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死对头他超甜的

作者:炸毛冰 时间:2019-09-19 17:38 标签:甜文  强强  校园  花季雨季  
江城一中有两位学霸——薛白和顾扬。
  薛白特皮,老爱撩顾扬,顾扬总是爱答不理,并且常常冷眼相待,淡淡道:“滚。”
  在同学眼中,这两人长手长脚,颜好声正,一跳一静,在成绩榜首上你争我夺,是天生的死对头。
  可是某一天,有同学在上课间无意中回了一次头,这两位学霸拿着一本课本挡在面前,两个人贴的很近很近。
  ……好像,在接吻。
  *
  江城还有两位大名鼎鼎的不良少年,成天带着口罩,没人见过他们的脸,只知道他们打架贼猛,神秘的死。
  本来江城一中的各位没什么感觉,埋头学习就是了。但后来,一位小喇叭从警局带来消息:“这两位不良少年都是江城一中的!!!”
  “!!!!”众人震惊,人人自危,不小心撞到个人都会认认真真的道歉,生怕无意中惹到了这两位校霸。
  在一次震惊全校的干架中,两位校霸连同家长被叫到了教务处,众人实在好奇校霸的真容,纷纷围到教务处。
  然后,所有人惊呆了!
  两位校霸居然是两位大名鼎鼎的学霸?????
  *
  “你是烫开黑夜的光。”
  放荡不羁骚话受×沉默寡言高冷攻
  攻!受!不!拆!不!逆!自觉站好!!
  甜!爽!苏!宠!甜度++++++++++++++++!
  阅读指南:1.日常向甜文,文名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起的,貌似和本文内容没什么关系……想到合适的会再改。
  2.攻前期有点心理问题,后期会被受治愈。里面的心理问题是小冰百度+自己理解+瞎几把编,不要考究,不要考究,不要考究,不要考究!!!!
  内容标签: 强强 花季雨季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白(受),顾扬(攻)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寒假的最后一天。
  薛白写完最后一张卷子,拍照,点开班群的对话框,点击发送。
  你薛哥:[图片][图片][图片]
  你薛哥:别全抄了,我怕全对,太假酷。
  高二四班将近半数人都还在赶着假期的尾巴拼命补作业,薛白这几条消息一出来,瞬间救赎了所有人。
  这个群是避开了老师建的,所有人发言都异常活跃,没到一秒,屏幕已经涌出一连串的对话气泡。
  -好勒!谢谢薛哥。
  -不愧是我们薛学神!
  -太棒了啊薛哥万岁!
  -薛大学霸实在太靠谱了!比心!
  -薛哥的解题思路太特么的无敌了!学习了。
  满屏的彩虹屁,薛白一笑,打字回复。
  你薛哥:那是,抱紧大腿,别撒手,薛哥罩你。
  完全没在谦虚的。
  发完消息,薛白收起试卷,关好窗子。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小雪,细细密密的雪花落在窗沿,停留片刻后,缓缓消融。
  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又震了震,薛白伸了个懒腰,放松了筋骨,垂眸。
  张凌:薛哥!急事!速来!
  三个词,没有一个说到重点。
  薛白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了,张凌那边的背景音有点吵,还伴随着少年们骂骂咧咧的词语。
  张凌带头爆了几句粗。
  “说什么呢?就是我们的地盘怎么了!”
  “我操你妈的你们到底来干什么?”
  “谁还不是个社会哥啊,怕你们?”
  骂了几句,张凌才远离了骂战中心,语速飞快:“跟着瞎子的那群混子突然来我们学校门口,我带人把他们拦住了,可能会打起来!”
  薛白问:“他们来干什么?”
  电话另一边背景的声音又大了起来,张凌的声音混在骂战里模模糊糊的传出:“操,他们说什么送老大?!瞎子也来了!”
  瞎子
  薛白没再多问,拎起放在床上的外套,随意一套,带好口罩,说:“行,我现在就过去。”
  “这么晚了,你要出去?”客厅里开了暖气,暖和得很,薛柔就穿了一件t恤短裤,窝在沙发上,盘腿架了一本书,她随手翻了一页,看向薛白,“打架?”
  薛柔,薛白的亲姐,北大医学部研究生。
  薛白的父母常年在国外,假期的时候,家里往往只有薛白和薛柔两个人。
  开学后,薛白薛柔都住校,没人在家,房子空荡荡的,姐弟俩懒,也懒得定期叫人来打扫,每次放假回来家里都跟鬼屋似的,蒙上一层灰。
  薛白回头看了薛柔一眼,轻松道:“没打架,就去看看。”
  “哦。”对于薛白打架,薛柔早已经习以为常。
  很小的时候,他们的父母就不常在家,姐弟俩一起住在旧城区,那时候治安不太好,偶尔有人会在放学路上被几个社会青年堵在小巷子里,像薛柔这样出落得特别别致的女孩子,零花钱看起来又比较多,成为了那些人的首选目标。
  薛白带了一群小少年赶到的时候,薛柔已经挨了两拳,嘴角磕出了血。
  薛白怒了,当场暴揍了那几个社会青年一顿。谁也想不到,六年级的小学生揍人会那么猛,那几个人里,每个人的嘴角都被薛白用力的锤了好几拳,咬出血了才停手。
