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当我怀了最后一只神明崽后

作者:莓子兮 时间:2020-09-14 11:22 标签:生子  灵异神怪  恐怖  
宋承大学尚未毕业便嫁给了现在的丈夫郑严序,委身于其下保全他这条遭鬼惦记的小命。
  只是婚后不久,宋承突然发现了一个闻者落泪的事实。
  这个睡在他身侧,长手长脚将其紧紧圈入怀中面容温柔而俊美的男人,好像并不是人。
  家里大衣柜里晾放着的柔软人皮外衣,会敲窗讨食的笑脸猫眼含贪欲,而他那颗跳动着的心脏惹来黑暗中蠢蠢欲动窥伺的目光。
  就在宋承看不见却又垂手可及的地方,一双泛着幽蓝色的眼眸一闪而过危险的光芒。
  那是不为人知的独占欲和掌控欲。
  当宋承意识到这注定是一场没有离异只能丧偶的婚姻时,并不是最悲痛的。
  更让他惊慌失措的是,他常年平坦的小腹正一点点鼓了起来。
  小剧场:
  宋承结阴亲的第三年,男人和他说,咱们要个孩子吧,养老。
  宋承迷茫:咋要啊?人能给咱们么。
  男人挑眉:要么?你要我就给你。
  宋承:?(您就是活的送子观音吧.jpg)
  然而很久之后,有幸从父母那里得知真相的新世纪主神,感动哭了。
  崽崽:我就是个无情的接班工具人,摔!(掩面痛哭.jpg)
  校草男神心软且怂受x凶残护短非人攻
  看文指南:
  1.剧情与脑洞齐飞,开颅选手前来报道,无逻辑无考究谢绝指导写作谢谢。
  2.本文含恐怖元素居多,胆小的朋友请尽量白天食用哟
  3.非正常生子文,雷这一点的请自动点叉哈
  内容标签:生子 灵异神怪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承、郑严序┃配角:卖个萌求收藏吖┃其它:
  一句话简介:孩子他爹是神明大人
  立意:传递美好爱意


