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腺体沉睡ABO(22)

作者:大号美少女 时间:2020-10-14 07:18 标签:ABO  狗血  

  “我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我对你说,沈教授志向高远,如果要飞九万里,希望我是你可以乘的风。”说起过往的时候,卓言有点苦涩,“那时候我太轻率了,随随便便对你承诺,都只不过是想要得到你的手段。”
  那段回忆对沈培风也并不容易释然,他想抽回手,却被卓言紧紧握住了。
  “可是我现在都懂得了,我上次跟你说做你的后盾,帮助你,保护你去做你愿意做的事情,不是说说而已。我是认真的,无论你是要飞九万里,还是飞一辈子,我都会尽我所能帮助你,不用回头看我,你只要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好。”
  说完这句,两个人都沉默了一阵子。
  “你到底想要什么?”沈培风低声问,似乎不胜其扰。
  “我什么都不想——不对,我有。”卓言说到一半又改了话头。
  沈培风瞬间警觉,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卓言似乎早有预料,也用了一点力气握紧他。
  “我只想要你开心。”卓言诚恳地说。
  沈培风没有说话,但之前始终在用力想要抽离的手,终于有了一点放松。
  “培风,有很多很需要结束腺体带来困扰的omega还在等待着你,不要犹豫,不要在追究我的用心,让我帮你,好吗?”
  沈培风低头看他选择的药物剂量,硬是抽出自己的手把他在空白行填写的极限剂量几个字划掉了,“根据规定我只需要三组数据,24小时,72小时,一周,你自己把这张重新填一下,空白处不要写字,不然就不要来了。”
  卓言看看表格,有些苦涩,又有些欣喜。
  “申请表上每一个字我都是深思熟虑过的,你不喜欢,我就改掉,可是我还有最后一句话想跟你说。”卓言依旧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仰望着他,很认真很笃定地说,“培风,我可以向你证明,无关腺体,无关信息素,无论发生什么,不管这一生会不会有结果,我都爱着你。”
  沈培风的瞳孔震了一下,手指也微微曲起。
  “你不信也没关系。”卓言拿回他要求修改的那一页,“这辈子很长,我可以慢慢证明给你看。”
  最后沈培风没有给他任何回答,也没有任何表情。
  都在预料之中,卓言也没有气馁。
  当他把追回沈培风这件事情真的放下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容易难受了。
  如今他只是一心一意的爱着他而已。


