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

作者:顾三跃 时间:2021-01-06 10:12 标签:豪门世家  甜文  强强  恋爱合约  
卓殊最近找了个小明星,禁欲冷漠款的,既不粘人也不主动提要求,深得他心,带出去也十分有面子。就是这小明星太不思进取了,某天夜里他主动问:“说吧,你想要什么资源?”
  应同尘:“资源?那就五三精装版、高考模拟真题精编版、英语语法全解吧。”
  卓殊缓缓打出一串问号:???
  ——
  应同尘作为一名优质单身英语教师,某天误打误撞约了个帅哥,帅气多金型的,最大的爱好就是打钱。
  他看着自己银行卡多出来的一串零,道:“我是个正经人。”
  卓殊缓缓打出一串问号:???
  沙雕王霸无缝切换攻X外表清冷内心闷骚受
  内容标签:强强 豪门世家 恋爱合约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卓殊,应同尘┃配角:★《菟丝花男配我不当了》戳专栏收藏┃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正经人:)
  立意:努力工作,人生没有捷径可走
  作者简评:
  “平平无奇”英语老师应同尘和二哈属性总裁卓殊,在误打误撞之下互相认错了人,从此开始了毫无障碍的跨服交流,发生了一个又一个笑料百出的故事。主角人设互动有趣,嘴上说着不爱不爱,实则暧昧涌动,口嫌体正直,可怜他们年纪轻轻就过上了老夫老妻的日子.....本文风格爆笑,文笔诙谐,剧情发展出乎意料,令人捧腹大笑,沙雕恋爱值得一看!
  ========

