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诡门逃生[无限流]

作者:烟无言 时间:2020-03-17 08:37 标签:灵异神怪  无限流  因缘邂逅  
“人见愁”沈默vs“鬼见愁”灵柩
现世的背后有这样的世界的存在,
它变幻莫测,从古到今从中到外,横跨了时间和空间,里面有各式各样你能想象又不能想象的鬼怪,
它是现世的衍生体,众人称它为诡界,
凡是没被现世法律论处的犯罪者都将被投入诡界,
罪恶不止,诡界便永存。
倒计时十二小时,找出那只鬼,方可离开!
倒霉了二十三年的沈默刚回到家就被入室盗窃的小偷开了瓢,醒来后便到了一个灵异世界……
至此以后,他的日子便没完没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只是很疑惑:貌似,他没有犯过罪吧?
貌似,他应该只是一个小人物吧?

有一个男人,高个子,棺材脸。
“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江,叫灵柩。”
“你是人吗?”
“曾经是。”

好运加持的受是真正的智慧担当,身份神秘身手惊人的攻别说人了连鬼都怕。
前期是弱受,实则有金手指

「双大佬 灵异升级无限流」

攻第二卷出现,想看攻的可以自动跳卷~第一个故事就是个引子
本文慢热,慢热,慢热~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后期会好的
这是一颗倒霉蛋收获了友情爱情的故事,无聊的时候看看打发时间吧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因缘邂逅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默,灵柩

一句话简介:开挂的和最牛逼的在一起了

第一卷 诡梦一、雪中屋

第1章 夏之初
  夏天的知了叫得人心烦意乱,穿着一件背心贴着皮肤的地方感觉都是黏糊糊的汗水。沈默刚洗完澡又热出了一身汗,如果不是知道今天超市卫生纸洗衣粉都打半折,他也不会大热天的出门活受罪。
  站在铁门口把手里七袋八袋的东西放下,从门口盆栽底下摸出一把铜白的钥匙,还没插进孔眼,手里的电话就响了。
  沈默皱眉掏出手机。
  现在这个社会,谁能想到,还有人使用着直板按键的诺基亚手机,键盘上的数字都因为使用频繁掉了漆,沈莫文最近是存了一笔钱打算换手机的,不是因为忍受不了旁人的视线,而是这个手机时不时卡住,发消息发了一半还会自动关机,他不想因为再因为和领导打电话打了一半关机惹得对方破口大骂,乃至将他革职。
  沈默,二十三岁,相貌过得去(他怀疑那个女上司就是看他长得还不错才把他留到现在的),但是在现在的社会上一没文凭二没家底,甚至背后还有好几个拖油瓶,在如今的社会,所有人都向钱看,谁还看得上他这个穷光蛋。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上辈子做了孽,这辈子就是一部狗血悲惨史,每次看到电视上描写的小人物,他都觉得活得比他幸福自在得多。
  出生父母双亡,在儿童收养院长大,也正是因为相貌长得好,成为了孤儿院里最早被人领养的一批孩子,但是这算是幸运吗?
  他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如果当初他没有被收养,而是成年后自己在社会上奋斗,亦或者被其他的养父养母收养,虽然不知道结果如何,但是也不一定会比现在艰难吧。
  养父是个赌徒,小时候的毒打被当作出气筒都是家常便饭,在他五岁的时候养父养母的亲生小孩就出生了,陆续有了弟弟妹妹,从小要做他们的跟班、仆人,大了就要给这些小孩赚学费赚零花钱,可是,明明他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啊,凭着奖学金和偷偷存的钱考上了高中,进学校报名的那天被养母带了回来,美名其曰,家里没钱,需要他赚钱养家,每当他抗议挣扎的时候,所有人都骂他不是东西,没有良心,如果没有这家人他早不知道死在哪里了……成年后他想要离这家人远远的,却在需要办理入职办理住宿的时候被养父养母拿着户口本要挟……
  沈默低头,短信很简单,内容不出他所料。
  “我女朋友要一个迪奥的包,你最近想办法帮我买一个。”发信人是沈明,他名义上的弟弟。
  在身边也有很多女性对默表示好感,但是都因为他寒碜的穿着、勤俭到乍舌的作风望而止步,更别提现在娶老婆还要房要车这样的硬性条件了。
  沈默很想无视这条短信,但是之前他有一个月没给这家人打钱,结果对方闹到了他工作的地方,逼得他不得不换了工作。
  再想出好的办法之前,沈默还是只能忍着。
  比起小时候,他现在已经好得多了不是吗?沈默这样安慰着自己。
  把手机重新塞进裤袋,左手拎着塑料袋,右手将钥匙插进钥匙眼,突然意识到不对。
  沈默微微睁大了眼睛。
  他记得出门锁了门。
  而现在,门开了。
  沈默皱眉把门推开,只见门里一片杂乱,宛如台风过境,四十几平的公寓一眼就望了个干净,书、报纸、衣服全部都被扔在地上,这是什么情况,家里遭贼了?
  但是真别说,他家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甚至他住的这一片地方不算是贫民窟也差不多了,这一片是城市里城市建设旧村改造的最后一批“危房”,政府公文早就已经下了,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久久没有拆迁,在没有拆迁前这片地方就是整个艾市最便宜的租房,无管理无治安无绿化,就是这样的三无地界,正是盗劫小偷的安乐窝,家里少了什么都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偏偏偷谁不好,偷到了他沈默家里来了。
  就是翻得这么乱,还要收拾。沈默默默地叹了口气。
  前脚才踏进门,突然感觉到不对,脑后一道黑影猛地砸下,随后就是一阵剧痛,沈默晕倒之前连偷袭他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意识消失之前,沈默在心里不免苦笑。
  他这倒霉悲催的一生就要这么结束了吗?倒霉了一辈子,还死在二十四岁这个年纪。
  这一生未免太过短暂了。
  闭着眼睛的沈默没想到自己还有睁开眼睛的时候。
  费力地睁开眼,脑中还残留着昏迷之前被敲晕的晕眩感,伸手摸后脑勺,“嘶”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真的破了。
  看向四周,全部黑黝黝,这时间难道是半夜?沈默不知道那个入室偷窃不成改下毒手的小偷还在不在室内,心里留有后怕,站起来一下子慌乱地没有找到拖鞋,迷迷糊糊的,干脆光着脚去找开关,手摸在墙上,触手冰凉,摸了一阵都没摸到开关。
  急得脑壳更疼了,只能作罢,伸手去开门,一下子就打开了门。
  眼睛猝不及防接触到灯光,沈默不由地眯起眼,手背挡在眼睛前面,下一秒,却睁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不是他家。


