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江山为聘

作者:楚明晞 时间:2020-10-23 08:51 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他是他不经意间的惊鸿一瞥,只为了那一眼的沦陷,他甘愿收起自己的纨绔风流,陪他在这乱世朝堂,争得一席之地。
  然而,直到家破人亡他才知晓,原以为的眉眼生笑,一见倾心,不过是他的蓄谋已久。
  而自己交付的真心与信任,也不过是他深沉心计背后的玩弄与利用。
  如今国危家难,这份感情到底该何去何从.....
  东方月:“他眼中存了紫荆山的风雪,也是大虞的山河,却独独没有我。”
  受视角文案:为了复仇在这风云诡变的宫廷步步为营,原以为昔日的温存留恋真真假假,不过过往云烟,却终是弥足深陷........
  上官明棠:“我从炼狱中而来,不为乱世枭雄,只为那数十万未昭雪的冤魂寻一真相........”
  1v1 HE 明棠、海棠一个人,先出场的是受,不要搞错。
  浪荡不羁腹黑年下攻vs 步步为营的清冷美人受
  攻受视角都有,主攻多一些。
  排雷:主攻视角,虐攻虐受,攻控、受控都慎入,不喜直接点叉,谢谢!!!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上官明棠,东方月 ┃ 配角:郁尘,上官子煜,凤泠,夜羽 ┃ 其它:复仇,权谋,律制
  一句话简介:江山为聘,嫁我可好。
  立意:古代权谋,平内乱,驱外敌,收河山。

第1章
  渊和十二年,荀北山河破碎,沦为胡骑踏入中原的角斗场。
  大将军上官羽与数十万虎贲军浴血奋战,却终兵败于幽州。本想退居紫荆山苦等援军,不成想等来的确是通敌叛国的罪名。
  那日紫荆深处,遍地鲜血,尸积如山。
  他从尸海中爬出来,枯瘦的身体,满身的剑痕。
  权利造就了一场旷世赌局,在这阴谋与阳谋纵横的时代,他要以命运为饵,在这场乱世中为数十万未昭雪的英魂寻得一真相.......
  远处,紫荆山涧,公子翊收起弓箭,仰望漫天星河,一青衣童子推开柴扉,带了件长袍披于他身上。
  “师傅,夜里山涧风凉,快些回屋吧。”
  公子翊眉头微皱,正色道:“太阳星正冉冉升起,渐弱的紫微星却在被吞噬的光芒下泛起了微光,帝星相遇,大虞帝都又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童子道:“师傅,这天下可是要倾覆了?”
  翊说:“怕是有人要扭转乾坤了。”
  而此刻,大虞帝都,烽烟四起.........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 感谢大家多多支持。 类型具体看文案和标签。
  蠢作者是新人,这篇文的文笔情节节奏等等都还不成熟,想在尝试中不断改进自己,请看完的各位天使们在包容蠢作者的同时也温柔的指文中的不足。蠢作者会虚心接受,努力改进。
  想写出好文,想要进步,感谢每一个支持的小天使,也感谢提出批评建议的小天使。
  鞠躬
  感谢!!!!!
  还是老样子,前20章评论发红包。