第21章 抱你一下
  卓言很快按照沈培风的要求重新填写了表格,因为时间很紧,所以第一次试验第二天就开始进行。
  沈培风的科研团队甚至为了方便药物的推广,研发了一种相配套的方便腺体周围药剂注射装置,只有一个普通瓶盖大小,放置在腺体周围皮肤处,只需要自己按下就可以完成注射,简单安全。
  虽然沈培风的所有同事都肯定不喜欢卓言,但是在试验过程里每个人都表现得很专业,小虎牙把需要的剂量准备好置入注射装置以后,放在了卓言后颈的皮肤上。
  “这里,你准备好以后,拇指在中间按下去就可以了。”
  卓言手按着注射装置,轻轻呼出一口气。
  腺体周围有异物带来的那种威胁感让他有些不适。
  不知道第一个接受试验的沈培风,当时怀着怎样的心情,将自己的所有,全都奉献给研究。
  想到了心上人,他的紧张散去了。
  手指稳定地在中央按下去,痛感很轻微,但是因为在腺体周围,所以还是有一点不适。
  随着药物开始起效,这种感觉就渐渐消散了。
  好像有一张无形的屏蔽网,从后颈那个点开始渐渐蔓延,被笼罩住的每一寸皮肤和骨骼,都忽然寂静下来。
  曾经在身体里存在了很多年的某种感知能力,渐渐消失。
  周身似乎升腾起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将他与世界隔绝开来,外面喧嚣红尘,里面一片空白。
  卓言强忍着那种心理上的不适和空洞,礼貌地跟身边的小虎牙微笑,苍白着脸把注射装置扔进了被污染废弃物桶里,慢慢走出了实验室。
  沈培风看见他,似乎是因为清楚那种感受所以神色很温和,问他,“要喝点水吗?”
  “好。”卓言凝望着他点头。
  沈培风把他带进了办公室,刚刚想回身问他什么就忽然被抱住了。
  卓言的拥抱急切却并不用力,很温情。
  “你干嘛?”沈培风挣扎。
  “别怕,只是想抱你一下。”卓言苦笑着说,下巴不敢搁在他肩头,只能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流露出自己的深情和懊悔,“如果可以,发明个时光机吧,这个拥抱想给第一次接受药物试验的沈培风。”
  沈培风沉默了一下,“别再说这些奇怪的话了。”
  “虽然药物真的没有带来很多痛感,可是这种感觉真的太不好受了,我形容不出来。”卓言低喃,“那个时候你的感受一定是我的很多倍,我太想抱一抱那个时候的你了。”
  “……”沈培风推了他一下,没有怎么用力就被放开了,他叹息,“都过去了。”
  卓言接受72小时试验之后,沈培风迎来了第一位接受极限浓度试验的受试人。
  虽然交了申请表的志愿者omega很多,但是在与他深谈之后依然坚持极限浓度的仅此一例。
  那是非常漂亮的男性omega,可以看得出生长在优渥的环境里,年轻,脆弱,忧伤。
  “你确定吗?目前腺体沉睡没有任何逆向接触药效的药物,一旦做了决定,就不能回头了。”沈培风看着眼前红着眼睛,神情憔悴的omega,心生不忍。
  虽然腺体带来的困扰让很多omega痛不欲生,但选择效用终生的隐匿剂依然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我想清楚了。”名叫程思齐的omega咬着下唇轻声说。
  “好。”沈培风无声地叹息,带他进了一间独立的实验室,安排他坐在沙发上。
  “药物浓度已经准备好,我不会注射,所以待会会有医学院的学生来协助我。”沈培风发觉程思齐浓密的睫毛一直在颤抖,只能用温柔的语气跟他说话,帮助他放松。
  注射开始以后,他让程思齐休息一会,安排学生陪着他便去继续做实验了。
  他刚刚洗完手准备开始,实验室的门就忽然被人用暴力踹开了。
  “程思齐呢?”压抑的暴怒低喝在门外响起。
  沈培风转过头,一个高大凶悍的Alpha怒睁着有些骇人的犀利双眼,锋利的轮廓无一不显示着骄傲与狂怒。
  身边的小虎牙闷哼一声。
  沈培风很快意识到面前的Alpha正在动用信息素压制,立即愤怒地挡在小虎牙面前,“请你出去,公共场合肆意进行信息素压制是非常粗鲁无耻的事情。”
  “把我的omega交出来!”
  程思齐在跟他交谈的时候说起过已经提出了离婚申请,看着眼前狂妄专制的Alpha,他一点也不意外程思齐做出的选择,没忍住讽刺地说,“很快就会不是了。”
  他推着身后的小虎牙出去叫警卫。
  “他是这么告诉你的?你以为他真的能和我离婚吗?没有我的允许他哪里也去不了。”Alpha冷酷残忍地说。
  “时代不同了,现行法律里规定omega有解除婚姻的自由,并且在婚姻中优先保护omega权益。”沈培风冷声回道。
  “哼。”Alpha轻蔑地冷笑,“尽管试试看。就是你鼓动他接受药物试验?腺体隐匿药物?你也是omega,现在已经没有信息素味道了,看来你的药物已经把你改造成没有腺体的怪物了。”
  “会让人恐惧逃离的才是怪物。”沈培风丝毫不为所动。
  Alpha被他话里的隐喻瞬间激怒了,他咬牙切齿地威胁,“信不信我随时可以让你的研究终止,所有的成果都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包括你这个人?”
  “我、不、信。”沈培风傲然地说。
  “看来我真是表现得太温和了,让你这么不知死活。”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腺体沉睡ABO

上一篇:他是风和月

下一篇:A校老大是个O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