第1章
  刚刚过六点的天像是被人为泼了墨水的布,一下子黑了下去。
  老郭心里泛起了一丝不安有点摸不着头脑的嘀咕,“乖乖七月的天啊,咋可能黑的这么早呢?活见鬼。”
  他开着自己那辆溅了一轱辘泥的出租车,稳稳当当的驶上了高速口,并不知道坐在后排的客人在听见他那句“活见鬼”时,身子抖了抖。
  老郭透过后视镜瞥见了那位坐在后座,双手捏住神情紧绷的客人。
  那是一个皮相极其出众的青年,肤白胜雪一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局促不安的望着窗外,密而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好似扫在了人的心上。
  明明是高温的酷暑,那人却穿着长袖长裤并将外套的拉链拉到了最上面,只露出一个精致漂亮的下巴,头上扣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遮掩去了大半英俊的脸。
  老郭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他总觉得这个青年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让人不舒服的气息,好像他再多看一眼就喘不过气来一样。
  这么热的天,那人不仅没有出汗甚至还双手环臂的搂紧怀里的背包,他对这个人是谁,做了什么并不感兴趣,他只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把人送到江陵区就算完成了任务。
  他们上了高速没走一会儿车流分散开来,不像往常一样堵车堵的比较厉害。
  这个点是下班高分期,他时常拉人自然晓得耗时又耗油,但这个年轻人说他可以多给两百的油费。
  所以老郭并不知道,就是这么一点小贪心,差点让他送掉了半条命。
  宋承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窗户外,看着那飞速倒退的景象高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
  他看不了多久就会神经质的猛的转过头看向司机,再转头看向自己的身后,好似这个狭仄的空间会无缘无故多出来一个人一样。
  他的举动惹来了司机一个古怪的白眼,宋承却像没看见一样依旧紧紧盯着窗外。
  车越来越少了,直到他们超过最后一辆本田,这宽敞的高速公路上再也看不见任何其他的车辆了。
  宋承无声的收缩了瞳孔,心里的担忧和惊恐像虫子一样,密密麻麻的啃咬着他的心脏。
  去见父母的路程连一半都走不到,令人神经衰弱的事情毫无悬念的再次发生了。
  这注定没有结局的逃跑有着相似的经历,而这一切的起因只不过是因为家里的衣橱里,悬挂着的那件惹人发毛的人皮外衣而已。
  就在这时老郭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咒骂,宋承条件反射的转过头看向他。
  “他娘的什么情况,起、起雾了?”司机降低了车速,不安的问道:“哎小伙子,你、你看路上的车怎么都没了?”
  此刻无端而来的雾气从两侧种植的环保树丛里涌来,像是要吞噬道路的白色怪物张牙舞爪的滚来,顷刻间便将树木掩盖在了身后。
  黑幕沉沉压的人胸腔里的空气也变得稀薄,老郭握着方向盘的手沁出了汗。
  不应该啊,这不应该啊!七月的天黑的这么早就罢了,还下起了不知从哪儿来的大雾。
  最令人慌张的是,他们这辆车好像走在冥路之上的一抹幽灵,再也看不见任何其他的车辆,除了风剐蹭着玻璃的声音寂静的可怕。
  “别降低车速!”那坐在后座上的青年急迫的开口,声音带着一股冷清暗哑的色调。
  “我操不是,我也不想开慢啊。”老郭急了甚至冒出了一串南京话,“这么大滴雾怎么开哦?歇逼!”
  宋承无声的收紧了握着背包的手,他甚至都来不及解释只是尽量调整呼吸道:“把车速开到最大,相信我这路上除了你和我不会有第二辆车了。”
  老郭听了他这句话整个人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整个人像一只炸了毛的猫。
  相信你?你他娘的皮猴子说的什么话?这种时候他也不想相信好么!
  老郭不敢冒这个风险,但是当他看见一抹惨白的影子站在雾中扭曲着向他招手时,身子猛的一哆嗦脚踩着油门车速一下子飙到了一百五。
  “他、他妈的,刚刚是什么东西?”老郭的冷汗下来了,那影子又细又长隐藏在雾中看上去好似没有实体一样。
  但是在弥漫开来的白色大雾中,还能以颜色胜出让人一眼就看到的东西,总归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
  宋承也看到了那一幕原本皮肤就白这下变的更白了,老郭瞄了一眼后视镜,又是惊的一头冷汗。
  等不到青年的回答,老郭颤抖着声音又开口道:“不行不行,我感觉要出事,咱们掉头。”
  大不了这钱他不赚了,真他娘的倒霉,老郭咒骂。
  就在他想掉头的时候青年出声了,语气苦涩中夹杂着一丝无奈。
  “别掉头,咱们出不去了。”
  老郭刚想爆一句粗口,谁知道冷不丁的又瞥见了那出现在路旁细长惨白的影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那影子比第一次见的时候清晰了不少,最起码他能看见除惨白之外的一抹黑色。
  好像是头发。老郭心里一沉,这下心里也有数了,他们遇到了鬼打墙,就在这迷了雾的高速上鬼打墙!
  “现在怎么办……”他心里千言万语惊恐的话都只化成了这一句,时间紧迫他们已然第三次与那影子擦过。
  这一次宋承看清了那东西的轮廓,是一个长相变形了的女人,披散着头发站在雾里冲他们招揽着手。
  它想上车。
  宋承惊的一身的汗,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那抹影子再次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时间比上一次缩短了不知多少倍。
  这一次老郭吓的哇哇大叫,那东西更清晰更明了,以至于他看见那女鬼惨白的脸上并没有具体的五官,嘴巴的位置是一个空荡荡的黑洞,令人毛骨悚然。
  而它的手反向生长奇异的长,挥舞之间老郭都觉得那惨白的手能触碰到他的车子,尽管他将油门踩到底踩的死死的但依旧无济于事。
  “你他妈倒是说句话啊!!”老郭吼道,“这、这东西你招来的吧?老子开了二十几年的车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
  老郭以前干过货车司机常常跑夜路,黑漆麻乌除了车灯照到的地方是清晰的其他都是鬼影绰绰,运气不好时还会撞到流浪的猫狗。
  他也从来没有怕过,可今天在这漆黑一片打了车灯都照不出前方路况的公路上,头皮发麻。


上一篇:被人鱼标记后

下一篇:病恹恹的团宠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