第1章
  凌晨两点半,布尔登酒店某高层房间里,一位俊美无俦的青年正坐在飘窗上,闲散地观夜景。
  颀长清瘦的身上随意披了件浴袍,领口敞开着,白净的肌肤上沾上了斑驳的红痕,仿佛在说明方才这间房里才经历过一场激动的运动。
  青年点了一根烟,缓缓吐出一口烟雾,消散在偌大的房间里,眼前景象渐渐变得清晰。
  他进入贤者时间,开始思考三个问题——
  我是谁?
  我在哪儿?
  床上躺着的这个憨批男人是谁?
  第一个问题很好回答。
  应同尘,男,二十七岁,父母离异。目前就职于一所私立贵族国际学校,是一名平平无奇的高中英语老师。
  在今晚之前,还是个处.男。
  他现在正在市中心一家五星级酒店里。
  若不是今晚情况特殊,他是决计不会在即将开学的时候,来这么贵的酒店里撒钱的。
  而第三个问题就比较深刻了。
  两米大床上,一个陌生男人正躺在上面呼呼大睡,后背的几条抓痕是他的杰作。
  男人侧躺着,露出一个侧脸,五官似镌刻的美玉,每一步都是恰到好处的鬼斧神工,最终呈现出一个完美的作品。
  说实话,若不是这人脸正好长在了他的点子上,他也不会行差就错约了这一炮,更不会此刻坐在这里怀疑人生。
  想到这,他就觉得某处又开始隐隐作痛,气得走到床边踹了一脚那男人。谁知男人竟然是死猪转世,一点没吵醒他,反而翻个身睡得更香了。
  他又踹了两脚,才躺上去,毕竟是千金一夜,得值回房钱才行。
  要说今晚这事,他还真怪不着谁。
  昨天是他生日,他回了一趟家,吃了老头子准备的蛋糕后,又赶回学校开会,散会时主任端出个蛋糕。晚上,他的好基友约他吃饭,不知从哪变出个小蛋糕......
  “......”
  之后,好基友孟功带着他去了一家熟识的gay吧,两人坐在最中央,模样都不差,却迟迟没有人来搭讪。
  直到他去上厕所,和孟功分开后,立即有人来勾搭了。
  “刚刚跟你一起的是你男朋友?”一个猛男走到他旁边问,拉开拉链解手。
  他并不想在这种时候聊天,实际上脑子里还在琢磨今天的开会内容,毕业之后就带的一群猴崽子们今年毕业了,主任给他分配了个高一班。
  “不说我就当你否认了啊。”猛男抖了抖,得意地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往下看,“你看我怎么样?”
  “不怎么样。”他抬头望天,叹了口气,“太小了,唉。”
  年纪小虽然可爱,但得把这些祖国的秧苗子都扶正了才行,责任压力好大的。
  “你什么意思!”猛男怒了,拉上拉链后嗤了一声,“不识好歹,我就不信你还能找着比我还大的。”
  猛男气呼呼地离开后,应同尘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他刚刚,是不是又错过了一段姻缘?
  回到吧台时,见孟功旁边也多了个姻缘。
  孟功是个真正的肌肉猛男,浑身腱子肉足够让那些遍地飘的小零血脉喷张。
  他没打算去打扰好事,只是这位姻缘却莫名其妙提到了他:“刚刚坐你对面的是你男朋友吗?这种地方还穿得那么正经,好心机,我就不会这么装逼。”
  应同尘:“......”
  下一刻,那男人就看见口中所说的心机男向他走来,莫名一股强压袭来,不由屏住呼吸。
  应同尘距离他只有一步之遥,微眯起眼,不耐地扯了扯领带,眼神冷淡,嘴角抿成一条线:“心机?”
  男人方才没仔细看清他的长相,现在却呆怔了。
  应同尘慵懒撩起眼皮,金丝边眼镜将神情藏匿几分,嘴角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颇有几分斯文败类的模样。
  应同尘作为一名人民教师,习惯性想批评他的破洞裤和纹身,刚一开口,就看见男人脸红了。
  很好,就像他们班的女生一样,犯了错知道脸红,还有羞耻心,说明有救。
  “我可以约你......”男人羞涩一笑,话说到一半,就被孟功打断了。
  “你终于回来啦。”孟功如获大赦,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扭头冲男人说道,“不好意思啊,我也是个零。”
  男人立即用看神经病的表情看着他,然后将期待的眼神看向应同尘。
  孟功早已习惯这样的眼神,解释道:“嗯,他也是零。”
  “什么鬼,你们竟然玩00恋。”男人一颗少男心稀碎,跺了跺脚,叉着腰离开了。
  应同尘:“......”
  孟功:“哈哈,咱这都是多少次被误会了。”
  应同尘也很无奈。
  孟功垂泪:“可怜老子一个猛男,竟还是处.男,我不会到死都还留着个小雏菊给我陪葬吧。”
  “谁不是呢。”他举起酒杯,“来,今年的生日愿望是咱俩都能脱个单。”
  “感觉好难。”孟功压根不抱希望了,连这种全员皆gay爱情白给的地方都找不着露水姻缘,搁其他地方的概率就更低了。
  “那就先劫个射破个处吧。”应同尘揶揄道。
  “感觉这个比较简单。”孟功嘿嘿一笑,又看了眼他一本正经的打扮。
  一丝不乱的衬衫西裤,衬衫直到领口的扣子,整整齐齐,西裤没有一丝褶皱。五官精致,眼尾狭长,瞳孔深邃,再配上一副的金丝边眼镜,正经的打扮中透着几分禁欲。
  走哪都是令人瞩目的人,但这恰恰也阻碍了他的桃花路。大多数凑上来的,都是被他外貌气场所骗的小零,是没有性福未来的。
  孟功叹道:“你说说你,铁打的衣柜,流水的衬衫,还能有几件花衣裳不?”
  “穷啊。”应同尘一句话就给他堵了回去。
  两人聊得正兴起,突然听见旁边一阵啜泣声。同时望过去,只见隔壁桌一个长相漂亮打扮精致的男人低着头擦眼泪。
  “不是吧?我不就说了个穷吗?戳他痛点了?”应同尘难以置信。
  “好惨。”孟功附和道。
  男人听到他们的谈话声,摇了摇头,抬头说:“不关你们的事。”
  应同尘抽了两张纸递过去:“擦擦,睫毛膏花了。”
  “谢谢。”男人又低头擦了一会,越擦越来气,赌气似的将纸巾扔了。
  孟功是个热心肠的人,见到这情况,忍不住问道:“兄弟,遇到啥事了?”
  男人瘪了瘪嘴,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挑了个最简单的问题:“你们认识我吗?我混娱乐圈的。”


上一篇:前男友又凶又怂

下一篇:窄红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