  薛柔冷漠的低下头,继续看书:“口罩带好了,别被警察抓了,现在管理没以前那么松散,进去了怎么也得写份保证书加家人保释才能出来,麻烦死了。也别被打到脸,你也就脸好看点。”
  “放屁。”薛白开门,笑嘻嘻道,“高,帅,成绩好,贼能打,万千妹子的绝佳男友,谢谢!你要是哪天想出门撑场面,我也不介意装一天男朋友。”
  “快滚。”薛柔抄起身旁一本书,往门边砸去。薛白眼疾手快的关上门,书本砸在门上,隔绝在身后,沉闷的响了一声。
  江城不大,就几所高中,在主城区里的高中就只有一中和七中两所,其他高中都散落在各个分区。
  而江城有两名令当代高中生闻风丧胆的校霸。
  听说这两位校霸出手狠毒,翻手间能够以一敌五,别的不安分的不良少年总会翻车几次,被带到局子里写过检讨,但这两位大佬视听觉极为灵敏,一次也没进去过。而且,这两人还有个同样的,奇怪得死的癖好——
  出门活动时总是都带着口罩,神秘兮兮,从来不肯露脸,除了手底下那群小弟们,也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们的脸。
  和他们的脸一样神秘的,是他们的身份,没人知道他们是哪所学校的何许人也。
  不知道怎么的,校霸手下的小弟们口风也紧得很,没人能从他们的嘴里抠出一点儿关于两位校霸的消息。
  薛白就是其中一位。
  虽然两位校霸的传说在坊间被传的简直可以呼风唤雨,翻手灭世,但薛白其实什么也没做过,最过火的就打了一次群架,被不知道是谁的人录下来了,从此在高中生间流传。
  视频中,一个带了口罩鸭舌帽把脸挡得严严实实的人异常勇猛,前几秒还是一群人围着他,后几秒这群人刷刷几下全倒了。可能是这一个打一群的身姿太迷人,关于这个人,被传得异常可怕。
  而且,薛白也从来没和另一位打过照面。
  两个人各自在各自的地盘活动,互不干涉。
  薛白到的时候,骂战已经上升了,大冬天的,两波人马脱了身上的外套丢在路边,撸起袖子就要干架。
  一中建校的地址在城区偏旧的地方,附近很多店铺,隔街还有两所职专,这个点比较晚,沿街的店铺都关门了,只有校门口几盏的路灯还亮着,散着黯淡的光。
  薛白迅速来到他们面前,一手一个,横插在中间,拦住两边最先想要动手的两人,慢悠悠的说:“别动手朋友,打打杀杀的,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老大!”左边的不良少年们立马围了过来,老大过来撑场子,整一波人的气焰就起来了。
  薛白手劲很大,另一边的那人挣了好几下都没挣开,反而被用力扼住了手腕,疼得说不出话来。
  “你们就继续骂好吧?”薛白放开手,调整好口罩的位置,摁了下手指,指节“咔哒”一声,“有架就要吵,憋着心里多难受?是不是?”
  “你们继续,我在边上看着,别动手就好。”
  说到动手,薛白整个人的气压都低了下来,他扫了一眼两波不良少年,语气里带着笑,听起来却冷的不行,让人直想退避三尺:“动手的,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薛白也不知道是怎么捏的,手腕整个痛到骨子里,松了这么久还在隐隐作痛,听到这话,刚才被擒住的那人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两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这位传说中的校霸,能够一打五,应该不假。
  薛白伸手,示意他们继续,自己主动退了几步,靠边站到了一中门口的一个布告栏前。
  布告栏的上头有个顶棚,不会淋到雪。
  薛白走近了才发现,这里已经站了一个人,同样带了口罩,严严实实的遮住了脸。
  不用说,这人一定就是刚才和张凌的通话中被称为“瞎子”的那个。
  话说起来,“瞎子”出名的更早一些。
  传说中在一次惊为天人的群架中,瞎子直接拎了把枪到现场,朝天开了一枪,对面那伙人瞬间被吓尿了,逃的逃,蹿的蹿,愣是没人敢再留在原地。
  瞎子的名声就此在江城传开了。
  薛白走到那人的身边。
  大冬天的,别人都穿了羽绒服,这人就一件连帽黑卫衣,黑运动裤,还把卫衣的帽子兜了上去,一身黑的,把自己和夜晚融为一体,神秘又中二。
  布告栏上贴的是上学期期末的考试成绩,这一块是高二的,薛白的名字高高的位于榜首的位置,红底加粗突出,名字的边缘还被用金色的边框框了起来。
  与他的名字相比,其他的人就很寒酸了,方方正正的宋体字,没有一点特色。
  这种待遇并不夸张,高二四班,薛白,六科总分745,比第二名足足高了一百多分。
  听到脚步声,瞎子淡淡的瞥了一眼来人。
  瞎子的脸和发型都被遮住了,只能看到额前几缕被压下的碎发和一双淡漠的眸子。
  是一双非常好看的眼睛,不知是不是因为光线太暗的缘故,薛白总觉得,这人的瞳色黑得能把人整个都吸进去。
  薛白看得有些发怔。
  明明眼睛很好看,为什么要被叫做瞎子?
  薛白吹了一声口哨:“看什么呢?第一?这人超帅。”
  “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他更帅的人。”
  “有没有兴趣?我把他的故事讲给你听?”
  瞎子偏头,扫了一眼和他同样带着口罩的薛白,又转回头去,没理。


上一篇:何如

下一篇:中了1亿彩票之后更要奋斗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