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尽欢

作者:一枝发发 时间:2019-03-17 09:39 标签:强攻弱受  狗血  
梁简生以为自己捡到一只小奶猫,养着养着发现是一只小狐狸。
  上部包养,下部破镜重圆+叔侄年上,年龄差17,有甜有虐,副cp伪fz。
  老男人和小男孩,强攻弱受,狗血文,不要较真,HE
  主cp:梁简生x佟嘉 副cp:于裴之x于谣

  第一章(上部)
  昨夜下了大雨,新修不久的公路上已经满是泥泞,像蛇一般延伸出去看不到边。一边是悬崖,一边是陡峭的崖壁,又弯弯曲曲拐了不知道多少个弯,总算是到了尽头。
  黑色的迈巴赫上已经沾满泥土,四个轮子泥泞不清,让这辆价值不匪的轿车看起来和普通轿车无异。
  车一路开过去,进了村子,梁简生靠在宽敞的后座上半眯着眼,蜿蜒的山路转得他直头疼,深深皱着眉。
  公路是前两年刚修的,以前更难走,土路山石让车子开不进来,就算开进来了,车子也得报废大半。要不是新修了公路,梁简生也舍不得开他的新车回来。
  话说回来,这公路是谁修的?还是前年他梁简生投了两个亿修的。
  司机开得不快,穿过了村子在梁家老宅子停下来,“梁先生,到了。”
  梁简生睁开眼,下车。天还是灰蒙蒙的,雨要下不下的,憋得人难受。好在是山里,没城里那么闷热,风吹过来还有些清爽,要不正正八月初的天气,估计要蒸死人。
  梁家老宅子很旧了,算起来有百年了,是梁简生的太爷爷建的,梁简生小时候修葺过一次,只是房子已经没人住了,荒败得很快。
  梁简生是回来祭祖的。说起来不孝,祭祖本该每年来的,只是这几年他常在国外,折返麻烦费时费力,梁简生七年间也就回来过两次。
  听见了引擎声,老管家出来迎。老管家以前是跟着梁简生父亲的,也是看着梁简生长大的,跟他很亲。
  “少爷。”他还是这样喊他,喊了几十年了,“房子都收拾好了,您先歇一歇,喝口茶再去祠堂吧。”
  他两鬓已经斑白,一辈子在梁家做工,梁简生看见他不免想起自己已经过世的父亲,“您不用这样客气。”
  他走进去,房子里已经结了厚厚的蛛网,但床铺非常整洁,是老管家提前过来收拾的,“我晚上不住,去过祠堂就走。”
  “这么急?”老管家已经佝偻起了背,“说是一会儿还有大雨,怕是山路不好走,您还是歇一晚再走吧。”
  梁简生没说话,打量着老房子。这房子在深山里,卖也卖不了多少钱,山沟沟里也没人愿意买,梁家的祖祖辈辈都生在这里,所以也就一直没卖。梁简生的爷爷最早走出大山,民国的时候跟着闹革命立了功谋了个一官半职,他父亲早年下海发了财后就在城里定居,很少回来了,但梁家人对这里依旧有很深的感情。
  梁简生是在大城市里出生的,对这里没多少感情,也不常回来。不过梁家祠堂在这,他便依旧遵循父亲的遗嘱,将他老人家也葬在后山上。
  老管家给他端了茶,“大少爷他……”
  梁简生喝着茶,茶有些发苦,带着些许霉味,不知道是放了多久的,“大哥还是老样子。”
  老管家叹息一声,没再说话。
  梁家有两个儿子,梁崇江和梁简生,梁简生早年在外留学不学无术,尽是学些歪门邪道的东西,私生活也十分混乱,总不让父亲和爷爷省心。梁家当家的位置本来是要给大儿子梁崇江的,梁崇江稳重精明,显然更适合这位置,只是可惜,十年前出了车祸,一觉躺到了现在也没醒过来。
  之后梁简生回国接了这个烫手的山芋。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他大哥出事的时候也才三十,刚订了婚,还没留下子嗣,这任务自然而然落到了梁简生头上。
  想起来他便一阵头疼。
  “老夫人最近身体还好吗?”管家又问。
  梁简生点点头,夹了根烟咬在嘴里,点燃,“好着呢!前两天还催着我给她老人家弄个孙子回去嘞。”
  老管家慈祥地笑起来,“你也该成家了,不知道我入土之前还能不能看见你成家!”
  梁简生不说话,老管家又继续自嘲道,“老了。”
  说话间,果然外头又淅淅沥沥下起了雨。老管家实在是腿脚不好,站不久,梁简生让他先去歇着。等他走了,梁简生才站到窗边,嘬着那口烟听着老宅子落下的雨声。
  阴阴绵绵的下个没完,从堆砌的砖瓦上落下来,滴在窗前的石板上,溅出了几朵水花。
  雨下了一个多小时不见停,院子里先传来了一阵喧闹。脚步踏着雨点的声音传进屋里。
  “一会儿进去……好好说,听见了没……我让你说话再说……这人可得罪不得……”
  梁简生眯着眼睛往外看,还没看见什么,就听有人扣响了门。
  门没锁,半掩着的,来人轻轻一推就开了。一个老汉领着一个男孩进来了。
  那老汉看起来有六十了,皮肤黝黑干枯,瘦得没半点肉,皮包着骨头,进来就上前谄媚得去握梁简生的手。
  “这是……”梁简生并不认识这人,默不作声将手揣回口袋里。
  老汉嘻嘻笑着,手里握着什么东西要往梁简生手里塞,“梁先生吧?……刚才孩子骑着三轮从地里回来,不小心刮了您的车……这是一点补偿……”
