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夺梦

作者:非天夜翔 时间:2018-07-15 13:23 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在那做梦的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博尔赫斯
“阳光里有我,风里有我,天地间有我,梦里也有我。”

走投无路的大学生余皓在某一个夜晚里,邂逅了一名穿梭于梦境中的神秘访客“将军”,带领他破除意识世界的重重迷雾,点燃万里长城上蜿蜒的烽火。
黑暗随之退散,太阳升起,照彻长夜之时,现实中的他,亦随之新生。
咆哮的黑龙、海岸线上的灯塔与魔眼、奇琴伊察前的雨林、斗兽场上肆虐的猛兽……现实世界在意识中形成的光怪陆离的投影印象,映射出潜藏于人间阳光所不能及之地,人心中的无数罪恶。
夺梦旅途未竞,只愿阳光永远照耀人心。
————
“大过年的,来,high起来!我唱首歌给你听吧。”
周昇一脸冷漠.jpg。
余皓跟着火车况且况且的声音,开始唱:“滴答滴答滴答……”
“你闹钟啊!”周昇忍无可忍道。
“生活是悬疑的小说……”
“下一页,剧情是什么,我相信没有人晓得,世界究竟怎么了……”
火车一声汽笛,离开郢市,灯光照进车厢,远川与群山,尽皆入睡,犹如来到了一个五光十色的梦里。
周昇睡着了,他侧着头,靠在余皓的肩上,两人身上盖着他的运动服,余皓闻到了周昇的温暖感觉,望向窗外的漫漫冬夜,玻璃窗里倒影出他与周昇依偎在一起的身影。
这一生里,他从未感觉到自己距离爱情如此近过。
本文又名《我可能睡了个假觉》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皓、周昇 ┃ 配角:陈烨凯、傅立群、黄霆

作品简评
有些自卑的少年余皓,他的梦境一片晦暗。在他即将跳入深渊的时候,将军出现了。他就这么突然的闯进了余浩的梦里,将他从城墙边拉开,带着他战胜了黑暗,迎来了梦境中久违的日出。梦境是人心理的暗示,在将军的帮助下,迎来光明的余浩现实生活中也重新的鼓起勇气,努力的去活成最初的模样。本文以梦境为题,余浩与将军利用穿越他人梦境的能力,努力的拯救着身边的好朋友,让他们在现实生活中走向阳光。作者笔力不俗,对于梦境的描绘更是富有深意,引人深思。



