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鬼妻嫁到

作者:金元宝 时间:2020-09-20 08:16 标签:甜宠  爽文  情有独钟  先婚后爱  欢脱  灵异  
刑寒出身好,家世好,职业好,人长得也好。
  唯一不好的就是八字太硬和有个一堆毛病的“隐婚”男对象——凌以然。
  此人没工作,身体弱,人又懒,既不爱运动,也不爱晒太阳。喜欢白天睡觉,晚上搞夜生活,每天不到天亮就不回家。
  刑寒对他满是嫌弃。
  直到有一天出任务死了人,凌以然凭空冒出来打着哈欠道:“兄弟,时辰到,我来勾魂了,跟我走吧。”
  刑寒:“……”
  我操。
  这时的他才知道所谓的“隐婚”其实是阴婚。
  关键词get:阴亲 HE结局 灵异 先婚后爱 欢脱 玄幻 强强 情有独钟 甜宠 爽文
  【楔子】
  宇宙历9102年6月,华夏国西南部第1集 团陆战基地,一名士兵急匆匆跑到操场对正在交待任务的刑寒敬礼:“报告首长,您的奶奶打来电话说有急事找您。”
  刑寒问:“她有没有说是什么急事?”
  “没有,但是听她的语气挺着急的。”
  刑寒交待好任务才回到他的办公室接电话:“喂,奶奶吗?”
  刑老太太听到孙子的声音,连忙说道:“小寒,我给你定了一门亲事……”
  刑寒听到又是提相亲的事情,立刻觉得脑子又胀又疼,比执行危险任务还要头大。
  他现在的心思全在部队里,根本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去谈恋爱,可是家里人隔三岔五的打电话来叫他相亲,加上这一次,已经是第五十次。
  有时候被催急,他还真想随便找个人结婚得了。
  其实也不能怪家里人着急,他今年已经三十岁,常年又在外执行危险任务,家里人担心他在任务中壮烈牺牲后连一个后都没有,所以特别着急他的婚事。
  不等他回应,就听到电话另一头的小妹喊道:“大哥,奶奶给你订的是阴婚,你不能答应她。”
  “隐婚?什么隐婚?”刑寒透过电话听得不是很清楚:“和对方结婚后要隐瞒结婚的事实?”
  电话另一头诡异的沉没了半分钟才急声说:“对,对,对,就是这样,对方也不想结婚,但因为个人原因又不得不同意这门亲事,你呢,命太硬,正好需要对方的八字压一压你的八字,让你出任务时也能够顺顺利利,不会总是带伤回家,所以你们结婚后,要是不是两情相愿,完全可以不用履行夫妻义务,你也能像平时一样常年待在部队里专心工作,也不需要办喜宴,向别人宣布结婚的事情,总之现在的日子怎么过,以后的日子还是怎么过,不干涉对方的生活。”
  刑寒从不迷信,但是对于刑老太太说的话有些心动了,事情要是真的成了,就没有人再催他相亲结婚:“对方真的同意了?”
  他可不想耽误别人,也不想当一个不负责的人,要是对方同意了,他也考虑考虑这一件事情。
  “同意,特别同意,现在就差你点头了。”
  刑寒等会还要出任务,犹豫一下就应下了:“行,等我任务回来跟他见个面,再确定后面的事情。”
  “你现在就得同意跟他结婚,他才会跟你见面。”
  刑寒疑惑道:“现在就要同意结婚?对方这么着急结婚吗?”
  “对啊,非常着急,不然也不会同意隐婚。”
  “这……”刑寒总觉得事情怪怪的,他奶奶着急他结婚,他能理解,怎么会同意不行夫妻之事?难道奶奶他们不希望他有后吗?
  刑老太太着急道:“小寒,你还在不在?”