  他说话不怎么利索,说的是山里的方言,梁简生只能听出来个大概,他这才看清楚对方手里那是一沓纸币:一张破破烂烂的老版一百人民币,几张五十的,还有缺了角的二十十块用透明胶布贴着,竟然还有五毛的!
  “这钱您一定收着,是孩子不小心,我已经骂过他了!”对方态度倒是诚恳,“那车挺贵的吧,这点……不够的话我再回去凑。”
  他身后的男孩低着头不说话,长得倒是怪漂亮的,长长的睫毛颤着,似乎是在内疚。按道理说,他这么大的孩子都该喜欢跑闹,也从小黝黑,但眼前这个却不然,白嫩嫩的,大概是村子里常年多雨不见阳光的缘故。
  男孩穿着短衣,鞋子上还沾着泥土,牛仔裤旧得发白,露着半截白皙的脚踝。
  “你孙子?”梁简生没接那钱,点着下巴问老汉。
  老汉自顾自放在了一边的桌上,讨好地笑。不知道是不是梁简生这些年看人看多了,他笑得不但没让人觉得亲近,反而有几分不舒服,“是儿子,就这么一个,疼着呢。”
  梁简生不无惊讶,没半点像不说,看起来还像爷孙辈。但他也没说什么,他还没兴趣管别人的家事。
  “还上高中吧?”梁简生随口问了两句,他和乡亲并不熟,也没有要熟的意思,打算找个理由把眼前的人打发走。
  老汉没看出来他的不耐烦,老实回答:“该高三了,不过不让他读了。”
  梁简生又掏出火机点了一支烟,一头疼就犯烟瘾,抽了口,漫不经心地问,“怎么?学习不好?”
  “不是……这孩子勤奋,成绩好得很呢!就是……”他面露难色,不肯再说下去。
  他不说,梁简生也没多问,看着外面雨快停了,隐隐约约能听见老管家在隔壁屋咳嗽的声音,他瞥了眼桌子上零零散散的钱,又越过老汉去看他身后的男孩。
  他躲在父亲后面,怯怯地抬起头偷偷看梁简生,又怕又目光交接的一瞬间快速低下了头,手指局促不安地绞在衣角,脸上爬了一片晕红。
  因为淋了雨,墨黑色的头发粘在白皙的脖颈上,水滴顺着他细长的脖颈流进了短衫里。男孩的胳膊上隐隐有青紫的痕迹,不过老屋子里暗,看得不真切。
  梁简生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半眯着的眼睛里明昧不清。
  外面老管家醒了,问司机门外停着的是谁的三轮车,老汉听见了声音赶紧出去跟他解释,用梁简生听不太懂的方言交谈起来。
  烟抽了半根,梁简生便灭了烟头。
  男孩咬着嘴唇,欲言又止,显得有些懦弱。梁简生不怎么喜欢这样的性格,他在商场上混多了,不喜欢拐弯抹角,“有话就说。”
  话音落下两秒,男孩犹豫了片刻,突然上面两步跪在他面前,“……车、车是我不小心划的,等我打工挣了钱会还给您的……我给打欠条……”
  他的目光放在了桌子上的一堆零散上,“……这些,家里就这么些了,今年没多少收成,我打工挣了还您……您别收他们的钱……”
  他握着梁简生的手,眼睛里闪着光和怯。
  那些钱梁简生本来也没打算收,看不看得上另一说,那点连他吃个早饭都不够。修车?差得也有点太多了,他那车蹭块漆没几千上万块能下来?
  何况梁简生不缺那点,这几年也没少给村子里捐款搞建设。
  “你先起来。”梁简生被他握得不自在,好歹也是乡亲,他受不起这样的礼,问男孩,“叫什么名字?”
  “佟嘉。”男孩低着头回他,“嘉庆的嘉。”
  梁简生听完笑了,“你读书倒是不少,怎么不上学了?”
  佟嘉的膝盖红了,磨了一层皮,有些窘迫,双手不知道往哪儿搁,咬着嘴唇不语。
  过了几秒梁简生反应过来,他伤了这孩子的自尊心了。在这样的深山村子里,还能有什么原因,家里供不起呗。
  “多大了?”梁简生看他可怜,又忍不住多问了两句。
  “十八了……”叫佟嘉的男孩憋得脸红,立刻反应过来答道,“已经不算童工了!”
  只是他人长得小,看起来也才十六左右。
  不过梁简生哪里是问这个,他是觉得可惜。他十八的时候还在国外挥霍着家里的钱,书也不好好读,整天不务正业的,一年没个上千万下不来。可眼前这个明明有着大好前途,却白白断送了。
  他也资助过一些学生,每年做慈善修路建学校,可都是让财务把钱拨过去就算完了,交给底下人去做,没真当过一回事。
  “以后什么打算?”
  佟嘉还是不敢抬头看他,“打算去大城市打工,他们说大城市工资高……您放心我不会抵赖的,等发了工资肯定会还您的!”
  倒是个实在的孩子,“想好去哪儿了?”
  佟嘉摇头。
  梁简生刚从国外回来不久,他母亲让他回家里住去,他哪儿能受得了那种约束,自己在外边买了几套房子住,说起来正打算着请个人呢。
  但眼前这个男孩还小,虽然胆小,可也聪明有担当,他总觉得就这么辍学了实在可惜,递到他面前一张名片,“要是还想继续上学,来找我。”


作者其他作品

尽欢

上一篇:ABO咖啡撞牛奶

下一篇:我只是想拍个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