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腺体沉睡ABO(30)

作者:大号美少女 时间:2020-10-14 07:18 标签:ABO  狗血  

  沈培风的情绪有些消极,找不到任何回应的话。
  卓言心里难受,却还是努力笑着,“不要因此有任何压力,你不喜欢我就不说了,回去休息吧,这些天真的都不用来看我了,我做什么都是自己心甘情愿的,你不用有任何负担。”
  沈培风垂着头想了很久,面色凝重地抬头,迟疑着说,“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
  卓言并不敢觉得轻松,甚至有些微妙的忧伤预感,但他还是笑着点头,“好,多久都没关系。”
  反正这一辈子都已经做好准备等待下去,他已经习惯了。
  沈培风走的时候心绪不宁,甚至忘记了把自己的笔记本带走。
  一夜辗转难眠,第二天打起精神准备去学校看看实验室恢复需要多久,却先被高湛堵住了。
  “别这样看着我,知道你不想见我。”高湛举手做投降状,“狗崽子安排我联系过学校了,也愿意赞助实验楼恢复,但是需要至少一个月时间,所以他让我先带你去新的实验室。”
  沈培风讶然。
  “可笑吧。”高湛笑了笑,“你连医院都不去,他却惦记着你的试验,你一个好脸也没有,他居然做梦能把你的实验室直接打包走,给你最好的试验环境。”
  沈培风被他说得心里很不好受,面色也沉了几分。
  “去不去随你,不去你这一个月就什么都做不了,你要是答应,那边随时可以启动,最先进的仪器都已经到位了。”
  沈培风犹豫着,并不想答应。
  “你不答应我没事,等他出院以后继续低声下气来求你呗,你不就喜欢这个?”
  “我没那么无聊。”沈培风恼了,正色道。
  “那你就痛快点,实验室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你不要就只能浪费了。”高湛抱着手臂说,“他说你在为很多受苦的omega奋斗,到底是让这些人继续受苦,还是你放下自己无谓的坚持,不用我教你选吧?”
  沈培风坐上高湛的车之后,他一边开车还在一边嘴欠,“你看你嘴有多笨,谁都能把你堵得哑口无言,狗崽子也就是真心让着你,才能让你一次一次占了上风。”
  “你要是再惹我,我就只能给卓言打电话让你更忙更操心了。”沈培风面无表情。
  高湛被噎住了,想了想只能认栽,总不能让医院的狗崽子再爬出来闹,“行,行,行,我闭嘴行了吧。”
  沈培风被带到了实验室,宽敞明亮的环境无可挑剔,最先进的仪器全都已经准备好。
  小虎牙感慨过有生之年如果能用上的仪器也在,记得她感慨那天卓言正好来做记录,笑着说这个他就能解决。
  小虎牙还吐槽过沈培风总在实验室熬夜,应该有个舒服的休息室。
  这里也准备了,有加湿器和绿植的休息间,床铺柔软,灯光柔和,所有的设施一应俱全,甚至还有助眠的香薰,正是沈培风曾经和卓言在一起的时候偶然说起很好闻的那一款。
  连防护服都是小虎牙看杂志时候感慨说很舒服好想拥有的那款。
  高湛把钥匙放在沈培风面前的桌子上。
  “我的任务完成了,实验室交给你,我去照顾狗崽子了。”他转身走到门口,又忍不住回头,“你就当是看在这么好实验室的面子上,也去看他一眼吧,他也没那么罪不可赦吧?”
  沈培风看了高湛一眼,并没有回答他。
  他心绪纷乱,索性组织了实验室的人员开始埋头试验,试图把麻烦的问题都忘了。
  偶尔休息的时候,小虎牙凑过来小声说,“其实卓先生问过我对实验室设施有什么觉得不方便的地方,还有什么特别需要的,我没想到他都做到了。”
  沈培风看了小虎牙一眼,颇为无奈,“你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
  “我又多事了。”小虎牙心虚地对手指。
  “把心思用在学习上。”沈培风拍拍她的脑袋。
  “其实卓先生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着火那天我觉得你也不是不喜欢他的样子。”小虎牙迟疑着说,“沈教授,真的不再试试吗?”
