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还珠之轩斗

作者:暗夜狰狞 时间:2017-09-03 12:16 标签:穿越  宫斗  还珠  
还珠之轩斗 

☆、大明湖畔风光好

  乾隆七年,
  山东济南大明湖畔夏府,
  “你说什么?雨荷她有了身孕?”夏房氏顿时觉得头晕目眩,一个晃神,险些跌倒在地上,幸好有身旁幼子扶持才没有摔倒。
  夏子轩赶忙和弟弟夏子夜一起将母亲扶到座位上,犀利的眼光投向了自己的父亲夏文润,问道:“父亲,姐姐终日在闺房之中,哪里得见外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夏文润一向是为嫡长子的聪慧而骄傲的,可是现在夏子轩眼神却让他有些心虚的别过了脸。反倒是夏文润的妾室、也就是夏雨荷的母亲夏刘氏搭了话:“子轩啊,是这么回事儿,他……”
  话还未说完,便被夏子轩冷冷地打断了:“二娘,我在和父亲说话,这里没有你插话的份,你去看看姐姐怎么样了吧。”
  夏刘氏无措的将求助的眼光投向夏文润,却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因此只好强笑一下灰溜溜的进了内室,留下心虚的夏文润紧张得在年仅七岁的长子的目光下手足无措。
  “弟弟,还是我来说吧。”见到母亲被赶进屋来的夏雨荷强忍着虚弱走了出来化解了父亲的尴尬,她知道如果今天不能说服最能改变父亲主意的弟弟,她的爱情、她的梦就真的要破灭了。
  带着梦幻般的表情,夏雨荷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娓娓道来。
  原来三个月前,夏房氏带着两个儿子到清凉寺去还愿,家里只剩下了夏文润、夏刘氏和长女夏雨荷。
  这一天,下了瓢泼大雨。夏雨荷正在书房中认真习字,忽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正坐在一旁绣花地夏刘氏说道:“雨荷,快去开门,大概是你舅舅到了。”
  夏雨荷放下笔来小跑着穿过亭廊来到门后,放下门柱,打开门来兴奋地喊道:“舅舅!”
  门外站着的,却不是夏雨荷所以为的舅舅,而是一个陌生而英俊的男子。夏雨荷觉得自己的心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随着这个男子的一举一动,欢呼鼓舞。
  门外的男子见开门的是个小姑娘,显然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道惊艳,随即笑笑说道:“咱们在路上遇到大雨,马车又坏了,不知道能不能在府上小坐一下。”
  这时等不到夏雨荷回来的夏文润和夏刘氏已经走了出来,夏文润看那男子气度不凡、衣衫华丽,身后又站着数十名随从,心知这不是个平凡人物,赶紧快步迎
  上前来。
  看到夏文润出来,男子身旁的随从上前一步拱手道:“这是我们艾老爷,在下名叫颜坤,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夏文润不敢怠慢,赶忙回礼道:“敝姓夏。”
  颜坤有礼中带着些许高傲,又说道:“不知道有没有房间让我们老爷换件衣服。”
  夏文润刚想让丫鬟把他们带到客房,没曾想夏刘氏却先说话了:“有有有,到书房去换,这边走。”无奈,夏文润只得笑着带着艾老爷一行人走进了书房。
  和艾老爷擦肩而过的时候,夏雨荷可以清楚地嗅到他身上淡淡的檀香,心,好像生病了,跳的那样快。
  换好了衣服,艾老爷无意中看到书桌上夏雨荷还未完成的习字,眼前一亮,拿起来欣赏一番后赞叹道:“好字啊,颜坤你看,这字体有赵孟頫的圆润,有王羲之的潇洒。夏先生,好书法啊。”
  夏文润谦虚道:“这不过是小女写的一篇习作罢了。”话虽是这样说,但是脸上的骄傲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夏雨荷这才发现自己的习字竟然被艾老爷看到了,心里又是羞涩、又是焦急,快步上前想要阻止艾老爷继续看下去:“不要看,写得好丑!”
  艾老爷真心赞叹道:“是你写的,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啊。”
  夏雨荷羞涩的低下头来不好意思再说话,可是不知怎的,就是想要这个艾老爷对自己了解的多一些,因此又说道:“我喜欢练字,听说有个三希堂法帖,收集很多书法。”
  艾老爷的心思好像在别处,漫不经心的随着夏雨荷的话题应道:“三希堂法帖?那是朕让梁诗正编的。”刚刚说完,又觉得不对,赶紧补充道:“额,我是说那法帖还不错,只有拓本。”
  虽然及时挽救,但是那一句话已经足够让夏家人想到很多东西了。夏雨荷的心里更是燃起了一把火焰,三希堂法帖,听说正是梁诗正先生编的。这个艾老爷难道是……如果真的是那样,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的字写的真的很好呢?