第2章 八人
  放眼所及,空间开阔,地上铺着棕红泛旧的木质地板,头顶千瓦的白炽灯散发着浅白色的灯,温热的壁炉里塞着柴火“啪啪”作响。
  随着沈默开门的声音,坐在外面的人都看了过来,一共是三男两女,三个男人中一个穿着西装戴着眼镜,看到他了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眼镜上闪过一丝冷光,一个身型干瘦,两颊凹陷眼睛却格外的大,斜着眼睛看他,沈默是真的吓了一条,因为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白白的一片瞳仁,再仔细看,才发现对方是有眼珠的,只是眼白太多,占了整个眼睛的五分之四,显得格外吓人。
  但是让沈默最忌惮的是那个坐在沙发上高大的男人,看对方裹在4个X的衣服依旧很明显的肌肉轮廓,不难想象,脱了衣服对方身上的腱子肉是多么壮观,加上脸上几乎贯穿了半张脸的刀疤,不用走近就两腿发软。
  两个女人都很年轻,抱成一团瑟瑟发抖,却不敢围到壁炉旁边取暖,沈默是看出来了,距离壁炉最近的人就是那名两米的大汉。
  看到沈默出来,眼镜男削薄的嘴角扬起一抹要笑不笑的弧度:“这位先生,既然来了,那过来坐啊。”
  开了门沈默才感觉到冷,搓了搓手臂上的汗毛心里还想,难道闯入他家的不是小偷?是个变态杀人犯?
  可是,绑谁也犯不上绑他啊。
  迈出房门走到五人身边,那个干瘦的男人的眼神让他很不舒服,但是他还是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我叫陈邱吉,这位小帅哥怎么称呼?”三个男人中眼镜男算是看起来最好说话的。
  椅子有些矮,沈默不说高,也是一米八的个头,双手无处放置便搭在膝盖上,撑着上半身看着噼里啪啦燃烧的火堆,呐呐地道:“我叫沈默。”
  眼镜男,不,陈邱吉看了看对面拘谨的青年,顶了顶眼镜。
  时间过去了很久,沈默耳边传来两个女生的哭泣声,这个低低的声音让沈默微微皱起了眉头,忍不住出声询问:“这里是哪里?我们是被绑架了吗?”
  这句话好像很好笑,陈邱吉瞪大了眼睛,下一秒却笑了起来,笑声震耳。
  就在这个时候,斜对角方向的楼梯上传来两道急促的脚步声。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在哪里,为什么我睡了一觉就到这个地方来了……”伴随着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大声说话的人声音很年轻。
  没多久人就走到了面前,沈默抬起眼皮,看到是个比他还小两岁的男孩,身后的男人拍了拍男孩的肩膀,声音带着一丝安抚的意味:“毕儿。”
  但是明显男孩并没有被安抚道,对着眼镜男就大叫:“你们是谁,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沈默在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眼睛就微微睁大了一圈。
  他看得出来,男人看起来比男孩大上不少,脸上有岁月掩盖不了的痕迹,但是一眼望去很明显,这个男人和眼前大声嚷嚷的少年有着亲缘关系。
  沈默低下头,额前的发散落了一缕,遮盖住温润的眉眼,也遮盖住了他难得动容的思绪,这里不是梦……
  “你,”男孩的手指直指低头的沈默,“你站起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很明显,柿子就要捡软的捏。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诡门逃生[无限流]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