  “在,那个……”
  刑寒刚要说话,他的手下来到门口:“报告首长,队伍已经整顿完毕,就等着你下令出发了。”
  电话另一头的刑老太太听到士兵的话,着急道:“小寒,你得给我一个答复再挂电话啊。”
  刑寒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已到了出发现时间,向来守时的他不喜欢迟到:“奶奶,等我回来再说。”
  “不行,你回来后,这事就黄了,想再找一个压你八字的人就很难了。”
  刑寒见时间紧迫,就不再跟刑老太太多说:“行,我同意了。”
  刑老太太高兴道:“你真的同意了?”
  “对,我同意了。”
  “那你任务时要小心,任务回来后要给我们报平安。”刑老太太关心了几句才喜滋滋的挂了电话。
  刑寒也急匆匆挂了电话去任务,却不知道接下来等待他的将是什么事情。


第1章 他死了
  七月,透蓝的天空上没有一片云,也没有一点风,头顶上的太阳正毒,晒得人们汗珠直流,恨不得扒光身上衣服去去身上的热气,可是却有人穿着厚重的卡通人偶熊猫服装,撑着黑色雨伞在大街上行走,频频引来路人的观注。
  凌以然无视大家的目光,以最快的速度来第一集 团陆战基地的大门外。
  正在站岗的士兵看到有只人偶熊猫向他们走来,眼底闪过几分警惕,一般普通人不会穿着演出服装来军区,所以不得不重视。
  值班室里的士兵立刻走出来喝道:“朋友,这里是军区重地,不是游乐园,也不是你玩乐的地方,请你快点离开。”
  凌以然也知道自己穿着这样会让人产生误会,赶紧停下脚步说道:“对不起,我是来找人的。”
  士兵拧眉:“你找谁?”
  “我找刑寒,你们能不能通报一声?”
  士兵们微微一愣。
  凌以然见他们不说话,再次表达自己迫切想要见到刑寒的想法:“我有特别急的事情要找他,麻烦你们通报一声。”
  士兵问:“请问你是谁?找他什么事?”
  “我叫凌以然……”凌以然认为只报出自己的名字,士兵不一定帮他通报,又加了一句:“是刑寒的对象。”
  “首长的对象?”士兵们惊得下巴都掉到地上:“首长有对象了?而且还是男、男的!?”
  “不知道,还是打个电话问问吧,说不定是真的。”
  士兵给办公室打去电话。
  坐在办公室里写报告的刑寒接起电话:“喂,我是刑寒。”
  士兵赶紧说道:“报告首长,我是大门值班室的士兵,现在门外来了一个男人说是你对象,他有急事找您。”
  “我对象?”刑寒愣了愣,忽然想起大半个月前,他奶奶给他定的亲事,由于他昨天才任务回来,所以还没来得及处理这一件事情。
  可是,不是说要隐婚吗?
  怎么还跑到他的军区找人?还跟士兵说是他对象?而且他奶奶竟然给他弄了一个男人当对象。
  “对,他说他是您的对象,叫凌以然。”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出去看看。”刑寒挂断电话,放下笔起身走出办公室。
  军区大门口外,士兵放下电话,身边的同伴悄声问道:“怎么样?是首长的对象吗?”
  “首长没反驳,还说出来看看,我看八九不离十了,真没有想到,首长竟然喜欢男人。”士兵走出值班室对凌以然客气说道:“凌先生,你等几分钟,我们首长就出来了。”
  另一名士兵招唿凌以然进值班室:“凌先生,外面天气热,你进来等吧,我给你倒杯水喝。”
  “不了,我就在门口等他。”凌以然着急着见刑寒,没有心情坐下来喝水,便走到阴影下往军区里面望了望。
  大概三分钟后,一名面容俊毅,身材伟岸,身穿着黑色军装的男人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出办公大楼来到大门口。
  “报告首长。”士兵指着凌以然说:“他就是要找您的人。”
  刑寒看着穿着人偶服装的凌以然,挑了挑眉心。
  “刑寒。”凌以然激动站直身体,忽然,眼前景色晃了晃。
  糟了,他在太阳底下站太长时间,人要支撑不住了。
  凌以然急忙撑住墙壁:“我……”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