  满心的欢愉让夏雨荷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父亲屡次三番制止得眼神,带着一些炫耀、一些羞涩说道:“我平时喜欢行草书体,练得比较好。今天写得不好,就被看到了。”
  艾老爷的兴趣更浓了,一挑眉,满脸笑意的说道:“那我能不能看看你以前写的东西呢?”
  >  夏雨荷被艾老爷的笑容弄得满面通红,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这才看到自己父亲警告的眼神,赶忙拒绝道:“不可以,不可以!”
  看到自己的女儿终于清醒了过来,夏文润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轻咳一声说道:“雨荷,这儿有丫头们伺候着呢,你先下去吧。”
  虽然满怀不舍,但是夏家毕竟家教森严,夏雨荷含情脉脉的看了艾老爷一眼福了福身子迈着小碎步离去了。
  做奴才的,最擅长的便是体察上意。因此颜坤看到艾老爷注视着夏家小姐背影的样子,便悄悄把夏文润叫到一旁交代道:“夏老爷,来来来。我给你说个事儿,此乃当今圣上!”
  夏文润心中一惊、又是一喜,赶忙来到艾老爷,不,是乾隆皇上的面前欲要下跪:“小民有眼不识泰山……”然后便被乾隆打断道:“别行礼,这是秘密,千万不要泄露。不过我看这雨下的还挺大的,今晚恐怕要在府上打扰了。”
  没想到,这一住,就是三个月。
  同住在一处,不可避免的总会碰上,更何况乾隆对夏雨荷这个才女加美女有心,而夏雨荷对这位身份高贵、却如此亲和有魅力的皇上未必无意。慢慢的,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只是碍于礼教,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罢了。
  “大明湖畔,烟雨蒙蒙,画此手卷,聊供雨荷清赏。”放下手中的笔,乾隆深情的对站在他身后的夏雨荷说道。
  看着画卷上那在雨中盛开的荷花,夏雨荷的脸儿红了,心儿醉了,轻轻一笑道:“皇上的画,实在传神。皇上的字,生龙活虎。”
  阅女无数的乾隆自是知道此时应该说什么,拉起了夏雨荷的手,深情地望着她:“那你知不知道皇上的心呢?”
  夏雨荷抬眼看了乾隆一看,又仿佛受到惊吓般垂下了眼帘:“皇上的心,不敢揣测,因为深不可测;不敢期待,是怕期待落空。”
  乾隆的心情很好,没想到只不过是一次微服私访被雨所困,竟然能够在这大明湖畔遇上如此美丽而拥有灵气的一朵解语花,因此更是不吝啬甜言蜜语:“雨荷,不敢期待的是朕,深不可测的,是你。”
  如此话语从高高在上的当今圣上嘴里说出来,情窦初开的夏雨荷哪里还能够抵挡得住,她的心、她的身都好像泡在了蜜里、糖里,再也无法自拔、无法抵抗,轻轻地靠入乾隆的怀中。
  “所以你就在无媒妁
  之言、父母之命的情况下,把自己的所有都交给了一个不靠谱的男人?”夏子轩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要气爆了,先是一个不小心阴沟里翻船死于非命,好不容易又捡了一条命,竟然是传说中脑残发源者夏雨荷的弟弟!平时看这夏雨荷蛮正常的啊,怎么一遇上那乾隆,就抽筋了呢!啊,他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说到这儿,众位看官应该明白了吧,没错,夏子轩他是个穿的!
  夏子轩的上辈子叫做龙云峰,是云南昆明一个管着一个片区的小头目。一次帮会火拼结束后,他收拾战场的时候不小心被一个垂死挣扎的家伙暗算了一把,一颗子弹正中太阳穴。
  本来他以为他死定了,没想到再睁开眼却变成了清乾隆年间山东济南夏府的嫡长子夏子轩——一个刚刚出生的奶娃娃,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叫做夏子夜。
  当从仆人的嘴中零零星星听到“济南”、“大明湖畔”、以及他有个姐姐名字叫做夏雨荷的时候,夏子轩简直要绝望了。老天爷啊,让他死一死吧,他宁可死也不想呆在遍地脑残的世界啊,尤其最大的脑残之一还就在自己的身边。
  时间一晃就是七年,眼看着夏文润就要在济南府为夏雨荷说亲事了,夏子轩以为他这只小蝴蝶煽动翅膀的效果还是不错的,所以才会放心大胆地跟着母亲去了清凉寺。没想到一失足成千古恨,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夏子轩的心里烦躁不已。
  “父亲,如果今天姐姐没有晕倒,您是不是就打算这样瞒着母亲和我们?”看着自己的父亲畏畏缩缩的样子,夏子轩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哈,同志们,莫要恶心哟,这不是我的错,这是新还珠的情景再现,望天。虽然我写的是旧还珠,但是之前看的那么多折磨咱不能白看是吧,所以一些情节上还是穿插了新版的。不过放心,我不会让班杰明那个好男人在这里出现的!主线还是按照旧版的来。


