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穿越种田之棠梨叶落胭脂色

作者:南枝 时间:2021-01-10 09:33 标签:种田文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布衣生活  
董武二十五岁上才娶妻,小娘子是一个从外面买回来的水灵灵的漂亮“姑娘”。
  没想到新婚第一晚,“小娘子”就不堪受辱撞墙明志了,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
  宋篱被歹徒刺杀推入海中而死,醒来后发现身在了古代,而且还已经嫁为“人妇”,他的身体明明是个男人,居然给人做娘子。
  原来是他的夫君本身是个gay,买了个少年回家做“娘子”,也算是个比较有头脑的了。
  本文种田文,看宋篱如何在古代变得“贤惠”起来…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篱,董武 ┃ 配角: ┃ 其它:穿越,种田,宠爱,美食,HE
作品简评
宋篱甫穿越便成了人家的娘子。他家相公姓董名武,貌似忠厚,却能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兼且体贴入微,宠得他家“小娘子”由不愿到甘愿,一心一意过起了两个人的小日子。南枝细腻温柔的笔触用来写种田文颇为合适,两个主角相处的点点滴滴,日常生活中的细微小事,都能被作者描绘得趣致盎然,又情深款款。令读者不由得心向往之。

  【第一卷 尝记江村事事幽】
  第一章 重生
  
  大垗村里董武前些年父母相继去世,本要和小时候的娃娃亲——隔壁村的和萍完婚的,他坚持要守孝三年再完婚,对方家里于是不同意了,把女儿嫁给了同村的小地主里正家的小儿子,村里许多人为他鸣不平,但董武当时什么也没说,还包了礼钱让同村过去喝嫁女酒的李四嫂带去送礼,说是毕竟和萍他爹和他爹原是好友,对方家里嫁女总要有个表示。
  村里的人都叹董武老实,好好的媳妇嫁别人了,他不去闹闹事,还要送礼,也真是好欺负。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
  董武父亲原是个小秀才,但不是那种迂腐秀才,长得孔武有力,在村里干农活上也是一把手,他自认自己不是考得上举人做官老爷的料,中了秀才后也去考过两次乡试,无奈每次都没上,于是他也就完全失了考状元的心,只好好伺弄家里的田地,有时也去乡里的私塾里兼职教几天书,家里有十几亩田地,有一片果园和竹林,最重要的是,家里有一位贤妻,然后贤妻给生了一位好儿子,只是生产时伤了身子,之后董武母亲身子就不好,家里虽然有两丫鬟,董武母亲也有意让这两丫鬟中的一位给董武父亲做小妾,不过董武父亲是难得的情痴,没有答允,还把丫鬟都给嫁人了,买了两仆妇回家接替丫鬟的事务。
  如此一直过了十年,董武家里家境殷实,父母恩爱,生活幸福美满,但董武母亲却在这一年因染上风寒从此卧病在床,第二年就去了,他父亲从此也没有再娶,在董武十五岁上,他父亲也因思念妻子过重,一病不起去了,从此家里就只剩了董武和一个仆妇。
  那仆妇是卖给董家的,但看董武年纪不大,把董家的东西偷偷拿到县上去卖,然后被董武给发现了,那仆妇哭天抢地的,之后还是被董武给转卖掉了。
  从此董武就过起了一个人的生活。
  村里的人原来都还想着董武这么个孤儿一个人过日子定然会败光家,甚至还有邻村的混混一群人专门来勾引董武去县上赌博,不过董武虽然年龄小,但已经心性沉稳意志坚定如大人了,说父亲过世,他要守孝,不能玩乐,以此把那些混混都拒绝了。
  董武之后一直勤俭持家,劳作勤恳,家里不仅没有被他败了,他日子过得很不错。
  只是一个人过着未免不好,当他娃娃亲的和萍嫁给了里正的小儿子,他又到了十九岁,过了守孝之期,村里不少婆姨便很热衷给他做起媒来。大家都认为他是个很能过日子的,虽然他无父母,家里亲戚也只得县上一舅舅,但依然有不少女孩子愿意嫁给他。