第2章
  今年的虞都,风雪来得早了些。
  延伸至承德大殿前的百余级台阶被风雪掩盖了起来,那朱墙黄瓦也被雕琢得更加夺目了些。
  万春门外,台阶下跪着一人,满身的剑痕几乎辨不得模样,暗红的血滴落在湛白的石阶上,红染一片。
  上官明棠低着头,双眼茫然的落在雪间,身上的衣物早已被纷扬的雪花濡湿,寒气就像无形的利剑一般刺着皮肤。
  昏沉暗淡的天光中,“她”抬头只肖看了一眼,又隐去了眸色,融在了这漫天的光景中。
  众大臣踩着积雪,抻着纸伞陆陆续续赶往承德大殿,即便匆忙,却也忍不住往这边轻瞥一眼。
  有人疑惑,来了一句,“呦,沈大人,看这又是闹得哪出啊?”
  沈凌白顺着他的视线扫了一眼,说:“快走吧。”
  身旁的人忽然凑过来低语:“听说,这就是大将军的遗孤。”
  “别说了,快走吧,圣上要发怒了。”
  “不是说今早不上朝?”
  “圣上的心思,谁人能懂,赶紧的吧杜大人,晚了,您这老腿又要去太医院挨针了。”
  承德殿上,众大臣依序站立,内侍李英将丞相呈上来的折子递至魏景帝面前。
  紫微帝座上,景帝神色平静,暗淡的眸色落在奏折上,之后瞟了一眼身旁的李英,将折子摔了下去,“丞相,这便是你所谓的大将军私通胡骑的证据?”
  东方黎站至殿前,俯首作揖,“禀皇上,此乃我军将士拼力从胡人手中而得,乃是大将军亲手绘制的我军荀北营地的驻军图。”
  景帝厉声道,“大将军果真是将此重要之物交于胡骑手中,而后又密谋了荀北一战?”
  “正是。臣在幽州之时,从伪装的胡骑口中得之。此人由郁将军押解虞都,皇上可召来殿前一问究竟。”
  看了一眼俯首的丞相,景帝恢复如常的神色,说:“李英啊,也传给其他爱卿参详参详。”
  众臣看后窃窃私语。
  “堂上众臣有何感想,淮南王?”景帝道。
  魏炎上前叩首:“回圣上,臣以为,只凭一纸地图,不足以让人信服,上官将军世代忠良,断不会做谋反之事,还请皇上下令彻查此事。”
  景帝侧身,不动声色道:“沈爱卿,朕看你从刚才就有义愤填膺之势,可是有什么想法?”
  御史大夫沈凌白上前道:“回皇上,臣以为,淮南王说的在理,上官将军曾跟随先皇征战多年,又怎会有谋逆之心,怕是有人故意陷害,如今人已故,若是沉冤未雪,圣上岂不是要被天下百姓诟病。”
  东方黎斜睨了一眼,道:“沈大人的意思是,若是圣上不彻查此事,就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吗?”
  沈凌白跪下,颤抖的手放在额前,头也不敢抬一下:“臣并非此意,望皇上明鉴。”
  淮南王上前解围:“皇上,沈大人一时语快,并无冒犯之意,望皇上息怒。”
  此时,万春门外,马蹄声渐起,随着漫天风雪传至朝堂之上。
  景帝欣喜的望向堂下,“李英,可是都护将军凯旋而归了?”
  李英俯首,“奴才这就下去给您看去。”
  “报……”一声高昂的传令声响起,从承德殿外传出,一层层直达殿内。
  “都护将军郁尘,参见圣上。”
  人未至,先闻声。
  郁尘一身铠甲早已在搏杀中失了光泽,剑痕纵横,身上带着一丝血腥气拜至殿前,“罪臣参见皇上。”
  “将军何出此言?”
  郁尘俯首:“罪臣没能替圣上保住荀北,此乃罪责之一,臣支援太慢没有保住大将军及数十万虎贲军,此乃罪责二。”
  淮南王说:“将军可是替大虞守住了幽州,可谓功臣也。”
  景帝道:“淮南王说得在理,你何罪之有?”
  “皇上,荀北失守,大将军他……”郁尘还要说下去,却被景帝一声呵斥制止了。
  “行了,关于大将军谋反之事,朕会命人彻查,你连夜赶路,想必也乏了,关于中军封赏的事,明日朕自会同朝臣商议,众爱卿赶了风雪,今下也一众退了吧。”
  景帝揉了揉眉心,扫了一眼大殿,说:“淮南王留下,朕有些事想同你商议。”
  众臣识趣,纷纷俯首告退。
  殿外的风雪似乎是又大了些。
  朝臣三三两两,约伴而走。
  沈凌白舒了一口气,颤抖着的双腿不留意陷进了雪坑里,郁尘眼疾手快,从背后扶了他一下,“沈大人可要注意些.....”
  沈凌白回眸:“多谢郁将军。”
  郁尘走至他身前,轻拍了下他身后沾染的积雪,淡淡地叹了一声:“沈大人终日为国事操劳,可要注意身子。”
  沈凌白盯着他,“郁将军战事告捷,此番辛苦了!圣上这次必定会论功行赏。”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江山为聘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