第一卷 万里长城

第1章 沉睡
  常说“人生而为人,自由平等”,但每个人从被生下来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不平等,也不可能平等。
  这种不平等,眼下正集中体现在了“如何处理余皓同学‘拿’别人东西”的一场会议上,出席者有辅导员、教导主任、学院团委书记三人。
  大家围绕这个问题学生,展开了以还其清白、洞彻真相为目的的热烈讨论。
  当然,当事人没有被邀请参与他们的讨论。
  “人都到齐了,我这就开始了。首先,简明扼要地说一下余皓同学,男生,本地人,五岁那年,家庭发生了一些变故,父母亲都离开了他,由奶奶抚养长大,没有别的亲戚。”
  “高三这段时间里,余皓的奶奶卧病在床,在他高考结束下午去世,他把房子卖了,办了场丧事,还掉几笔欠债,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家当,就来学校报到了,高考成绩一般,否则也不会上咱们的学校。”
  “军训时我简单观察了下,这孩子几乎不跟人说话。军训结束后,他生活实在很困难,找到学工部勤工俭学中心,获得了一个兼职家庭教师的机会,给一个六年级的小孩辅导英语……”
  “……结果呢?去了不到两个月,家长找到学院来,说他在补习的时候,趁着小孩不注意,把人家放在书房里的一块表给拿走了。”
  教导主任边听辅导员介绍情况边用一块绒布擦眼镜,面前摆放着余皓的材料,他定睛说:“我看了下他的档案,这位同学还有前科?”
  “呃,他初中就拿过一次同学的钱包,这个是写在档案里的,但是因为没有成年,最后不了了之。”
  教导主任戴好老花镜,拿起材料,几乎是愤怒地拍了下桌子,抒发他的不满。
  “上礼拜五呢,家长带着警察找过来,了解情况。哎——哟!我的老天呐!整个系里的学生都指指点点。当时我就在门口,被问得一句话也回答不出来!六万块钱的手表,六万!判刑得判好几年!这件事,院长说了,一定!一定要查清楚!要严肃处理!都不要有侥幸心理!”
  辅导员“嗯”了一声,已经对大事化小不抱什么希望了,扣奖金也逃不掉。
  团委书记是个小女生,正在聚精会神地发微信,抬头朝辅导员问道:“他的校园生活如何?有没有什么朋友?可以从侧面了解一下吗?”
  “余皓住405寝室,寝室里有七个人,三个体育班,四个心理班。他们普遍反映,余皓这个人呢,有一点仇富想法。和他们很少交流,说自己穷。军训结束以后,室友之间有过几次不太严重的矛盾。”
  “室友都不喜欢他?”
  “生活困难,玩不到一块去,也算不上孤立,就很少说话。”
  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一名男生进了会议室,体育系,目测一米八,一身运动服,刚训练下来,一头短短的红发,满身汗,团委书记递给他一瓶水,那男生接了,猛喝几口。
  团委书记问:“不是叫小傅来么?怎么是你?”
  一会议室领导嫌弃地看着那染了红毛的男生。
  “周昇,你这头发还是没有剪好。”教导主任指着那名唤周昇的红发男生说,“给我染回去!”
  “长出来就好了。”周昇不耐烦地说,“傅立群下午有场比赛,让我替他来开会。”他说着跷起脚,注意到教导主任凶狠的目光,只好又放了下去,问:“啥事儿?”
  团委书记无奈道:“本来找了咱们学院的篮球队长,他帮团委和学工部跑跑腿,做点学生工作,余皓同学的勤工俭学表就是他推荐的……周昇,你认识余皓么?给老师们说说?”
  周昇想了想,摇摇头。
  “余皓?我们寝室的和他都不熟吧?傅立群推荐他,是因为有次在球场边上,看他猛灌自来水。猜测他生活比较困难吧,就让他去找份兼职。问他能做什么,他说他高考毕业以后,当过辅导小学生的家教,正好傅立群在帮学工部跑腿呢,顺便帮他领了份表,让他填了交上去……是这样吧?听说的。”
  团委书记:“他这人,你感觉怎么样?”
  周昇怀疑地打量团委书记,随口道:“没说过话。”
  会议室里沉默了一会儿,周昇想了想,又补了句:“看样子长得还行,傅立群说他英语挺好,理科严重短板。”
  书记示意他可以走了,周昇拿着那瓶水离开后,教导主任又问:“当时,这个手表,是从他包里搜出来的?”
  辅导员:“最先发现的,是他的室友,上礼拜四,在寝室里看见了他把玩手表的过程。”
  教导主任:“堂而皇之地戴手上了?”
  辅导员也不清楚,只能摇摇头。
  “有监控没有?”
  “施先生的家里没有监控。”
  “我说,从他身上拿出来的时候。”
  “有监控,在我办公室,我一问他,他就拿出来给我了。”
  团委书记点头道:“至少没有抵赖。”
  教导主任无奈说:“这能抵赖?如何抵赖?他认错了没有?”
  辅导员遗憾地答道:“不承认,他说,有人栽赃嫁祸给他。但根据小学生反映的情况,她亲眼看见,余皓从存放手表的书柜前转过身。”
  团委书记:“会不会是小孩子恶作剧捉弄他?例如,跟他开个玩笑,把表放他包里?”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余皓他……怎么说呢?也比较追求物质吧,申请了贫困生补助,用的却是苹果手机。第二天,他在学校后门外,回收黄金和手机的地方咨询,让摊子老板看表,想把这块表脱手,最后也没卖,不知道有没有悔过之心。”
  团委书记不说话了。
  教导主任怒道:“顽劣!真是太顽劣了!卖表这个动作,有记录么?有监控么?”
  辅导员无奈道:“民警给小摊老板做了个录音,整理进材料里了。”
  教导主任:“小薛,我就问你一句,他是你的学生,你觉得冤枉他了没有?你实话实说就行,出了这个会议室,我们谁也不会往外说。”
  辅导员心想我才不背这锅,隐晦地点了一句:“就算他没拿,想脱手的这个行为也有点,嗯,有点……李老师,您觉得呢?”
  团委书记说:“一般人发现自己包里多了贵重物品,第一时间都想着还回去才对,这孩子……唉……”
  教导主任忽然想到了什么,紧张起来,又问:“对方家长没有找媒体吧?那些内容,现在在谁的手上?”
  “那倒没有。”辅导员马上澄清道,“证词、证据都在民警那里,大家都不希望把事情闹大,但如果学院不给个交代,就很难说了。”
  教导主任:“必须尽快处理,快刀斩乱麻,息事宁人,否则影响太不好了。”
  团委书记问:“薛老师,家长找上门来的时候,根据你的观察,余皓有体现出羞愧感吗?”
  辅导员犹豫半晌,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半晌后,辅导员道:“他的表情很平静,可能也因为没下定论吧?我答应他,一定会查清楚,还安排他们寝室的同学,注意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团委书记“嗯”了声,说:“回寝室以后,态度也许会不一样。”
  辅导员思考良久,最后还是把那话说了。
  “余皓从第一次去当家教后,就在405寝室里说,这家人很有钱。凭什么他这么穷,有些人这么有钱?还怀疑他们家有非法收入来源。昨天晚上,熄灯后,他找上铺室友聊天,发了一通牢骚,说他们冤枉他,想杀了那父女俩。室友截图,贴给我了,呐。”
  辅导员打开手机,让他们看,教导主任摘下眼镜,一手捧着手机,很是啧啧感慨了几声。
  辅导员又把下到手机上的监控录像重播了下。办公室监控画面很糊,当事人没有来,余皓背对镜头,只是静静地站着听,没有过激举动。
  教导主任忽然激动起来,说:“这是反社会人格障碍!你们看,看?尤其是把手表交出来时,那态度!明显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什么都无所谓了!”
  团委书记:“如果是被冤枉的话,气头上说说,其实也还好……”
  教导主任打断道:“以前档案上记录,就偷过同学东西,属于再犯了。看实际情况,实在不行就劝退吧,劝退以后,交给派出所处理,别刺激到他。”
  辅导员觉得这么处理似乎有点太过简单粗暴,但也随之如释重负,其实他一直想要的,就是主任这句话。
  学校教不了,去让社会教吧,进了社会以后就知道,学校有多宽容。否则万一再出现个马加爵,麻烦大发。
  辅导员又说:“明天民警还会再来一次,我根据对方的调查结果,先写个申报材料吧,尽量翔实,附上派出所的笔录,让他确认以后,再签个字。”
  本来这场对话已宣告结束,团委书记却忍不住最后问了一句。
  “室友为什么不喜欢他?真的只是因为他比较困难?”


上一篇:有种你再撞一下

下一篇:岳父太嚣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