  不过,董武都没有心动,他似乎很热衷做事情而对妻子无所求,他此时已经发展了两个大鱼塘养鱼,还收乡里的鸭蛋做咸蛋生意,家里的田产也打理地很顺,家里的房子也修得颇好,但他已经二十四五岁还没有成亲,不免就让外人闲话起来,甚至还有人背后说他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一向不怎么管董武,只在董武需要帮助时才出手的舅舅此时也在他舅母的要求下来关心董武的终身大事了。
  于是,董武二十五岁上。
  前些日子,他买了个漂亮的小媳妇回家。
  那真是一张水灵灵的脸,一双眼睛睁开来盈着一汪水,只把看到那眼的人三魂都勾走了两魂。
  因是买的媳妇,加之董武平素就节俭的个性,所以也只请了舅舅舅母和村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甚至拜堂也简单至极,还是董武把那小娘子抱着行完礼的,据说那小娘子是某某大户人家的丫鬟,就因长得漂亮为主母厌弃,所以才被卖了,她心里伤心,所以害了病,连拜堂也没有力气。事情是不是果真如此还真不好说,反正是村里婆姨添油加醋说的。
  这下大家知道董武不是不娶,而是看不上村里这些姿色平平的姑娘,人家向往像他娘一样的美娇娘呢,这下抱了一个美人归了,也算是一段佳话。
  至少村里不少男子是对他异常艳羡的,其实大家都没有看到董武那位小媳妇,董武抱人回家时是晚上,之后拜堂新娘子头上又盖了红盖头,于是不少人只见到新娘子一漂亮的下巴尖,而听见过那新娘子的爷公说,是城里养出的漂亮娘子,眼睛水汪汪的,他们这乡下地方的姑娘没法比。
  于是,董武的小娘子的美貌就在村里传开了。
  但到底有多漂亮呢,估计也是个人样子吧,还真能够把人的魂勾了不成?
  宋篱醒过来的时候头很痛,脑子也有些眩晕感,他想坐起身来,发现身体发软,居然坐不起身。
  他迷迷糊糊地想起事情来,然后就愣住了。
  他记得歹徒的刀刺入了自己的身体,他甚至听到了肉和血管被割裂开的声音,然后是风声呼啸,他被从悬崖上推下了海。
  如果这样还不死,而他此时只是头痛,这简直是个奇迹了。
  家里家业一大,下面的财产继承人争夺财产的手段便让人想起来就恶心,宋篱对家中产业根本没有什么心思,他只想平平淡淡过些日子就行了。甚至他毕业工作也是找的普通的工作,甚至没有进自家公司,但依然躲不过那些人的眼,硬是要把他解决了才甘心。
  宋篱叹口气,心想血脉亲情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这世间也真是丑恶到一定地步了,让人没有丝毫想要活下去的欲望。
  他想了一阵事情,因他胸口挨过一刀,但此时胸口却没有痛感,他有些疑惑,伸手摸了摸胸口,发现的确是没有伤的,他诧异了一下,目光四处瞧了瞧,发现自己睡在一个架子床里,床铺的帐子是放下来的,但是依然可以透过帐子帘看到外面的布置,有一张小方桌,上面放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有茶壶和茶杯,还有一个老式的二开门衣柜,衣柜旁边有一个矮柜,矮柜旁边有一个很老式的梳妆台,上面还放着一个圆盘镜子,那扇窗户似乎也不是玻璃窗户,而是雕花的木质窗户,上面蒙着一层碧绿的窗纱……
  再看过去有一扇门,门没关,但是放下了布帘子,门边的一个架子上放着一只镀铜的脸盆,上面还搭着帕子。
  宋篱为这房间里的布置觉得奇怪极了,他掉下海,难道不应该被救到医院里去,为何偏偏到了这样一个地方。
  他伸手抚额,发现头上包着纱布,这个样子,似乎是额头受伤了。
  之后他才看到自己的手,白白嫩嫩一只手,应该还是个不大的孩子的手,根本不是他原来的那成年人的有力的手。
  他诧异极了,然后一下子瘫在床上全无力气。
  他听到外面的房间里有声音传来。
  “你那小媳妇一看就是没吃过苦的,看那手,嫩成那副模样,一点茧子也无,怕是在原来主家里连脸盆都没端过的主,也难怪要被主母卖出来,这样的狐媚子估计勾引家里老爷吧!我说武娃,你怎么就鬼迷心窍娶这么个人,村里的姑娘家,即使没她那份标志,但操持家务定然是能手吧。你们男人就是容易被狐媚子勾去魂。你别说舅母说你的话不好听,但她确实不是个持家的人啊!”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