  沈培风眼底浮现一抹沉思,依旧没有回答。
  深夜里结束试验,沈培风在回家的路上改了念头,乘的士去了医院。
  高级病房区很安静,走廊上有暖色的灯光,他无声无息地走到卓言的病房门前,透过门缝看进去。
  卓言的手包扎着,很不方便,身边也没有别人,他正在灯光下吃力地翻看文件。
  笔记本电脑在旁边的小桌上放着,似乎结束视频不久,软件界面还停留着。
  他的确变了许多,变得沉稳,变得认真。
  沈培风沉吟了片刻,终于举手敲了敲门。
  卓言以为是助理,头也不抬地沉浸在文件里,“文件送过去——”
  大约是没等到助理一贯的及时回应,他意识到了不对,抬头看见沈培风,立刻吃力地做起来,笑得受宠若惊,“怎么这么晚过来?”
  “打扰你了。”沈培风轻声说。
  “怎么会。”卓言忍着痛把身前的各种文件收拾起来。
  “你别动了。”沈培风看不下去,从他手里接过了文件自己整理好,放在一边。
  卓言被他的温柔震动了,眼神蓦然柔软起来,凝视着他的侧脸。
  “我觉得我应该给你一个回答。”沈培风结束手上的事情以后,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神情认真地说。
  卓言并不觉得轻松,甚至有种面临审判的紧张,他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一些,讷讷地回答,“……你说。”
  “卓言……”沈培风抬起头看他,“去过你从前的生活吧。”
  卓言的心瞬间沉到谷底,好久找不回自己的声音,心里慌乱不已,却不知自己还能说什么。
  “我……没有要求你什么……你可以不理我……”
  “不是这个意思。”沈培风笑了一下,有些释然地说,“我的确因为从前的打击,有些担心,我最担心的是,自己终究并不能做你想要的那个人。”
  “从前是我太浅薄——”卓言着急着辩解。
  “听我说完。”沈培风平静地说,“其实从一开始,我们之间就有很多差别,你有精彩的人生,而我大多数时候都在做枯燥的研究。而现在,你知道的,我的腺体已经没有作用了,不能感知任何信息素,也不可能给你信息素的回应,而我们都知道AO之间的信息素吸引是一种奇妙的反应,如今我已经更不适合你了。”
  “我承认信息素的吸引是AO之间很重要的一环,可是信息素并不是全部对不对?感情更重要是用心在体会,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去和beta相恋。我也体会过腺体沉睡的感觉,可是在我的腺体失去作用的时候,我从来没有一秒钟停止过爱你啊。”卓言急切地抓住了沈培风的手。
  “我知道,所以我只是希望你能回去过你从前的生活,仔细比较以后再做决定,这些日子并不是你正常的生活,也许会让你有短暂的兴趣,但这代表不了什么,不如你去像从前一样生活,在告诉我,你是不是愿意像现在这样,好吗?”沈培风说完,温柔地笑了一下。
  “我很喜欢现在的一切,真的。”卓言认真地承诺着,却发现沈培风只是看着他笑,笑得很坦然。
  “好。”卓言深深呼吸,“我答应你,这段时间都不会再打扰你,我会向你证明,现在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我从来没有如此确定。”
  “如果我证明了……”他凝望着沈培风,“你会愿意给我机会吗?”
  “等你有了确定的答案的时候,我就给你一个确定的答案。”沈培风歪着头,给了他一个有点俏皮的笑容。
  卓言心头有失落,但更多的是无限的期盼和勇气。
  卓言出院那天,沈培风正在进行分离试验,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手机上有卓言发来的消息。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腺体沉睡ABO

上一篇:他是风和月

下一篇:A校老大是个O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