☆、子轩怒鞭夏雨荷

  夏文润躲闪的目光让夏子轩忍不住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桌子上的茶盏一阵晃动,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而夏子轩充耳不闻,勉强压抑住心中的怒火道:“父亲,您怎么这么糊涂!”
  “弟弟,你莫要这样责怪爹爹!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只是爱情太美好,让我完全失去了理智。”夏雨荷的眼中饱含泪水,上前一步握住夏子轩的手说道。
  夏雨荷的话并没有让夏子轩的怒火平息,反而是火上浇油。狠狠地甩开夏雨荷的手,夏子轩怒斥道:“姐姐!你的知书达礼都到哪里去了?你还记得你是一名大家闺秀吗?如此不知廉耻的话,怎么会从你的嘴里说出来!”
  看着一脸无辜的夏雨荷,夏子轩气不打一处来。即使在二十一世纪,未婚先孕也是要遭人鄙夷的。更何况现在是封建礼教达到顶峰的清朝!如果让别人知道了,那是要浸猪笼的啊!
  夏子轩一厢情愿的希望能够用语言来唤醒夏雨荷的神智,却没有料到夏雨荷好像受到了多么大的伤害一样后退几步,双手捂住了耳朵,一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的样子疯狂地摇着头向后退:“不,弟弟,你怎么能够这样说我!我是你的姐姐啊!”
  夏子轩拦住了想要上前安抚夏雨荷的父亲,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还知道你是我的姐姐吗?你还记得你是夏家的女儿吗?假如你还记得夏家对你这十几年的养育之恩的话,你就应该洁身自好。如果你的丑事传了出去,不仅你要浸猪笼,让父亲、母亲还有姨娘伤心。就连我们整个夏氏宗族都会在济南毫无立足之地。姐姐,你不觉得你太自私了吗?”
  虽然已经是极度气愤,但是这七年的朝夕相处也不是白来的。对于这种陷入爱情的世界无法自拔的夏雨荷,晓之以理是完全行不通的。可是夏雨荷一向是自诩仁慈的,连踩坏了落花都要伤春感秋一番。对她动之以情,拿宗族的声名与朝夕相处的亲人来触动她,往往是最有效的方法。
  果然,夏雨荷一下子变成了霜打的茄子,眼中的泪花夺眶而出:“不,不会的。皇上说过,他会来接我的!他一定会来接我的!只要我进了宫,夏家就是皇亲国戚,没有人敢欺负我们的。”
  看着即使是撞了南墙也依旧心不死的夏雨荷,夏子轩的脑门上青筋暴现,怒道:“好!好!好!那我们就来打个赌如何?只要你赢了,我就替父亲做决定,为你准备丰厚的嫁妆让你风风光光的进宫嫁人!”


作者其他作品

还珠之轩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