机在他的吩咐下一路风驰电掣,卓言在后座牢牢抱着沈培风,却只觉得怀里的身躯在一点点失温。
  他手掌轻轻贴在沈培风的脸颊上,生怕弄疼他一样,轻声唤他,“沈培风,醒醒。”
  怀里的人微微颤抖,似乎很冷,没有回应他,卓言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攥紧了,他把他抱紧一些,想要给他一点温度。
  “患者有没有过敏史?今天有没有服用过药物?”医院的灯光苍白刺眼,照得沈培风的脸越发透明没有血色,医生一边把人推进急救室一边问。
  卓言脸色晦暗,只能沉重摇头,在医生锐利的目光注视下有点想要回避。
  “吸氧,验血。”医生一边吩咐一边继续问,“患者今天有没有饮酒?”
  卓言想到今天沈培风灌下的几杯酒,忽然觉得心口被重锤一样,钝钝的痛,呼吸也无力又窒闷,太阳穴尖锐地刺痛着。
  他沉痛地低声回答,“喝了不少威士忌。”
  “心电图,静脉注射5%葡萄糖盐水溶液。”医生冷冷看了他一眼,继续补充。
  护士解开沈培风的衣服准备做心电图的时候,他身上刚刚经历过**的痕迹无所遁形。
  医生正在操作的手停顿一下,撩起裤腿,看见了沈培风脚踝处卓言因为怒火留下的淤青指痕,立即抬头严厉地逼视卓言,“我应该报警吗?”
  “他们是情侣。”助理在一边急忙补充。
  卓言的心在那一瞬间重重一震,不知为何揪紧着,严重的呼吸困难的感觉又来了。
  助理也知道自己僭越,也只能先应付过眼前再道歉。
  医生半信半疑,但是抢救要紧,也没有再追问,让他们退出去。
  卓言犹豫了一刻,不舍地看了床上依旧沉睡着的沈培风,还是出了急救室。他伫立在门外忧心忡忡地等待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只是在睡衣外面穿了外套,狼狈不堪。
  “副总,您先换个衣服吧?”助理硬着头皮问。
  就在这时检验结果出来了,卓言根本顾不上回答,立刻赶到医生面前。
  “患者服用过腺体紊乱治疗药物,还让他喝酒,不要命了?”医生瞥了一眼卓言身上昂贵的外套,立刻有几分明白,又是一个玩起来没有底线的公子哥,鄙夷又严肃地问,“知道omega的身体有多脆弱吗?”
  “抱歉,我……”卓言茫然地哑声回答,说到一半又止住。
  “已经没有危险了,送病房,然后去缴费。”医生翻个白眼走了。
  沈培风是研究腺体药物的,最基本的药物成分不会不懂,为什么自己让他过来敬酒的时候,他连一点拒绝的意思都没有?
  他颓然地捂着脸,腺体紊乱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是之前强效抑制剂留下的后遗症吗?为什么从住院到服药,都一点也不肯告诉自己知道?
  如果他知道……他一定不会这样,他只是想要他低头而已,不是想让他真的受到伤害。
  为什么喝酒的时候毫不犹豫,明明不舒服,也不拒绝自己的求欢?他是故意这样来表示自己的抗议吗?用这样激烈的方式,来想自己表达不满?
  卓言觉得心口弥漫着严重的不舒服,不像是生气,更像是身体真实的反应,像是他身体某个部分真的出了问题,跳得狂乱而疼痛,异常的节奏让他有点想呕吐。
  “副总……”助理看他脸色难看,忍不住询问。
  卓言说不出话,对他摆了摆手,待沈培风被推出来,他立刻迎上去,护着他一路进了电梯,仔细地为他挡着走廊上的风,目光始终注视着他没有血色的面容。
  “你先回去吧,把明天的所有安排都延后。”卓言交待完这句,独自进了病房。
  他缓缓地坐在沈培风床边,病房里并没有开灯,只有心电监护仪的微弱光芒。他独自一个人在黑暗里,像是被什么击溃了一样,背脊佝偻了一些。
  助理站在门外看了一会,他似乎判断错了一些什么。
  沈教授无权无势,是个远不如Alpha强悍的omega,但是他却有最坚定最强大的灵魂,在与卓言一次又一次的交锋之中,一败涂地的,似乎一直都是被影响了全部生活的卓言。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腺体沉睡ABO

上一篇:他是风和月

下一篇:A校老大是个O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